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世界红】全世界最喜欢你

之前本子里的最后一篇嗷

全世界最喜欢你!




 

风切大和睁开眼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变了。

清晨的微风轻轻拂过身体上的绒毛,截然不同的触感让他尚未清醒的意识更加茫然。他想抬抬手,却听到了翅膀的扑棱声;耳边有叽叽喳喳的鸟鸣声,往日听不懂的鸣叫此时却能无师自通地分辨出其中含义。

这里不是他昨夜睡过去的房间,这里是野外。而他现在站在树杈上,以一只鸟的形态。

——他变成了一只鸟?

 

即使亲身去过兽人世界,也与几个兽人同伴朝夕相处,一夜之间由人变鸟这种事也过于超乎想象了。他试着动动身体,就算是被注入过兽人之力,也不应该变成这种小小的,一只手就能团住的小鸟啊。难道不应该是鹰、猩猩、鲸鱼那种猛兽吗?

“早啊。”

过于熟悉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注意力,他下意识地想回应,发出的却是一声鸣叫。

而向他走过来的人似乎把这当作了回应,站在树下仰起头望他。

居然是小操,是了,他记得他平常都是一个人住在野外,早晨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在一切颠倒的局面下看到熟悉的人打招呼,大和心中涌起一点亮光,难道……认出自己了?

一只松鼠飞快地从树上窜下,十分熟稔地跳到门藤操的头上,吱吱地叫了两声。

“喂喂下来了……”被突然袭击的人晃着脑袋嘀咕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松子扔给终于肯从他身上下来的松鼠。

“你也早啊,小家伙。”

他蹲下来和它打招呼。

只是习惯性地和周围的动物打招呼吗……

探头探脑的大和鸟又缩了回去,略有点失望又忍不住想到其他事情上。

——小操和动物们关系真好啊,怎么这个时候打招呼这么自然,不像平常看见自己,要支吾半天才能鼓起勇气主动问好。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小鸟没注意到的是,树下的人又站起来看他了。门藤操深吸一口气,脸上微微有点泛红。

——不过现在还是尽快告诉小操他变成了鸟这件匪夷所思的事吧,用爪子在地上写字应该可以……

“早啊,大和。”

刚刚伸出去的爪子硬生生凭空打了个滑,尚未完全掌控新身体的鸟儿一头从树上栽了下去。

好在有人及时接住了他,摔得七晕八素的大和还没缓过来张开翅膀,就先听到一声熟悉的叹息。

“连小鸟都会被我的打招呼吓到……”

捧着他的人眼神一瞬间失去了干劲,靠着树慢慢滑坐在了地上。

“我果然没有和别人打招呼的资格——不,连练习打招呼的资格都没有。”

强烈的沮丧感涌起,门藤操被突如其来的消极压得抬不起头,抱着腿坐在地上。

蜷缩着身子躲避外界的压力,这是他自幼养成的习惯性的逃避姿势,这样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也不会有人来安慰他。

以前,以前是这样的。

他忍不住幻想起来,如果大和在这里的话就好了,他一定会耐心地陪伴他,听他重复那些自卑和懦弱,会握着他的手把力量传递给他……

清脆的鸟鸣打断了他的思绪,刚刚他救下的小鸟,那只被他当作对话练习对象的鸟慢慢飞了起来,又落回他的手上。

它安静地注视了他一会儿,试探性地在手掌上踱了两步,轻轻挥了挥翅膀。

细软的羽毛扫过他的掌心,像是手指轻轻划过。

这是在……安慰他?

“叽,叽喳,叽!”

仿佛回应他的猜想,那只鸟朝他叫了起来。

他情不自禁地随着这声音笑了出来,真是体贴啊,就好像那个人一样。

说起来那个人也是鸟啊,他注视着掌心里的小小生灵,那些藏在心底的感情和言语又冒了出来。那是他从未诉说于口的心意,但此时,莫名熟悉的感觉让他第一次有了倾诉的勇气。

如果只是练习的话,他微微倾身向前。

“谢谢你。”

手心里的鸟闻声仰起头来。

“是你拯救了黑暗中的我。”

鸟儿困惑地望着他。

“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最重要的人。”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非常非常开心。我想把那些与你一起的记忆永远珍藏,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大和。”

他终于念出了那个名字,声音前所未有地温柔。

“我喜欢——”

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掐灭了最后的话,也把门藤操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没注意到手里的小鸟似乎一瞬间浑身僵硬了。

“喂,阿姆?——大和出事了?!我马上来!!”

门藤操一下子什么都顾不上了,急匆匆地抓起外套就奔了出去,徒留下震惊的大和鸟原地望着他远去的背影。

小操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啊?!

 

后来直到天黑他才等到门藤操回来。

在这段时间里,风切大和已经凭借自己动物学者的学识和观察力,基本掌握了飞翔、觅食、清洁等做一只鸟的基本技能。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在这里等小操回来。

虽然很担心自己的身体情况和叔叔以及同伴们,但是机缘巧合下听到小操那番话之后,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他一直都放不下门藤操,从当初没能把他救出来间接导致他成为了the world开始,他就总觉得欠了他点什么。

那家伙也的确很令人操心啊。

想想小操平日里的各种表现,大和鸟边理着羽毛边内心叹气。

该说不可思议吗,他竟然从没觉得他烦过。

 

门藤操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大和突然陷入昏迷,原因不明,也找不到任何将他唤醒的办法。就算他冲动地跑去和Death Garian打了一架,也没发现任何线索。

真理夫叔叔他们在照顾大和,他远远地望着沉睡的大和,几次想张口,又被什么扼住了喉咙。眼看着大和陷入危险他却什么都做不到,这样也能说是朋友吗,他根本没有和大和待在一起的资格,更没有对他说出那种告白的资格。

“叽——”

门藤操抬头,认出是早上那只鸟,它现在落在他面前的树枝上,看上去有点忧心忡忡。

“是你啊,”他稍微打起点精神,“在等我回来吗?”

那只鸟叫了一声,算是应了下来。

“大和昏迷了,大家都在想办法。”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只鸟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

“塔斯克在翻书找治疗办法,雷欧一直在试图把他喊醒。真理夫叔叔在照顾大和,塞拉和阿姆在下厨帮忙做饭。”

“大家都在尽力为大和想办法,他们都能做点什么,可是我……”

他苦笑了起来。

“我不像塔斯克那么聪明,也笨手笨脚的不会照顾人。最后想去找Death Garian问出大和昏迷的原因,又打不过他们还要麻烦大家过来救我……”

他声音低了下去,寂静了很久。

“我啊,真是没用。”

门藤操又抱着腿坐在了地上,大和绕着他飞了一圈,除了多叫两声也没有其他办法。

他现在这个样子,才是真的什么都做不到啊。本来可以试着向大家表明他变成鸟的事实,但是在听了小操的表白之后,袒露身份这件事就变得艰难起来。

操还是那么一动不动地坐着,偶尔的鸣叫也吸引不了他。大和看着他,无端地想起了他们刚刚把小操从吉尼斯手上救出来,解不开心结的操在多重刺激下不管不顾地跑出了门。

他还记得他跟着跑了出来,找了整整一夜,才看到一个人孤单地抱坐在长椅上的门藤操。比他还高大的人,却缺乏安全感地把自己蜷成一团,寂寞地缩在角落里躲避着什么,又像在等待着什么。

这颗星球上的生物都是联系在一起的,这是他一直秉承的信念。而眼前那个人,却像是被抛弃在了这个联系外一样。

如果你期待的是一双主动伸出的手的话,他轻轻落在他的肩膀上。月光洒在他们身上,大和收拢了翅膀,静静地陪着依旧低着头的操。

——无论何时,我都会向你伸出手的。

 

不知道从什么开始,那只鸟就总是在自己身边转了。清晨醒来总能听到它的鸣叫,晚上回来得再晚也会看到它站在树梢上等他,迎接一样地绕着他盘旋。

门藤操还在为大和的事四处奔走,每日早出晚归。躺在床上的人依旧昏迷着,唤不醒意识,好在身体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兽人和人类都在为大和的苏醒做着各种努力,只是都毫无用处。连拉里先生和巴德先生都闻讯赶来看望了,可这两位兽人前辈也束手无策。

但是谁也没有放弃希望,他们都相信,某一天那个热心善良的动物学者会醒过来,像以前一样为了保护地球而战斗。

这颗星球上的生物都是联系在一起的,风切大和,正是其中一个关键的联系点。

 

“我回来了。”

门藤操向朝他飞过来的小鸟打招呼,熟练地掏出鸟食撒在地上。这差不多成为他的习惯了,在忙碌的间隙给他的这位小朋友带食物。

“今天大和还是没有醒过来。”

他在旁边坐下,伸展了一下疲惫的身体,望着小鸟低头啄食。

“明天大家商量着还是去Death Garian那边打探信息,雷欧一直坚持大和的昏迷和那帮家伙脱不了关系。”

他自言自语般地念叨着,唯一的听众是啄两下食物就抬头看他一眼的小鸟。

“巴德先生也说要和我们一起去,虽然他没说,我们都看得出来他特别担心大和。”

这也是他新养成的习惯,对那只陪伴他的小鸟讲述每天发生的事。

“大和他一定会醒来的吧……”他喃喃着,语气随即坚定起来,“一定会的!”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再说话,心事重重地独坐着。进食完毕的大和飞过去,叫了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这些天我想了很多。”操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同寻常。

“其实我真的很害怕,如果大和醒不过来了。”

听他说话的小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再发出鸣叫,安静地听他倾诉。

“我还没有对他有更多的了解,不知道他的家人,不知道他的过去。他醒不来,我就再也没有机会知道了。”

“他明明对我那么重要啊,我却不能让他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了。他也不会知道,我喜欢他,特别特别喜欢他。我,我完全想象不出没有他的生活!”

他仿佛在幻想中看到了什么,恐惧地握紧了双拳。

“我想亲口告诉他啊,想告诉所有人,我喜欢风切大和,全世界最喜欢!”

被压抑的感情爆发了,连同这些天受到的压力一起全部涌了出来。

是他的错,是他明白得太晚了,他应该早一点,再早一点,把自己的心意大胆地表达出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独自悲叹自己的懦弱。

“是你拯救了黑暗中的我……”他念着没有传达出去的告白,心里颤抖着,“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最重要的人。”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非常非常开心。我想把那些与你一起的记忆永远珍藏,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大和,我喜欢——”

身边的小鸟毫无征兆地狠狠啄了他一口。

它像是生了气,狠狠地啄了他好几下,还没等门藤操反应过来,它又一拍翅膀飞走了。

生气了……?可是为什么啊?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没有听到熟悉的鸣叫,门藤操才意识到可能真的是发生了什么。

剩下半袋的鸟食还在那里,可已经不会再有鸟过来了。操难得没有早早先去大和家报道,他蹲在那里看着地上残留的几根羽毛看了很久,难以言明的情绪涌上心头。

他又失去了一个朋友啊……

然而这次留给他感伤的时间没有太久,因为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什么,你说大和醒过来了?!”

 

风切大和独自坐在小木屋门口。他在等人,等一个懦弱的,但是终于醒悟了的笨蛋过来,亲口对他说出那番话。

真理夫叔叔和兽人们被他强行劝回去了,他实在是迫切地等不及了。或者说他这一番奇妙的由人变鸟,说不定就是为了看到那个人的那一面。

 

门藤操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

他想起摆弄着相机,隔着镜头对他说要幸福啊的小操;想起刚刚结束战斗就马上过来问他受伤的脚怎么样的小操;想起从湖里把他钓起来,焦急地摇着昏迷的他的小操。

他想起那个时候他终于睁开眼,就看到几乎要哭出来的小操,哽咽着说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一个人怎么会那么喜欢另一个人,喜欢到好像自己就是他的全世界。

是他把门藤操从阴暗的角落里拉了出来,带他去看这个广阔的星球。他牵着他太久,久到他自己也放不开了。

必须要告诉他啊,告诉他——

 

他听到有人急匆匆地跑过来的声音,于是他转过去,看着他的世界跑过来。

“小操。”

他笑着向他挥手。

 

门藤操紧紧盯着坐在屋门口的人,完全无法把目光移开。

穿着红色外套的动物学者看上去消瘦了一点,但却是确确实实地活着的,动的,有意识的,不再是床上那个一动不动,只有脉搏证明他还活着的人。

“大和,我有话对你说!”

尽管喉咙干涩着,全身都僵硬着,他仍然拼命抢先喊了出来。

 

“谢谢你,是你拯救了黑暗中的我。”

我并没有那么伟大啊,大和想。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在需要帮助的人出现在眼前时主动拉了一把。

 

“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最重要的人。”

他回忆起小操平时看他的眼神,专注的,目不转睛的,他偶尔与他的视线对上,会看到他的眼睛一瞬间亮起来。他看他就像在看全世界,对,就是现在看着他的这个眼神。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非常非常开心。我,我……”

我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也非常开心。

如果那是你的感受,那么这也是我的感受。

如果那是你的愿望,那么这也是我的愿望。

 

“我想把那些与你一起的记忆永远珍藏。”

风切大和的声音响起来了,他站了起来,直视着对面人的眼睛,主动地,坚定地,朝他迈出了一步。

 

“……我想把那些与你一起的记忆永远珍藏……”

完全预想不到的展开,门藤操喃喃地跟着大和重复了一遍,一时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但是大和的主动让他的心脏飞快地跳动了起来,他渴望许久的东西仿佛就在眼前,一伸手就能碰到。

 

“我想和你在一起。”

他们异口同声地念出了下一句话。

 

“永远在一起。”

操抢着说出了再下一句话,他奇异地平静下来,紧紧地盯着近在咫尺的大和。

 

“大和,我喜欢你。”

 

 

风切大和抱住他的时候,门藤操无端地想起了一只曾经站在他手心里的小鸟。

你现在也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鸣唱吧,那么请继续欢乐地唱下去吧。

歌唱这个美好的世界,这个他喜欢的人也喜欢他的世界。

 


——你喜欢世界吗?

——那么世界也喜欢你,全世界最喜欢。






—END—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