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eternos/泰幸】时间悖论

这篇大概要打一堆文前警告(。)
eternos→大道克己×樱井侑斗,拉郎警告!
侑斗消失警告!克己黑化警告!幸太郎never警告!
一大堆bug警告!我已经不指望把所有设定都解释通了……
看清所有的警告再决定要不要继续看!






在幸太郎失踪23天之后,泰迪终于找到了他。

幸太郎看上去状态很不好,他面色发白,浑身哆嗦着。扑进泰迪怀里的时候,泰迪能明显感到他冰冷的体温。

“泰迪,我已经死了。”

他的搭档这么向他解释,看上去完全不像玩笑话。

按照幸太郎的叙述,他在失踪那日遇到了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血溅当场的感觉十分真实,以至于当他在手术台上醒来时,还以为是在死后的世界。

“唤醒我的男人告诉我,我确实已经死了,他是通过注射一种针剂复活我的。现在的我,是名为never的不死的怪物。”

“那个男人是谁?”

泰迪问他。

幸太郎目露恐惧,仿佛想到那个男人就如同看到了地狱。

“大道克己。那是个……彻彻底底的疯子!!”

大道克己也是名为never的怪物,他始终维持着年轻时的容貌,没有人知道他活了多久。

never需要定期注射针剂才能活下去,而这种针剂只有大道克己拥有。

以此为条件,他要挟幸太郎回到过去,寻找并复活某个人。

“这怎么可能,没有Denliner是无法穿越时间的。”

“他有。那是一辆叫作Zeroliner的电车,和Denliner一样能穿梭在时间轨道上。”

幸太郎露出困惑的表情。

“我从来不知道除了Denliner还有其他时间列车的存在,车长和爷爷都没有提起过啊。”

尽管拥有着Zeroliner,大道克己并不能驾驶它,这也是他盯上身为特异点的幸太郎的原因之一。

为了暂时活下来,幸太郎不得不同意了他的条件,驾驶着Zeroliner带着大道克己回到了过去,按照他的叙述寻找那个要复活的目标。

而这才是噩梦的真正开始。

“我带着他找遍了所有他提到的时间点!没有,完全没有!他想复活的那个叫作樱井侑斗的人,没有一点点残留的痕迹!”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记得樱井侑斗,他们的记忆根本就没有那个人的存在!我都怀疑那只是他的一场妄想!”

剩下的话幸太郎没说出来。他当着大道克己的面质疑过樱井侑斗的存在,那一瞬间他面前的男人表情之可怖,宛如真正从深渊里爬上来的恶魔。

“……之后,我好不容易从他那里逃了出来。但是没有针剂的支撑,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幸太郎趴在泰迪怀里呜咽着。

“身为never实在是太可怕了,对外界事物逐渐失去知觉,连感情也在被慢慢剥夺。这样下去,我会变成怎样的怪物呢……”

“泰迪,我想复活,想变回真正的人类……”

异魔神很是花了点功夫,把他的搭档哄得平静下来。

他找了个借口暂时出去了。就在幸太郎绝望地向他哭诉的时候,忠心耿耿的藏蓝色异魔神暗自下了一个决定。

身为派遣异魔神,泰迪与幸太郎的契约和普通的异魔神与人类的契约并不一样。但是现在,泰迪决定与幸太郎再次缔结契约,为了实现幸太郎的愿望,变回人类的愿望。

按照泰迪的计划,他会去找到Denliner,然后无论是用什么手段,央求还是抢夺,都要回到过去改变历史。

“即使是打破时间的秩序,破坏你们一直在守护的东西,也没有关系吗?”

街角的暗影处,陌生的男人显露了身形。他一身黑衣,容颜苍老而又年轻。籍着对时间的敏感,泰迪本能地感受到他和这个世界的格格不入。

“大道……克己?”

尽管只听过描述,泰迪依旧认出了面前的男人,那个让幸太郎受苦的元凶。

“别那么看我。”大道克己倚着墙壁,“如果不是我放他走,野上幸太郎是不可能逃出去的。”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改变过去这种事会有什么下场你很清楚吧,就算这样也要复活野上幸太郎吗?”

“我是异魔神,异魔神本来就是破坏时间的怪物。”

泰迪的语气依旧沉稳,其中蕴含的决意坚定无比。

“幸太郎的愿望,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道克己突然大笑了起来。

“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一套时间的秩序!!那种东西毁灭就好了,为什么还需要人去守护!!”

他往前走了一步,把自己暴露在灯光上,脸上凝结着的癫狂和愤怒一览无遗。

泰迪几乎瞬间就明白了幸太郎的形容,这个男人是真正的,从地狱里爬上来的魔鬼。

“那么让我来帮你吧。”

大道克己打了个响指,从未见过的绿色的列车从空中行驶下来,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幸太郎描述中的Zeroliner,真真切切的现身了。

“乘上这个,它能带你回到出事的时间点,救回过去的野上幸太郎。”

这一切都显得荒谬,杀人凶手竟然主动伸出了援手。

“你去阻止那场我策划的车祸。”大道克己坦然地承认了一切都是他的计策,“有你这个变数出现,过去的我会明白利用特异点的方案是已经失败了的。”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大道克己没有回答,他的目光转向停着的Zeroliner,眼神一瞬间温柔下来。

“樱井侑斗,”他指了指自己的头,“只活在这里。”

大道克己留下Zeroliner和一张车票就走了,泰迪乘上了电车,行往幸太郎出事的时间点。

“当你改变了野上幸太郎死亡的历史,现在这个和你缔结了愿望契约的never幸太郎就会消失。换而言之,你无法再回到这个时间点,也无法再见到你的契约者。”

大道克己最后把一切都说的很明白,泰迪也很清楚这样的结局。

但是这是幸太郎的愿望。

幸太郎的愿望,比任何东西,包括时间秩序,包括泰迪本身,都要更加重要。

Zeroliner上的泰迪,不期然地想起幸太郎讲述的,身为never的感受。

幸太郎仅仅只是刚成为never,而大道克己又作为never存活了多久,他所忍受的又是怎样的痛苦呢。

那个男人一定也有什么支撑着他活下来的人或者愿望吧,就如同幸太郎对自己一样。


泰迪把幸太郎从卡车前推开的一刹那,冥冥中感到自己完成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Zeroliner带他来到这个时间点后就消失了,无处可去的泰迪徘徊在无尽的时间荒漠中,渐渐遗忘了一切。

他要守护什么?他和谁定下了契约?他要去哪里?他的名字是什么?

他变回了白色的沙子的模样,和其他时间缝隙中的同类并无区别,只有无尽的迷茫陪伴着他。

然后某一天,穿梭在时间中的列车在他面前停了下来,拄着手杖的车长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和其他怪物有些不一样的异魔神。

“那边的异魔神,要不要和Denliner签订契约,成为派遣异魔神,去往新电王的身边?”

“我愿意。”

尽管并不明白这个奇怪的人类说的东西,但是听到新电王这个称号,他下意识地就应了下来。

“新电王,是谁?”

“你说不定听过噢,”车长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的名字是幸太郎,野上幸太郎。”





—END—





侑斗最后用完了卡片,彻底从时间中消失,世界上只有克己记着他的存在。克己拼命给自己扎针让自己活到了未来,设计绑架了幸太郎这个特异点。
克己要求作为特异点的幸太郎回到过去,改变历史,救回侑斗。但是侑斗是完完全全消失在时间中,是不可能被救回来的。
克己其实知道,他只是一直不肯承认而已。
最后泰迪也重新回到了幸太郎身边,一直得不到拯救的,只有eternos这一对了。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