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宇宙红橙】沙漠之歌

补番补到13集了,先填个坑。








起风了。

lucky拢了拢外套,一时间有点不明白自己在外面游荡这么久是为了什么。

猎户座号降落在地球附近的一颗小星球上整修,宇宙的救世主们也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休憩片刻。

Galu和Champ一落地就不知道跑道哪儿去比试力气了;Hammy和Raptor窝在飞船上研读最新的宇宙时尚杂志,Spada依旧是钻进厨房研究新料理;Balance和Naga似乎在做什么刺激感情的特别训练……

而他在某种难以言喻的直觉的驱动下,顺着心意随便下船走走,已经差不多迷失了方向。

在沙漠里迷路是很正常的事吧,他踢踢脚边的沙子。

反正最后一定能走回去的。

Lucky弯腰捧起一捧沙子,侧耳聆听风声。

有隐隐约约的歌声传来,缠绕在他耳边。哼唱出的调子奇异而又带着莫名的吸引力,他情不自禁地循着歌声寻过去。

风越来越大,扬起的沙尘几乎迷了他的眼,lucky不由得想起他的某位同伴的斗篷,遮得那么严实,必定很适合在沙漠里穿。

可能他的运气已经到了心想事成的地步,lucky敏锐地捕捉到一角白色的布料。

前方的沙丘上,晃动着的正是天蝎星人的身影。

“stinger!原来你也在这里啊!”

海市蜃楼的传说在脑中一闪而过,他的身体已经快于思考地跑了过去。

“真是lucky啊~”

被叫到的人只是抬眼望了望他,看不出任何的波动,佣兵出身的经历让他任何时候都习惯性地掩饰自己。

包括第一时间收起手上抓着的项链。

“发生什么了吗?”

stinger的语气中带着公事公办的疏离和冷淡,可惜他面对的是全宇宙第一自来熟。

“没有。我只是随便走走散散心,不小心迷路了。”

lucky大大咧咧地在他旁边坐下。

“找不到路的时候正好遇上可靠的同伴,我果然是宇宙第一lucky的男人!”

好歹是磨合一段时间了,stinger到底没直接说出谁是你的同伴这种话。他不着痕迹地往旁边移了移,并不想搭理这个括噪又麻烦的同伴。

Lucky安静了一会儿,他似乎在听什么声音,最后皱着眉又看向了stinger。

“刚才……”他稍微有点犹豫:“是你在唱歌对吧?”

“没有。”

“我明明听到了……”

lucky小声嘟囔着,忽然又神色明朗起来。

他朝着stinger靠了过去,神秘兮兮地压低了声音。

“再唱一次给我听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不可能。”

“小气鬼!”

“闭嘴。”

“stinger唱歌真的很好听,我想再听一次!”

“死心吧。”

吵吵嚷嚷中,lucky不知不觉离他越来越近。

stinger全身都被罩在宽大的斗篷下面,连面部都保护了起来,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黑白分明的眼睛,水润得不像常年在沙漠里活动。长而翘的睫毛轻垂着,遮住了视线。

stinger的睫毛……有这么长吗?

lucky一边想着,一边下意识地继续凑了过去。

想再看清一点…………咦?

……

……

stinger似乎是不耐烦耳边吵闹的声音了,转过头想说些什么,正碰上旁边越靠越近的小狮子。

于是lucky的唇不经意间与stinger的脸颊相触了——如果不是隔着一层布料的话。

“对,对不起,stinger……”

回答他的是一记快准狠的蝎尾鞭。

恼羞成怒的小蝎子站在原地,扬起的尾巴卷着lucky,一直到把他整个按到了沙地里。

“咳,咳,真的对不起这只是个意外啊!——stinger你就再唱一次嘛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

即使状况惨烈,lucky依然不屈不挠地嚷嚷着。

“我喜欢听你唱歌!”

风停了。

stinger重新坐了下来,但尾巴依旧绑着lucky,甚至又往下按了按。

天色渐渐暗了。

他把面罩和兜帽解了下来。

stinger凝视着天边,没人能看清他此时的表情。

陷在沙子里的lucky拼命挣扎,终于是露出了口鼻,呼吸顺畅了。再有什么下一步动作前,他又听到了方才的歌声。

飘渺虚无的,却又近在耳边。

像是泛着粼光的河面,在夕阳下晃着波纹,慢悠悠地往前流淌。

不切实际的虚幻,可是又那么现实。

lucky躺在沙地里听完了整首歌, 身上的钳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松了。

奇怪,stinger这么冷淡的人, 歌声却这么温柔。

lucky爬起来,又坐到了stinger身边。天蝎星人没拒绝,也没表示欢迎。

他们谁都没再说话,刚才的一切仿佛一场消散的梦。

差不多该回去了,stinger瞥了一眼旁边的人。小狮子望着前方,表情严肃,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喂”

lucky终于转过来看他了。

月亮升上来了,浅浅的光芒映在lucky脸上。他看着stinger,表情意外得认真。

stinger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星星,看到了天空,看到了宇宙。

他一时移不开眼,就这么与Lucky对视,听着他说了下去。

“——你是不是喜欢我?”

垂着的蝎尾抽动了一下,stinger一瞬间有种用尾巴把自己包裹起来的冲动。

这,这个家伙!

他瞪着Lucky,说不出一句话。明明只是个嚷嚷着运气的冲动的笨蛋,怎么这方面如此敏锐。

纷呈杂乱的情绪一齐涌了上来,身后的尾巴不自然地晃了一下,条件反射地刺了过去。

然而这一次Lucky挡住了攻击。他敏捷地抓住了蝎尾,没有继续言语,只是如刚才一样望着他,目光无形中带上了一分压迫感。

就好像在等待他的答复一样。

生理心理上都被压制,Stinger过了好久才勉强挤出一句。

“……你怎么……”

他的心脏不由自主地加快跳动了起来。

“诶——”Lucky拖长了尾音,一瞬间又变回了平常那个热血笨蛋:“原来你真的喜欢我啊。”

“……”

“其实我只是随便猜猜。”

宇宙第一幸运的狮子星人摸着头傻笑起来:“没想到一下子就猜中了。”

“我果然是超lucky————等等疼!Stinger你怎么又扎我?!”

Stinger脸色阴沉,晃出虚影的尾巴昭示了主人内心的强烈波动。

宇宙超强运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恶的东西!

“住手……!停一下stinger!”

被攻击的目标左躲右闪,最后索性放弃了躲避。

这种时候只要控制住本体就行了——

Lucky直截了当地往前扑住了暴怒的小蝎子。

两个人一起倒在沙地上,lucky撑起手臂,望着被压在身下的人。

毒蝎的尾巴就垂在他脖颈后面。

“那你真是究极的lucky啊!”

lucky的眼睛在这一刻比任何东西都要明亮。

“因为,我也喜欢你。”

悬在空中的蝎尾顿了顿,最后从瞄准要害的狙击点移开了。

它慢慢往下移,最后停在了身上的人的腰部。

“……起来,该回去了。”

橘色的蝎尾轻轻搭着lucky的腰,看上去就和一个拥抱一样。





—END—






写给亲友的红橙。
等这周过去,我觉得我有可能会跳追加红_(:з」∠)_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