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真剑金红】 人鱼

小美人鱼爱上了王子,用自己的声音和巫婆换来魔药。她喝下魔药,鱼尾变成人类的双腿,每走一步路,脚都会像刀割一样疼痛。

他还记得幼时看到这个故事的绘本,满不在乎地向身边的玩伴抱怨小人鱼有多么傻,竟然只为了见王子一面就抛下所有。

最后一个符咒被小心地画上,他整理好衣服,仔细地拉平褶皱,好盖住更多的皮肤。

其实没有必要的,隐形符咒已经起了作用,没有人能看破他身上的文字之力。

但是他要去见的是那个人,他的青梅竹马,他发誓要守护的对象,强大而高贵的殿下。在那个人面前,他总觉得无处遁形。

原谅我吧。

他踏进重重结界守护着的古老庭院,老爷子在屋外不满地瞪着来迟了的他,和过去一模一样。于是他也像小时候偷偷摸进这里找人玩一样,嬉皮笑脸地混了过去。

没有人知道他每往前走一步的感受,三重符咒疯狂运转着,堪堪与外界的结界持平,让他能表面无事地踏入这里。

火燎般的疼痛从指尖蔓延开来,这是他的代价,任何方法都无法消弭。

就和小人鱼一样,异类想要见到人类总要牺牲许多。

当疼痛布满全身,仿佛身处熊熊燃烧的火焰中一样时,他抬头,看到了他一切行为的根源。

“哟小丈,抱歉,我来迟了。”

端坐在上首的人朝他微微颔首,眼中闪过只有他能看懂的笑意。

啊啊,就是这一刻。

他在下面坐下,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人。

谁又能说小人鱼傻呢,他终于切身体会到了小人鱼的感觉,为了现在这一刻,要他付出任何东西都可以。

只要可以,见到你。



生活在大海深处的小人鱼,对海面上的世界充满了好奇。终于在15岁生日那天,她被允许浮上海面,看看外面的世界。

他从三途川的浅滩上站起来,水面狰狞的倒影提醒着他死前的一幕幕。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自堕外道的人类了,救了他的同类坐在石头上拨弄着三味线。你又是因着什么执念呢。

不行……

强烈的不甘涌上他的心头,记忆中的情感被无限放大。

我要回去,我要见他!

那就去吧。

悲凉的乐声停止了,那人背着三味线走向河川正中的大船。

风将他宛如叹息般的声音送了过去。

若是放得下,便不是外道了。

小人鱼爱上了人类的王子,她抛下一切,去陆地上找寻她的王子。

“你是……源太吗?”

“居然还记得我啊。”自称是第六名真剑者的不速之客解除了变身,“好久不见啦,小丈!”

与阔别多年的竹马以这种意想不到的方式重逢,丈瑠下意识地接住扑过来的源太。他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唇边却已经不自觉地漏了一丝笑。

于是他就这么忽略了刚看到源太时的一丝违和感。

“我好想你啊,小丈。”

人间界的阳光和丈瑠身上的文字之力一起夹击着他,属于外道的身体几乎被灼伤。

但他依旧紧紧抱着丈瑠,这是他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啊,他舍弃生命才得以相见的人。

绝对绝对不会放手的,无论怎样的代价都要留在他身边。

作为获得双腿的代价,小人鱼饮下了魔药,失去了动听的歌喉。同时每在陆地上走一步,她都感受到刀割般的疼痛。

抱着刀的白衣武士在他的摊子上坐下,仔细地打量寿司摊的老板。

卖寿司的,你竟然真的消除了外道的气息。

你不会想知道怎么做到的。

他把寿司和清酒给客人呈上,脸上的笑容不变。

真是无论何时何地都有这样愚蠢的人啊。

白衣的武士默默给自己斟上酒,不再言语。

最后结账时他丢下一个瓶子。

大夫托我给你的。你的寿司很好吃,我还想多吃几次。

三途川的河水啊,寿司摊的老板晃晃瓶子里深沉到漆黑的液体,毫不犹豫地饮下。

符咒下快要干涸的皮肤终于得到了滋润,在外人看不见的地方慢慢恢复了活力。

死过一次的人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只靠着执念挣扎着活在人世的边缘,这就是外道吧。

小人鱼把姐姐们用头发换来的剪刀扔到海里,最后吻了吻她心爱的王子。

第一次给自己画上符咒时他痛得几近昏厥。文字之力与外道之力,两种相对的力量在他身体上激烈地斗争着。

他咬着牙继续画了下去,一层遮掩气息二层抵消伤害,三层隐匿咒痕。纵然他在文字之力的运用上堪称天才,最后也足足画了三重符咒才把自己变成可以接近那个人的体质。

丈瑠,他念着那个人的名字,心中一片柔软。

不能按照约定成为你的武士了啊,作为补偿,在终末的那一天到来时,他会悄无声息地化成泡沫的。

所以,请宽恕我吧,宽恕隐藏起一切,以非人之态跟在你身边的我吧。

第二天,人们找不到小人鱼了,只有船边的海浪上跳动着一片白色的泡沫。

“源太呢,源太去哪里了,你们有看见他吗?”

莫名的焦躁涌上心头,丈瑠再也忍不下去,一个人冲出了志叶家。

他最后只在河边看到了空荡荡的寿司车。

要说其他什么的话,那天的河上飘着一层泡沫,在夕阳的映射下闪着金色的光,真是美丽极了。








—END—







【彩蛋】

“源太。”

丈瑠是在两个世界的交界处找到源太的,他的背影看上去那么孤单,仿佛下一秒就要彻底消失。

要说的话在脱口的一刹那变成了道歉。

“对不起,我骗了你们所有人。”

“你在说什么啊,小丈。”

源太一只脚已经踏进了三途川。他回头看向丈瑠,没有惊讶,被丑陋的外骨骼覆盖着的脸上露出一个哭一样的笑容。

“我才是向你隐瞒下一切的骗子啊。”









写其他东西的时候想到的脑洞,想写【冒着极大代价去见丈瑠的源太】,然后逆推出了这个梗。
源太在见到丈瑠之前死了,死前因为执念堕了外道,然后隐藏身份继续待在丈瑠身边。差不多是这样的设定,具体细节都是bug。
彩蛋是我臆想的另一种展开,骗子殿下和他的外道竹马,不也挺般配的【】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