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多cp含拉郎】骑士战争沦为三角恋,这是人性沦陷还是道德丧失?

这是一篇设定非常可怕的文,请务必看完文前警告再决定要不要看下去。

※主cp白虎羚羊,存在犀牛→羚羊(所以说三角恋

※副cp:

浅巧→浅仓威×乾巧,拉郎警告!

茄城→草加雅人×城户真司,拉郎警告!

律师吾郎……嗯这个不是拉郎

※时间线这种东西,不存在的。逻辑这种东西,也不存在的。

※轻松恶搞神经病爆笑风(骑士战争都变成三角恋了!




01

佐野满第十八次叹了口气。

然而指派他的人并不会理会他的唉声叹气,只会把一大筐衣服往他旁边一放,然后不耐烦地告诉他速度快点,这些衣服是今天要送出去的。

然后佐野第十九次叹气了。

“前辈,我知道了。”

他愁眉苦脸地应下来,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他也不敢当面拒绝这位同在洗衣店打工的前辈。

毕竟这位当初可是把他从那个恶魔手里救下来的,他现在能好好活着还是仰仗前辈的面子,更何况……

佐野偷偷瞧了瞧频频往外面张望的前辈,对方看上去很是心不在焉。

“乾前辈有事的话就先走吧,这里我可以应付的。”

他十分乖觉地开口。

乾巧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后辈一脸善解人意。但是一想到这小子善解的是什么意,他就十分想打人了。

“…只是好几天没去了,怕那家伙饿死。”

巧强行辩解了几句,努力在后辈面前维持自己的威严。他边说边口是心非地迅速脱下工作服,把钥匙甩给佐野。

“店里就拜托你了,记得关好门。”

“好的好的,还有就是,什么时候发工资啊前辈?”

佐野殷勤地给把头盔递给已经坐上摩托的巧,终于找到机会问出了心中盘恒已久的问题。

“下个星期吧。怎么,急用吗?”

自从菊池店主去外地见网友一去不复返之后,店里的大小事宜都被拜托给了乾巧,当然也包括佐野的薪水。

“不急不急,但是……”

佐野下意识地回答,但是摩托车发动的轰鸣声盖过了他的后半句话。

“对了。”乾巧突然停车回头,“不要再去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

于是佐野什么都不敢说了。他总不能告诉前辈,他急着要钱是为了养家里那个,而那家伙正是所谓的乱七八糟的人中的一员吧。

和恶魔相处的乾前辈,某种意义上也是恶魔吧。

佐野满第二十次叹气,心里盘算了一下接下来要做的事:叠衣服,送衣服,关店,然后去下一份打工,晚上回去还要给那位大爷做饭。

佐野满第二十一次叹气,为了自己命途多舛的未来。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在花鸡打工的城户真司,今天也迎来了一位后辈。

新后辈是个普通大学生,不爱说活,稍微有点阴沉。优衣私下里说他看上去有些怪,真司倒觉得这孩子只是腼腆罢了。

这个名为东条悟的新人,很快用实际行动表明了自己的价值。他手脚麻利,干起活来又快又好,把婶婶乐得合不拢嘴。真司也因为有人帮忙的缘故,省了很多力气。

真不愧是雅人介绍过来的人啊,他满心欢喜地想着。

草加雅人是真司的男友,为人可靠,细心稳重,连婶婶都说真司能找到这样好的男友可谓是傻人有傻福了。尽管少数人,比如说和他一起打工的莲,对草加颇有微辞,但这并不影响真司对草加的好感。在他看来,雅人温柔体贴,对自己更是不能再好,可谓是完美的恋人。就算有人不喜欢他,那也只能说明人无完人,再正常不过了。

所以连带着对雅人介绍来的东条悟,他都一开始就带了一份好感。

“辛苦了,东条,今天很努力啊。”

下班的时候,真司主动上去搭话了。

“嗯。”一晚上都没怎么说过话的东条,竟然主动对真司露出一个笑容,“谢谢师母夸奖。”

真司看了看周围,再次确定了这里只有他自己和东条。

“…你刚刚在喊谁?”

“当然是您了,师母。”

新来的后辈恭恭敬敬地给他行礼,语气十分崇敬。

“抱歉,今天还没有跟师母打过招呼。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东条悟,是草加老师新收的弟子。”

“老师?你说雅人?”

“是的,老师是一位非常伟大的人,跟着他学习令我受益良多。”

真司愣了好一会儿,雅人本身就是知识渊博且多才多艺的,收一个弟子似乎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

“是…是这样啊。”真司抓着头,一时不知道怎么应付了。雅人的徒弟,也算是他的徒弟吧?

“东条?能先别那么叫了吗,虽然…”

虽然也没错,但是总觉得有点难为情啊。

“这怎么行!”东条悟的语气突然激烈起来,“老师说师母是很厉害的人,让我务必听从您的教导,对您表达尊敬是必须的。”

从第三者的口中听到恋人对自己的赞美,总是会令人飘飘然的。

“雅人是这么说的吗?哎呀没想到他在外人面前这么说我,真是不好意思……那个东条啊,在太多人面前就别这么叫了啊。”

东条恭敬地应声,真司打量他的这半个徒弟,越看越乖巧,越看越喜欢。

他拉着对方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从打工的注意点到报社的工作,差点就要教他怎么采访了。

而东条悟全程都认认真真地听着,不时附和,没有一点不耐烦。真司对他的好感度简直是直线上升。

“对了。”真司终于想起他来找东条的原因,“这是今天的工资,婶婶让我转交给你的。”

“给师母帮忙是我的荣幸,怎么能收钱呢。”

东条这时候却推拒了起来。

“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真司对着他谆谆教导起来,“你还是学生吧,读书一定很辛苦,拿这钱补补身体也是好的啊。对了,你现在是一个人住吗?”

“住在一个救我的人家里。”

“救你的人?这是你们年轻人的说法吗,真是搞不懂啊……总之,借住在别人家里更要有礼貌,伙食费什么的也要按时给人家。”

东条眨了眨眼,看上去在努力消化真司的话。

“嗯,我知道了。”他最后答应下来,“我会收下这钱的。”

“把你的游戏机收起来。”

北冈秀一握着方向盘,头都不回地下了命令。

坐在后座上的芝浦纯不情愿地收起了游戏机,他把手背到脑后,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的风景。

“接下来又是大人的社交场吧,我讨厌这种类型的game。”

“可这就是你父亲想让你学的。”

“我爸是脑子糊涂了,我才不想变成和你一样恶心的人呢。”

“随便你怎么说吧小少爷,看在你父亲付的钱的份上,我会对你负责的。”

其实不只是钱,芝浦纯的父亲付出的东西远比钱有价值的多。

也不知道那个老头子从哪里知道了骑士战争的事,甚至得知了自己骑士的身份。那位有钱有势且溺爱独子的社长,私下里找到了他,提出了无法拒绝的条件,然后把儿子交给了他。

表面上是请著名律师北冈管教一下不成器的儿子,真实目的是让他在骑士战争中保护这小子的安全。

至于那个无法拒绝的条件,北冈摩挲了一下身体上留下的治疗痕迹。那个老头子找来的什么CR的医生确实是有本事,竟真的能治疗他的绝症。外加上其他一堆财物,干完这笔,他就能健健康康舒舒服服地过到老。

所以对于这个被送到他这里来的游戏上瘾的小子,北冈还是很能保持耐心的。

“整理好你的领带和外套,服装整齐是社交礼仪的第一步。”

后座上的人一动不动。

“今天表现的好的话,我可以让小吾郎多做一份夜宵。”

芝浦迅速地拉好了衣角,摆正了领带。

该说这小子还是有几分眼光的吗,来他那里第一天就看上了小吾郎,然后就整日盘算着把人挖到自己这边来。

小家伙的布局和手段倒也有几分,可惜在他北冈秀一面前还是完全不够看。

老狐狸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后视镜,把小狐狸眼里的那点盘算看得一清二楚。

芝浦跟在北冈后面下了车,他看上去完全是大公司继承人的气派。想做的话总能做得到,对于天资聪颖的芝浦来说,社会也不过是场大型扮演类游戏。

“哎呀,您就是大律师北冈秀一先生吧,我在报纸上看到过好多赞扬您的报道,想不到有幸见到您真人啊。”

停车场的工作人员匆忙走过来,熟练而殷勤地在他们身边招呼着。

恭维的话仿佛不要钱一般从他嘴里倾泻而出,大律师被哄得很高兴,随手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钞票打赏了他。

于是那人的腰弯得更低了,脸上的笑容也更真诚了。他们走出很远了,芝浦一回头还看到他在那里鞠着躬。

“看到了吧,这就是金钱的力量。”

北冈向他炫耀。

“钱当然是好东西,但是比它有趣有用的东西还有很多。”

芝浦不置可否。

“承认构成这个社会的基础吧。”

北冈放声大笑,带着他走入了富丽堂皇的宴会厅。

老东西,芝浦纯腹诽着。虽然这只老狐狸确实有本事,但是也不过是比自己多些见识。看着吧,总有一天他能把吾郎拐过来的。

唔,可能难度有点大,要不先降低一点,比如说找个差不多的人?

佐野满坐在饭桌前,数着刚拿到手的小费,望着桌子对面添了第二碗饭的人,不知道今天第多少次叹气。

自从他一时心软救了这家伙,运气就背得离谱;差点被恶魔打死,被前辈压榨,还要同时打多份工维持家里的生计,包括喂养他捡回来的这位大爷。

这个叫东条的家伙古里古怪的,平常能蹲在角落里半天不说话,一喊他吃饭却动得特别快。他来了之后家里的伙食费登时翻了好几倍。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佐野下定决心。横竖那家伙的伤也养好了,今天一定要下了逐客令。

“东条啊……”

东条悟应声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佐野。

刚刚还下定决心的人马上怂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被东条这么一看,他就一点底气都没了。

“那,那个,今天的打工怎么样?”

东条之前跟他提起过老师介绍的打工,好像是在咖啡馆?

“很好。”东条的表情总算松动了一点,“师母是很热心的人,非常照顾我。”

佐野迅速脑补了知性温柔的咖啡馆老板娘,再对比自己打工那里脾气不好又猫舌的麻烦前辈,顿时羡慕不已。

“真好啊,你以后是要长期在那里打工吗?”

“是的。”

“既然你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那么……”

“这个。”东条忽然放下饭碗,掏出一个信封递了过去,“师母让我给你的。”

好不容易铺垫了一半被打断,佐野泄气地接过信封,拆开后竟是一沓钞票。

“工资。”东条简短地解释了钱的来源和用途,“伙食费。”

佐野拿着钱的手在颤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他几乎要哭了。

东条的师母是天使吗!!!

佐野傻笑着给东条添了第三碗饭,他对未来又有信心了。有他,有东条,有东条的师母,他们一定能撑起这个家,变成有钱人的!




—TBC—



小羚羊的梦想,tan90

说明一下小犀牛并不是喜欢吾郎啦,他只是觉得吾郎是世界上最好心的人,做饭也最好吃(后面会讲
小白虎怎么被茄子忽悠走的这个也是……(后面会讲(大概
后面……应该有的……吧?



三个小朋友和他们对应的监护人:

浅巧→小羚羊(成天想着打架杀人的恶魔和把他从恶魔手里救下来继续压迫他的前辈)

茄城→小白虎(伟大的老师和温柔的师母,还有不断学习成长的我)

北冈吾郎→小犀牛(老狐狸和小狐狸,外加两只狐狸的饲养员)

至于三角恋那当然是……

身处逆境仍然努力奋斗的灰姑娘女主羚羊!

幡然醒悟自立自强的同居男主白虎!

霸道总裁型的深情高富帅男二犀牛!

让我们再念一遍标题:

骑士战争沦为三角恋,这是人性沦陷还是道德丧失?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