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驱纹戒斗/凤剑

出个本,cp是驱纹戒斗和凤剑,无差。对,强者和传说。偏友情向,欢乐日常互坑。是个印几本玩玩的拉郎小料,字数1w左右,有人想要的话评论或私信说一声我统计人数,等都弄好了会统一私信链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希望七月搞定。试阅如下。
不用喊我,我活在梦里。

01

凤剑和驱纹戒斗的关系,只能用孽缘来形容。

虽然说是一起长大,但是也称不上竹马,最多算是冤家路窄 。

两个人的不合拍几乎是初次见面就定了下来,后面就是各自领着一帮小孩打来打去的关系。偏偏两家又是世交,经常被大人嘱咐一起去玩吧。两个人互相瞪着眼,一离了父母的视线,就开始对掐到死去活来。

即使如此,所有不明真相的人都认为他俩关系很好,就连他们的小弟都觉得两个老大是相爱相杀惺惺相惜。

到底谁跟那个混蛋感情好啊?!

被问起来的时候他们俩倒是吼得异口同声,小弟们表面答应背后嘀咕,于是关于他俩心有灵犀的传闻在江湖上经久不息。

等他们长大了,两家都各自遭了变故,戒斗一个人拉帮结派去跳街舞抢地盘了,而凤剑直接离开地球了。

他走之前不忘专程去戒斗那里告别,你就当个在街头卖舞的小混混吧,本大爷可是要去宇宙开创传说了。

于是凤剑那天差点没登上飞船,因为戒斗带着人追杀了他半个泽芽市。

不愧是跳舞的,体力这么好。凤剑在飞船上抱着伤口哼哼,等本大爷一统宇宙回来再打爆你这家伙的狗头!

然而他到底是没做到,因为他之后再没醒着回过地球。

陷入沉睡之前,他难得又想起了戒斗。

不知道那家伙在地球上跳舞跳得怎么样了,如果有机会,好想……

好想……

 

好想再狠狠揍他一顿啊!!!

 

凤剑站在曾经的沢芽市的边境上,一时唏嘘。

他睡了多久呢,久到这宇宙里没人认识他,久到再回地球时,已是沧海桑田,故人不再。

“戒斗那家伙,怕是连骨灰都没了吧。”

他踢了一脚旁边的参天大树,心头难免涌起一点伤感和寂寥。

只有我一个人了啊……

下一秒,一大堆树叶树枝果子花瓣哗啦啦砸到了他的头上,把他整个人都埋了进去。

凤剑一边念叨着现在地球的树木怎么这么脆弱踢一脚就坏了一边拼命从这堆东西里脱身时,就听到一道过于熟悉的声音。

“真抱歉啊,我的骨灰不小心砸到你了。”

他一抬头,看到了倚着树干的红黑身影。

驱纹戒斗神色冷淡,注视着他,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他们的青葱岁月。

“戒斗……”

凤剑吸吸鼻子,刚才那堆东西的灰呛得他睁不开眼,连他努力保持正经的语气里都带上了哭音。

“竟能与你在此重复,看来命运注定——阿嚏——让你见证本大爷的传——阿嚏!”

“嗯,我也挺高兴的。”

戒斗居然笑了一下。

“看到你现在这副模样。”

他着重了后半句,显然对浑身狼狈的故人意有所指。

“果然还是让你成为本大爷的传说的灰烬吧!”

传说的救世主恼羞成怒,上去就是狠狠一拳。

然而他的拳头直接穿过了戒斗的身体,砸到了树上。

树皮粗糙的触感传来,凤剑微微一愣。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活这么久吗,老妖怪。”

地面上突然蹿出的藤条紧紧绑住了凤剑,戒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驱——纹——戒——斗——!!!”

这一天,这样愤怒的喊声再次响彻这片土地的上空。

 

等他们进行完亲密的见面仪式,各自带着伤坐下来好好交流,总算对对方的处境有所了解了。

比如说戒斗因为和一个姓葛叶的小子抢地盘失败了,变成一棵树待在这里不知道多久了。

再比如凤剑在冰柜里沉睡了很多年,最近才被后辈喊起来去拯救世界。

“宇宙联邦大统领?”

“黄金苹果?”

两人对望一眼,各自冷哼,纷纷在心中的黑历史小册子上记下一笔。

“刚才我看到你路边打劫买衣服了,真可怜啊,要不要借钱给你。”

“能成为传说的垫脚石是他们的荣幸。倒是你,已经无聊到每天盯着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了吗?”

“要这么说,那连班长竞选都输给我的大统领算什么。”

“国小二年级的事你还提?要本大爷帮你回忆一下第一次打群架被人往脸上招呼了三拳之后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敢出门的传说吗?。”

“免了,我觉得宇宙大统领小时候被狗吓哭的故事更吸引人。”

“抢个苹果都抢不到,难怪暗恋你的女孩子……”

“——一星期之后就转为跟你告白了。好了,这个我记得。”

“……戒斗啊,这事你也别太放在心上,总还有人喜欢你的。”

“谁,你吗?”

“……本大爷再眼瞎也不会喜欢上一棵树的。”

一人一树一时相对无言。

 

凤剑坐在戒斗的树荫下,他们在这个小山丘上,远远地遥望他们长大的地方。

“你在这儿多久了?”

“你睡了多久?”

凤剑到底是没把那句你过得怎么样问出来。为了达成目标,弱小无用的东西是可以牺牲掉的,只有强者才能获取最后的胜利。

而能和他凤剑相提并论的戒斗,当然也是强者。

“至少我在这里,是真真切切地见识了一切的变化。不像有的人,自称一统宇宙如何辉煌,最后连一点记录都没留下来。”

强者是值得尊敬的,是不需要……狗屁!!

“我决定了。”

凤剑站起来转向戒斗树,脸上的笑容十分和蔼。

“本大爷就可怜可怜你,在这里一动不动守了这么多年,带你去宇宙逛一圈。”

“顺便好好见识一下本大爷创造的传说!”

 

究极的救世主们使用的球玉,有很多奇特的功能,像是令人睡觉,变出鸽子,瞬间女装,其中自然也有能把戒斗的本体连根带走的球玉。

本体缩在球玉里被凤剑带走,在球玉外的戒斗虚影心情十分复杂。

“怎么样,这样你也是本大爷传说的一部分了。”

凤剑上下抛着球玉,气焰嚣张地让戒斗很想马上回地球继续扎在那儿。

“……嗯,谢谢。”

球玉里冒出一根小枝条,上面缀着一朵花。

“送给你。”

这可是戒斗少见地示弱,凤剑立即把花收起来,差点就要天天戴在身上昭告天下了。

 

很久之后Spada委婉地告诉他,对于植物来说,花朵是他们的生殖器。

 

“驱——纹——戒——斗——!!!”

这样的怒吼,又在宇宙中回响起了。

—TBC—




微博印调走这里点我

尽量还是去那边说啦我好统计人数orz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