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树鸡】孽缘(二)

拉郎cp:驱纹戒斗×凤剑(无差)

与原著设定有差异/bug/重度ooc

解禁一下之前印本的那篇,有点长会分段日更

第一篇已发布,传送门:




02

驱纹戒斗和凤剑结伴的宇宙旅行,放到过去是很能吓到一堆人的,比如说他们的小弟。

戒斗老大!凤剑老大!居然一起……!

……等等这好像也挺合理的,果然我们只需要祝他们幸福就行了。

戒斗和凤剑同时用意念揍了一顿幻想中的小弟。

 

实际上,他们相处的还算和谐。戒斗寄人篱下虽不符合他的强者美学但是每天都有机会嘲讽一下睡美人小鸡仔,凤剑虽然一醒来就自带外挂但是唤醒他的同伴们也很不符合他的成功美学,这样一对比,身边这个嘴毒但是知根知底而且三观相似的老对手亲切了许多。

大不了嘲讽回去呗,不就是个抢果子都抢不过人家的小树苗。

 

“你说什么?”

“说的就是你,小树苗。”

凤剑一边说一边把戒斗的本体从球玉里放出来,栽到这颗星球的土地里汲取养分。

虽然球玉能够维持戒斗的身体,但是植物还是经常要出来透透气。于是凤剑隔三差五的带他去其他星球转转,照他的话来说,全宇宙都是本大爷创造的传说,本大爷只不过是到后花园里转一圈随便植树净化空气。

“不容易,冰柜里的小鸡仔终于长大了,都学会啄人了。”

“驱纹戒斗,你信不信我放火烧树。”

“不信。”

凤剑被呛了一下,不得不停止了这个话题。他还真不敢,毕竟事后还是得他去跟那帮九连者借球玉来修复烧伤。

 

“喂,”他盘腿坐在树下,抬头仰望瞬间撑起树冠遮蔽了一片天空的树木,“小树苗,当初抢你果子的那个到底是什么人?”

“是个天真又单纯的傻瓜,蠢到无可救药。”

“就这样你还认输?”

“承认失败也是强者的品质。”戒斗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能够战胜我,他也有他的强大之处。”

凤剑沉默了一下,他稍微有些不爽。在他久远的认知里,他永远都是和驱纹戒斗相提并论的,而现在竟然有能让戒斗服输之人。

如果有机会见到那个姓葛叶的小子,就把他打个半死吧。

遥远星球上的神明大人打了个喷嚏,而轻描淡写就定下这样计划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妄想起踩着葛叶大肆嘲笑戒斗的畅爽场景。

 

凤剑挑的地方靠近海边,海风将叶子吹得沙沙作响,戒斗的虚影坐在枝桠上闭目养神。凤剑也舒服地躺在树下,浓密的树冠遮挡住了不算太强的阳光。

养棵树的好处就在于这里了。

 

“哪里来的愚蠢的人类,竟然敢擅闯本代官的领地,做好偿命的准备了吗!”

可惜,总有不长眼的跳出来打扰这片宁静。

 

“养分吸够了吗?”

凤剑懒散地睁开一只眼,问树上的人。

“还没有,再等一会儿。”

“喔,不用着急。”

 

“喂你们太过分了!”被无视的代官气到跳脚,“居然敢无视本代官大人!”

“鸡仔,他在喊愚蠢的人类,你去吧。”

“树苗,这个时候你才承认自己不是人吗?”

一人一树又有翻起了黑历史的趋向,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拼命蹦跶的代官。

弱者并没有需要注意的价值。

 

“不过是两个无名小卒,竟敢如此嚣张!”

代官几乎感到委屈了,凭什么这两个人在他的地盘上表现地比他还悠哉。

“你知道他是谁吗,”戒斗的眼神突然一凛,“我旁边的这只鸡仔可是一统宇宙的宇宙联邦大统领,抬抬手就有五百万的军队碾压这个星球。”

“宇,宇宙联邦大统领??”

“说出来不要被吓死,”凤剑立即跟上,“这边的这株树苗是传说中吃下了黄金苹果的圣树,挥挥树叶就能遮住半个宇宙。”

“圣,圣树??”

看上去智商就不高的代官愣了半天,终于醒悟到这两个家伙是在耍他。可惜作为一个点数全加在武力值上的普通代官,他最多会喊两句Jark Matter万岁,是怎么也说不过这两个在日复一日的斗嘴皮中功力大增的家伙的。他只好将满腔愤怒投入到战斗中,带着一队小兵气势汹汹地打上去。

 

凤剑总算睁开了另一只眼睛,站起来摆出战斗的姿势,权当作是活动身体了。然而在他的手碰到武器之前,代官的一道远程攻击竟然已经到了——作为一个代官他总得有点亮眼之处是吧。

来不及闪避了,只能以攻代守,只是这一道多半要挨下来了。

凤剑在电光火石间作出了判断并拔剑挥出火焰,甚至有余力想到唯一的麻烦是又要被旁边的那棵树记一笔了。

然而被他念着的那棵树,繁茂的枝叶迅速移动,很是巧妙地帮他挡下这一记,同时恰好给他的攻击空出了位置。

被打落的树枝落地的时候凤剑愣了一下,他也曾经和戒斗并肩对敌,在他们还年少的时候。起因好像是隔壁市的老大带人挑衅什么的。那次他们难得站在同一战线,竟也是合作无间酣畅淋漓,他甚至想过其实也是可以和这家伙做朋友的嘛。

都过了这么久这么久了,他们居然都还记得如何合作,如何去配合对方。

“战斗中走神,是又想被冻起来吗。”

戒斗不耐烦地喊醒他,同时站在树上居高临下地一挥手,蹿起的藤条绑住了两个跑得快的杂兵。

凤剑掏出球玉安在剑盾上,难得没有反驳。

 

“我决定了。”凤凰士兵浴火变身,周身气势骤然一变,“你们就成为本大爷的传说中最惨烈的一页吧!”

 

那天凤剑拎着剑追杀了代官半个星球,再次重现了单人砍Moraimaz的传说。他回来的时候戒斗已经百无聊赖地坐在地上看海了。

“那些打伤你的家伙我已经干掉了。”他这么说着,少见地没带上口头禅和自称。

下面要说的话更不符合他的性格,但是还是要说。很多年前他没说,很多年后他终于觉得不说不行了。

“戒斗,谢……”

“某只鸡仔因为大意没有躲过杂鱼的攻击这件事我已经记下来了。”

……果然还是放火烧树吧!

“树苗,胳膊断了疼不疼,感谢本大爷给你报仇吧,这一段会好好写进我的传说的。”

 

没有缘由的,凤剑觉得戒斗知道他要说什么,他也知道戒斗为什么要打断他。

这些和刚才的一样,都属于他们不宣于口的默契。

所以说,孽缘啊。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