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树鸡】 后会无期

拉郎cp:树鸡→驱纹戒斗×凤剑

还没有去宇宙的普通地球人凤剑和还在街头跳舞的普通人类戒斗。
理论上是无差,这篇当作友情向也可以。
如果有入了本子的朋友,这篇可以当作一个前传。其他旁友有兴趣的话可以戳树鸡tag看背景。
时间线和世界观有很多难以解释的bug,反正拉郎本身就解释不清(放弃了
其实是个半夜睡不着测cp关键词的产物,关键词:游戏厅,哭泣(自动无视),后会无期。






巴隆的地盘前来了个陌生人。

他穿着红色的长皮衣,翘着腿往旁边一坐,浑身上下都弥漫着来惹事的气息。明明是难得的全队上场的时间,却硬是被这不速之客搅得没了声息。

一向以天上地下我最横为信条的巴隆的队员早受不了这种挑衅,有几个人想先发制人,却意外地被他们的领队拦了下来。

戒斗瞟了一眼场外的人,神色未动,只是抬手做了几个手势压制下队员们,然后依旧合着节拍把这曲跳完了。

一曲完毕,观众也都散了,那个人却还坐在那儿。

“第三个八拍的时候没有踩准节奏。”

他突然开口。

巴隆的队员们一愣,然而在来得及反击之前,他们的领队已经走到了那人面前。

戒斗抱着胸,表情依旧没有变化。

“第五个八拍的时候你脚步乱了。”

坐着的人很从容地继续说了下去,甚至把目标明确地锁定了巴隆的老大。

这不是来惹事的,是来砸场子的啊!

然而被说到的人只是把手放了下来,重心移到另一条腿上,换了个更随意的站姿。

“说够了吗?”

戒斗平静地问他。

“够了。”

那个人居然笑了起来。

他终于站起身,与戒斗面对面,接下来出乎所有人意料地伸手揽上了泽芽市的霸主的肩。

“跳舞跳得不错啊,戒斗。”

不,不,这也不是砸场子,这是自寻死路!

然后更加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戒斗既没有生气也没有直接一拳揍上去,他只是稍稍偏了偏头,连搭在他肩上的手都没有主动挣脱。

“彼此而已,凤剑。”

两个人站的地方离其他巴隆队员聚集的地方有一段距离。在戒斗的威严之下,没人敢靠近去听到底在讲什么。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挑场子很是亲热的揽住他们老大,而老大不但没有一拳把那家伙打到不能自理,反而轻松愉快地聊起天来,甚至手都紧紧握在一起。

这,这不科学!!

“你的部下们好像都被吓到了啊,还是那副臭脾气啊混蛋戒斗。”

“有必要装出这么亲热的样子吗,我可不记得我们的关系有这么好,垃圾凤剑。”

“这不是……好久不见了么。”

凤剑保持着富有亲和力的笑容,暗自加大了掐着戒斗肩膀的手劲。

“是很久不见了,可惜这里已经没有你的地盘了。”

戒斗以一个略显诡异的姿势,硬是抓着肩膀上的手拖了下来。

他们保持着这个亲切的握手会晤的姿势,各自心中都暗暗思索:

——该死的,这家伙现在力气怎么这么大了?!

凤剑说出那句“陪我走走呗”的时候,正好zack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上前问戒斗这位是谁。

巴隆的王者刚抛下“认识的人”四个字,就被旁边的人急匆匆地拉走了,留下zack呆愣地望着他们的背影。

同样红黑色系的身影,主色调的不同鲜明地表现出了两人的性格,搭在一起又十分地登对。

这样亲密而自然的相处,怎么可能仅仅是认识的人呢。

那个词盘桓在zack的喉咙里,迟疑着出不来。

戒斗也会有朋友吗?


夏日的蝉鸣一阵一阵地响在耳边,戒斗和凤剑并排走在街上,引得不少行人频频回头。他们俩并没有在意,只是心意相通般地一路往旧城区走。虽然泽芽市已经是座现代化的高科技城市,街上也满是新建的高楼大厦,但是旧日的痕迹依旧遍布在城市的每一处,越往旧城区越能感受到。凤剑甚至能指出哪条巷子他曾经占街为王,和对面街的首领整整厮杀了一个月。

想到这里,他用余光扫了扫身边对面街的首领,老对手的视线恰巧和他的落在了同一处。

察觉到凤剑的目光,戒斗马上移开了眼,但是凤剑敢打赌他肯定也想到了当年的事。

单凭他和戒斗认识的时间几乎等同生命总长这一点,他们的的关系就肯定不是认识的人这么简单,但也远不是普通的朋友敌人能解释的清的。

他们最后在老旧的游戏厅门口停下。

游戏厅保持着他们记忆里的模样,缺损了一块的招牌,操作不灵的手柄,一切都和他们幼时一模一样。尽管许久未曾踏足,一来到这里记忆依然清晰得宛如昨日。

“这里是记载了本大爷辉煌传说的地方。”

凤剑扬着头,语气中带着怀念。他的脸上有着骄傲,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惆怅,犹如功勋累累的英雄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一样。

“嗯,有人在那台机子上连输五盘给我这种事当然也记载了。”

——戒斗早八百年看他这副往哪儿一杵都自带纪念碑和bgm的样子不爽了。

“那台机子的对战记录是平局,183胜对183胜。”凤剑顺着戒斗的目光看过去,“传说只会记录最后的结局。”

“连胜数是5:3,你的传说不会忘了谁是5,谁是3吧”

“那当然,本大爷连赢你三盘的传说已经刻上纪念碑了。”

他们就这么在游戏厅门口杠上了,一瞬间电闪雷鸣,妖风大作,真真是针尖对上麦芒。

“只有弱者才会如此在意过去的记录。”

“抱歉,本大爷的传说可是现在时。”

“真正的强者永远是强者。”

“那么看仔细吧,传说要开始了。”

戒斗把队服外套甩到一边,凤剑晃着装满了游戏币的罐子。他们面对面坐在老旧的游戏机前,被猛烈摇动的手柄嘎吱嘎吱地发着声响。

坐在门口乘凉的老板睁开一只眼,把这两个不速之客与印象里的半大小子对上号,又安心地闭上眼睡去。

——183胜对184胜

“我说过了,真正的强者永远是强者,弱者只要一离开战场就再也站不起来。”

——184胜对184胜

“这可不一定。”凤剑操纵着人物敏捷地躲开攻击,又回身一个上勾拳漂亮地击倒。

“都说了,让你看仔细了。”

——190胜对187胜

“看,连赢三盘又是现在时的传说了。”

——190胜对191胜

“泽芽市现在谁说了算,有人还不知道吧。”

戒斗的扫腿迅捷而准确,完全无法避开。大大的红字伤害在凤剑的屏幕上绽开。

——191胜对191胜

“游戏厅以南的地方归我,以北的地盘归你。最后的那个时候,本大爷记得是这么分的。”

凤剑咬着牙硬是抗下对方的整套连击。

——191胜对192胜

“为什么回来。”

——193胜对192胜

“因为我要走了,来找你告别。”

——195胜对195胜

“去哪里?”

——197胜对196胜

“宇宙。”

——197胜对198胜

“终于?”

——198胜对198胜

“终于。”

——199胜对199胜

罐子里只剩下最后一个硬币。

游戏机停留在人物选择的界面,对决的双方都没有再去碰手柄。

“地球人的首次宇宙挑战,”戒斗念出了那个最近频繁出现的新闻标题,“果然是你。”

“没办法,那可是宇宙啊。”

凤剑将手背到脑后,他的眼睛发亮,一如很多年以前。

“无论何时何地,宇宙都在召唤着本大爷去创造传说。我的名字总有一天会被刻在星空之下,为全宇宙所知!”

凤剑从小到大的梦想都未变过,正如戒斗也一直坚决而果断地走在他认定的路上一样。不需要互相认同,只要知道对方仍在坚持便已经足够。

他们几乎从未和平相处过,却始终承认对方作为对手的资格。

——不是朋友,不是竹马,称得上冤家路窄,算得上狭路相逢,大概最后也只能道一声孽缘。

凤剑把手中的东西扔给了戒斗,那是最后一枚游戏币,关乎着至关重要的第两百次对决的胜负。

“当作临别礼物吧,下次见面的时候,再一决高下。”凤剑停了一下,又笑了起来,“不过看在本大爷可能再也回不来的份上,这局就算我赢吧。”

“想都别想。”

戒斗简短地拒绝了他。

“再见了。”

在最后,凤剑朝他挥手。

“我的……”

他停顿了一会儿,最后的最后也没能给出一个称呼。

于是他更加用力地挥手:“再见了,戒斗。”

嗯,再见了,凤剑。

戒斗在心里回答了他。

——“你就当个在街头卖舞的小混混吧,本大爷可是要去宇宙开创传说了!”

不,等等,还是不能这么轻易地说再见啊……凤!剑!






那个时候的凤剑还只是人类凤剑,还没有得到能够令人永生的凤凰剑玉。

那个时候的戒斗也只是人类戒斗,没有遇到过长着奇怪果实的森林,更不要说大家以后都会抢的金果子。

他们谁也没有想过,会这是为人的最后一次见面。


此一去,天高海阔,后会无期。








—END—




再相见,沧海桑田,故人不再。




(划掉)一个冰冻一个变树(划掉)

其实就是正文里一句话的扩写:
“他走之前不忘专程去戒斗那里告别,你就当个在街头卖舞的小混混吧,本大爷可是要去宇宙开创传说了。
于是凤剑那天差点没登上飞船,因为戒斗带着人追杀了他半个泽芽市。”

都知道这篇后面发生了什么吧……

划个不算重点的重点:“为人的最后一次见面”
虽然有后续见面但是这句也不是谎话()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