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eternos】 My star


“我喜欢你。”

侑斗低声嘟囔着,眼前是不断浮动变幻的大块色彩,黑色和白色,似乎还掺杂着跃动的星星和一点点蓝色。他不想去分辨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异常波动的情绪让他只想不停地继续说下去。

“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他积极地倾诉着爱意,只想把心底所有的感情都一股脑倾泻到某个对象身上。

“嗯。”

他听到有人回答了他,然后什么冰凉的东西抓住了他。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但是温度似乎在一点点回升,现在已经不像刚攥住时那么冷了。

“不,你根本不喜欢我。”

他突然委屈起来。

“为什么说我不喜欢你?”

和他对话的那个人有着极好的耐心,面对这样无理由的指责也没有表现出抗议。

“你不帮我吃掉盘子里的香菇!”

侑斗义正言辞地说出了答案,仿佛这是什么天大的过错。

然后他听到轻微的笑声,从离他很近的地方传过来的。

“就这个吗?”

“……看星星的时候不会抱着我,牵手的时候总会戴着手套,也不会主动亲我……”

他零零碎碎列了一大堆,最后声音慢慢小了下去。

“身上总有血腥味,可是什么都不告诉我。”

“……”

晃动的色块沉寂了下来,就连星星也不再跳动了。

于是侑斗努力动了一下,反握住了抓着他的手。那股凉意已经好很多了,握上去的感觉只是钢琴的琴盖,夏日的夜风,匕首的刀刃那样。

他脑中模模糊糊闪过很多东西,演奏会,祭典,花火大会,天文台,缀着很多星星的夜空;伴随着嘈杂的背景音,有很熟悉的笑声和喊声。

然后突然一声极不合群的撞裂声,一切瞬间归为虚无。

他不由得攥紧了相握的手。

“我不怕的。”

他低声喃喃。

“只要你还在,我什么都不会怕。我可是很强的,比以前厉害多了。”

“当然也……不怕冷。”

他等了很久很久,才听到一声叹气声。

“以后就不会冷了。”

他的手被牵动了一下,果然,现在感觉不到冷了。

但是为什么也没有变热呢,他困惑地皱了下眉。

“你真的很强,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比我要强大一百万倍。”

“那当然了。”

他赞同地附和了一下。

“不敢将真相说出来的我,才是最软弱的那个吧。”

那个声音又苦笑了起来。

“我喜欢你。”侑斗又重复了一遍,“所以不要紧——不要紧的。”

“原谅了我的欺骗吗?”

“不。”

他回答得斩钉截铁。

“除非给我弹我最喜欢的曲子。”

“嗯。”

“经常陪我去看星星。”

“好。”

“还要吃光所有的香菇。”

“天津四会抗议的。”

“我不管,香菇都归你。”

“好,好,这个也答应你。”

这个时候侑斗才舒缓下来。他稍微有些得意,语气也上扬了起来。

“其实根本没有怪过你,所以也不存在原谅。怎么样,被骗到了吧。”

被他捉弄的人似乎呛了一下,许久才又听到一阵笑声。

“刚才那一瞬间,我差点就要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神明了。”

色块动了起来,混乱而没有逻辑,朝他靠近过来,几乎将他淹没。

有人抵住了他的额头。

“原来地狱里,也有星星啊。”


“哪里都有星星的,我陪你去看。”

他不太听得懂这个人的呓语,但是身上覆着的气息令他感到宁静而安心。

“嗯,我爱你。”

毫无征兆地,自然而然脱口而出的话语,满溢的心意完全遮掩不住。

“真狡猾啊……”

侑斗又开始无缘无故地生气了,但心底里泛起的甜蜜与愉悦却堆了一层又一层。

“明明是我想先说的。”

“那么你说吧。”

“我爱你,克己。”

他认认真真地说出了每一个字,这是他早就想说的话,给他最重要的恋人。

色彩开始流动了,困意一点点蔓延了上来。

“睡吧。”他的恋人耳语着,“等你醒来,你和我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金属台上的人陷入了睡眠,这会是他新的人生中唯一也是最后的睡眠了。

大道克己俯身亲吻他的恋人,旁边的台子上散落着空掉的针剂。

“我也爱你,侑斗。”




—END—






微博上看到的梗,手术后麻药效力没过去的妹子,迷迷糊糊地抓着旁边的男护士不停地表白。
于是这里变成克己给侑斗扎针,意识模糊的侑斗胡言乱语说说心里话,然后互相告白w

私设的背景是克己与侑斗在少年时代是恋人,然后克己出了车祸,侑斗去了zeroliner(大背景以后不重复了!)重逢之后克己一直瞒着侑斗他的事,never啊体温啊雇佣兵啊,侑斗察觉到他在隐瞒但是什么也没说。
后来侑斗受重伤/濒临死亡/已经死亡,总之克己就给他扎针了,转化成never的过程中发生了这么一个小小插曲。

虽然挺甜的但是侑斗变never在我心中属于be结尾…………………………(够了你

最后……我好喜欢那句地狱里也有星星啊(泣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