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魔弹战记/龙刃组】所爱之人

斩龙×白波,斩龙人类形态注意!
时间线是TV52集完结之后的一年后。
CP向!cp向!我终于让他们正儿八经地谈恋爱了。
写得超烂的还ooc,纯粹为了自己爽(








曙町的事件结束一年之后,进行世界旅行的白波钢一,在露营的帐篷里,见到了变回人类形态的斩龙。

白波一开始只是听到放物资的帐篷里有被翻动的声响,他是做足了防备冲进去的,本意是吓吓闯入这里的窃贼,最后被惊到的人却是他自己。

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赤裸着上身,坐在那儿翻着他放衣物的箱子,熟练地拽出了压箱底的那一件。

他摊开那件缀着各种各样的装饰的,完全不是白波风格的摇滚外套,抬头正好撞见冲进来的衣服的主人。

太好了,你还留着这件啊。

他熟稔地挥挥手打招呼,自顾自地穿上了那件外套,尺码奇迹般地吻合。

这种太过强烈的亲密感,白波僵硬在原地。他的指尖发凉,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

世界上或许只有一个人如此清楚这件衣服。

毕竟,本来这就是在他的强烈要求下买下的,他的衣服。

白波的视线停在了那人的脸上,如此陌生,又如此熟悉。

他的身体颤抖起来,那个名字,那个他在这一年内无数次默念过的名字,就在舌尖上呼之欲出。


穿好衣服的男人已经站了起来,他甚至比白波还高半个头,需要微微抬头才能与之对视。

怎么啦。

他的手拍上白波的肩,顺着手臂滑下,抓住了藏在衣袖里的右手手腕。

不认得我了吗?

曾经朝昔相伴的声音中带上了笑意。

白波突然平静了下来。

斩龙。

嗯,我回来了,钢一。






关于斩龙是为什么,用什么办法,通过什么渠道回来并且变成人形,这些事情他本人一概不知。

睁开眼就在这里了,变成人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去找衣服穿,然后就这样了。

斩龙的说辞简单的让人以为在做梦。

可这又是毫无疑问的现实,体温,血液,心脏跳动的声音,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斩龙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白波正好在人迹罕至的野外扎营。他在斩龙离开后并没有听他的话留在曙町,而是重新踏上了旅途。

真可惜啊,你要是留在曙町,说不定还能见到薰小姐,还有笨蛋大叔和笨蛋鸣神。

斩龙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在地上。他没费什么时间就熟悉了这个小小的露营地里的一切,白波依旧是按旧日的习惯布置的。

对于已经习惯了独自旅行的白波来说,加入一个人必定会让他无法习惯,但是如果那个人是斩龙的话……

那就不是多出,而是填补了一直都有的空缺。

他低头往篝火里加了把柴火。

很失望吗?

怎么会。能见到钢一,比什么都好。

斩龙回答得不假思索。

……而且正好可以开始我的世界巡演啊。

他踩上旁边的箱子,做出一个激昂的演唱的动作。

巡演?

Welcome to 摇滚巨星龙刃先生的演唱会,给你vip席位哟。

只有一个观众的演唱会?

是啊……不愿意吗?

斩龙跳下来,俯身贴近坐着的白波。

后半句话几乎是贴着耳朵说出来的。

少有的与别人距离如此之近,白波不习惯地往后退,却撞上了斩龙早早伸出的手臂。

只唱给你一个人听——

他几乎被斩龙整个圈在怀里,而紧密贴近的人仍然在耳边絮叨着。

——钢一小少爷。

白波猛地推开他站起来。

我去给你收拾帐篷。

他板着脸走远了。



在其它方面,斩龙的归来多多少少改变了白波的日常生活。

多了一个旅伴,采购的时候物资要多买一份,营地里还另外多出一把吉他;迷路的时候,关于往哪边走的问题,两个人会吵上好一会儿;再到下午茶的时候,茶具要多放一份。

真奇怪,白波盯着斩龙举起的茶杯。明明以前只有他一个人,为什么茶具会买了双份。

以前就想喝钢一泡的茶了。

斩龙晃着杯子感慨着,溅出的茶水落在桌布上,白波忍不住伸手擦了擦。

钢一……

斩龙忽然束手束脚了起来。他放下了茶杯,似乎想说些什么。

嗯?

你是不是……算了,没什么。

欲言又止的问句,到底是想问什么呢。但是斩龙已经收声了,情绪莫名地低沉起来。

斩龙不对劲的次数不止这一次,似乎说起关于以前的话题,他总会有些怪异。

还有过于在意自己的行踪,似乎连分开一小会儿都无法忍受。

白波默默地看在眼里,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从以前开始这家伙就比自己聪明,他钻了牛角尖,也只能等他自己钻出来。

但是……

白波望着他拨弄吉他的背影。

会很担心啊。



斩龙这种莫名的情绪,在某次白波因为突发情况不告而别之后达到了顶峰。

尽管只是离开了一会儿,等白波回来的时候,他刚刚踏进能看见营地的范围,就被人紧紧抱住了。

钢一。

斩龙的声音发着抖,少有的如此失态。

钢一,钢一,钢一……

他反复地念着白波的名字,无论如何也不肯放手。

斩龙。

白波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我回来了,抱歉。

然而他的道歉更大化地激怒了斩龙。斩龙埋在他的脖颈处,白波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感受到他语气里翻腾的情绪。

是我的错。他这么说着。

如果是以前的我,绝对不会发生和钢一分开的情况。

他的额头贴着白波的,面色阴沉极了。

绝对不会,让钢一一个人的。

斩龙,我已经长成大人了。

白波的语气平静。这是你走之前对我说的,所以不需要……

是啊,钢一已经不需要我了。

斩龙打断了白波,他淡淡地丢下这句话,放开了白波。

在这一天内剩下的时间里,他都没有再和白波说过话。

这种莫名的冷战一直持续到夜晚,他们已经收拾完毕睡下来之后。

斩龙的帐篷离白波的并不远,在寂静的夜里,白波能很清晰地听到那边传来的细微的声响,越来越近。

有人掀开门帘,默不作声地躺在了他旁边。

正是白天还和他闹脾气的斩龙。

“我受不了啦。”

感应到了白波的视线,斩龙咕哝着往他那边靠了靠。

“斩龙刃形态的时候,钢一睡觉都会戴着我,现在变成人了,却要和钢一分开来睡,完全想不明白啊。”

“白天钢一不理我,现在还要和钢一分开,完全忍耐不了。”

明明是你自己生气闹冷战吧……

白波没说话,任由斩龙紧挨着自己。

他想起了以前,他还是个沉浸在复仇的情绪中,心冷气傲的小鬼的时候。那个时候斩龙也有过这种无奈的心情吧,面对着长不大的小孩子的心情。

现在轮到他来引领着斩龙走出心结了。


“意识到自己回来了的时候,我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害怕。”

斩龙已经开始了叙述,他唠叨的习惯和以前一样,白波也就像以前一样安静地听他讲下去。

“我离开了多久,世界是不是又变了一个样,那么钢一还在吗,钢一见到我会不会认出来,钢一会不会接受变成这样的我,钢一会不会……”

他的眼睛垂了下来,世上从不存在永恒,从分别到重逢,有多少事情会被改变。

“钢一会不会已经忘记了我,会不会已经习惯了没有我的日子。”

“是不是不变回人类比较好呢,还是和以前一样,戴在钢一的手腕上,去世界各地旅行。这样什么都不会变吧。”

他没能再说下去,白波的右手抓住了他的。

“斩龙。”

白波慢慢转过头来,表情严肃。

“你变回人类之后是不是智商退化了。”

“……”

“会这么胡思乱想,简直比鸣神还笨。”

“……”

“如果你没有变回人类,至少我现在不可能牵着你的手。”

“对我这么没信心吗,好歹相信你自己一点啊。”

“从前你是我唯一的朋友,”白波的语气坚定:“现在,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永远不会忘——”

斩龙扑过来抱住了他。

他的头埋在钢一胸前,没敢抬起来。

到底是钢一掌心的温度高,还是自己脸上的温度高?

“……钢一,你果然已经长成大人了。”

“嗯。”

“那我再问一个问题。”

白波犹豫了一下,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默认了他的请求。

“以前我们是搭档,现在,我是世界上与你距离最近的人。那么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朋友?”

斩龙终于把头抬起来了,凝视着咫尺之近的人。

“有时候会想,也许不这么做才是比较奇怪吧。”

见证了弱小的时候,也见证了强大的时候,互相陪伴,彼此相依,从开始到结束,再到重逢,再没有比这更深的羁绊了。

想和他在一起,永远在一起。这样的心情,自从回来之后,一天比一天强烈。

“毕竟是钢一和我啊……”

帐篷的门帘掩的不够严实,有些许月光从缝隙里投进来。斩龙借着这微弱的光芒,可以看清白波微微锁起的眉头,下意识蜷起的身体,但是其中并没有多少抗拒。

于是他继续亲吻着身下的人,他的契合率高达99.9%的搭档,他最珍视的人类,他的……所爱之人。



“钢一说的没错,还是变回人类比较好。”

斩龙贴着他的耳朵笑了起来。

白波沉默着,如果是以前,这时候他必定一甩袖子,把斩龙封闭在袖口里强行静音。

现在他连拿被子把斩龙整个盖住都不太能做到。

“钢一的回答呢?”

“……你说的,不这样才是比较奇怪。”

斩龙非常想再亲他一次,但是似乎很难得逞了。



“以后我要改名叫白波龙刃。”

“?”

“不是那个意思,总之你知道的吧。给我个机会啊钢一。”

白波的眼睛中映着斩龙的脸,他的样子甚至比刚才还要认真。

“嗯。”

白波很久才应声。

“我允许了。”




白波钢一,在与父母分别的十一年后,终于再次拥有了家人,同时也是相伴一生的恋人。


他永远都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