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EN】歌手与少年

歌手连着好几次演唱会,看到有个少年在前排听他唱歌。他记住了他的脸,偶然在散场的时候撞见了他。
追了这么多场演唱会,辛苦你了。
你记得住我?
少年诧异地回头,他看着歌手,像在看着什么怪物一样。
拥挤的人群挤散了他们,歌手没来得及回答。等他再抬头看的时候,那里已经没有少年的身影了。
倒是有一阵乍起的风,呼啸着与他擦过。


歌手第二次看到少年,是在自家的天台上。
那夜有很好的月色,他对着月亮哼唱起了没人听过的曲子。
暗处有零碎的掌声传来,歌手认出了少年。
是你啊。
歌手没有问他从哪里来,在这样好的月色下,似乎出现什么都是理所应当的。
少年拿起歌手的吉他,调了调弦,拨弄出一串调子。
我以前,也喜欢过这个。
他摩挲着手中的乐器,声音浸染上了浓浓的怀念。
现在呢?
现在喜欢你,喜欢听你唱歌。
少年朝他笑了,笑容比歌手见过的任何月色都美。


歌手爱上了少年,就像爱他的吉他,爱他的歌曲一样自然。
少年总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他的工作室,他的录音棚,他的演唱会后台。
我是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人。
少年用手比划出一段河道。
你们在这里,随着时间的脚步往前流动。
而我在岸上,我可以到达这条河的任意一个地方,但是永远不能融进去。
我的存在依靠着他人的记忆,但是因为我不属于这里,认识我的人最终都会忘了我。
而歌手是唯一的例外。
他记得现在的少年,记得昨天的少年,记得一个月前的少年。
记得他们第一次对话,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
这只是他记忆里的一段,但是对于少年来说,是比任何东西都珍贵的宝物。


与少年相比,歌手也有着惨痛的过去,他甚至为此付出了自己的未来。
他和少年一样,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是只活在当下的人。
所以他活得比任何人都要拼命,想要抓住点什么,证明他活在世上的东西。
这一次他想抓紧的,是少年。


你抓不住我的。
少年告诉他。
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也会忘记我。
就像你对抗着『命运』一样,我对抗着『时间』。
只要我们还在自己的路上向前走,就必定迎来分离的结局。


歌手知道少年说的是真的,因为他们是世界上最能理解对方的人了。但他依旧不甘心,一点点也好,他想把少年的痕迹留下来。
他过去失去的太多了,如此努力地活下来,就是为了保护重要的东西。


分别的日子终究到来了,歌手告诉少年,临走前去某个地方。
在那里,歌手召开了他迄今为止最大的露天演唱会。
少年遥遥地坐在车上,没有人看见的天上,听着歌手唱了一首又一首。
这就是他喜欢的歌,他喜欢的人。
演唱会到了高潮,歌手停了伴奏,他抱着吉他,唱起了没有任何人听过的曲子。
只有少年听出来了,那是他弹给歌手听过的,他写的调子。
歌声像潮水一样涌上来,天边的轨道伴着乐声徐徐展开。时间的电车缓缓开动了,万千荧光棒组成星路,挥舞着为他送行。
穿越了时间,打破了命运,独一无二的,只献给你的歌。




那首歌在唱什么?
让全世界都记住,让他永远不会消失——


要诉说的,要吟唱的,不过是这句而已。
——我一定会记住你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