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eternos】 Good bye, little moon


大道克己的左手腕上有一个小小的月牙纹身。

不知道是何时何地,为了何人而纹上去的图案,就这样自然地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他努力回忆过很多次,记忆总是中断地突兀而空白。

这是很重要的东西。他从死亡中醒来,一片茫然时看到手腕上的纹身,心突然就安定下来。

于是后来不管多少次自愈和重生,他都会把小月亮再次纹到手腕上。

它代表了很重要的人。

很重要。

是谁?

不死之身的雇佣兵微微侧开刀刃,避免喷涌出的鲜血溅到手腕上的纹身。

让他看到,又要闹了。

这样的念头滑过脑海。

佣兵一时有些失神。

他是谁?

大道克己抬起左手,手腕上的月牙和天边的月牙相互映衬着。

满月的夜晚是没有星星的,弦月时最适合看星星。

你是月牙,我是星星,这样我们就可以挂在同一片夜空上了。

记忆里久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是个活泼爱笑的少年,有一点口是心非,总是拉着自己去看星星。

那个人看着星星的时候他就看着他,觉得他比任何星星都要闪亮。

那个比任何星星都要闪亮,比世间一切宝物都要珍贵的人,他是我的什么人?

夜风吹散了弥留的回忆,雇佣兵蓦然惊醒。

身边和手腕上都是空荡荡的。

天上的月亮有星星,而他弄丢了自己的星星。

有电车行驶的声音传来,离去的佣兵回头看,却又什么都没有。







樱井侑斗的右手腕上纹着一颗小小的星星。

这是他与过去的恋人相爱的证明,在恋人因车祸去世后,这便成了他对恋人思念的寄托。

那是个温柔的人,十指间藏着世界上最好听的钢琴曲。他会陪自己看星星,耐心地从牛郎星听到织女星。

据说人死后会化作星星,他的恋人要变也要变成月亮。

也不是满月,而是和众多星辰在一起的弦月。

因为他答应要和自己一起看星星的。

行驶的电车上,绿色的异魔神在勤勤恳恳地做家务,靠在窗边的樱井侑斗抬头看了一眼车外的夜空。

今天又是一个适合观星的夜晚。















【半夜听到松罔充唱到标题那句之后写的意识流的小玩意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