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徒然喜欢你

*送给()太太的《【综特摄】游戏病》的长评番外,主九梦,存在XJB拉郎,慎入
*梗来自新番《徒然喜欢你》





九条贵利矢第七次对着书皱眉。

“怎么啦?”坐在他对面的宝生永梦托着下巴望着他,虽然身为被辅导的那一方,他却看上去悠闲多了。

“夸下海口来主动辅导我的九条医生,原来连基础都忘光了吗?”

法医放下了手中的儿科精讲,不得不承认术业有专攻。

“既然这样,我还是去请教老师......”

“都说了我帮你辅导!”听到某个名字的法医立即坐直了腰,“来,就从这本人体解剖讲起。”

宝生永梦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和贵利矢交往快三个月了,关系发展得十分迅速。他甚至将贵利矢介绍给了自己重要的家人,尽管他的家人似乎对贵利矢有些意见,但是永梦乐观地相信他开明的家人们最后一定都会接受他的。

毕竟是他选择的人啊。

他抬头看正在尽心尽力讲解的贵利矢,大约是终于说到了和专业相关的话题,对方难得的隐去了平日的漫不经心和不着调,变得认真起来,这让熟悉的恋人又增添了几分难言的魅力。

永梦本来只是想偷偷瞄一眼,最后却完全移不开眼了,直到猝不及防地与贵利矢的眼睛对上抓了个正着,他才慌乱地收回了视线。

“名人看上去很轻松嘛。”贵利矢眯着眼观察了他一会儿,永梦心虚地不敢看他。

“那么,复述一下我刚才讲的内容吧。”

“......贵,贵利矢”

“嗯?”

“抱歉!我没听讲去。”

永梦双掌合十举过头顶,认错态度十分诚恳。

他等了许久都没等到贵利矢回应,永梦又忍不住抬头去看——

贵利矢的脸不知何时近在咫尺,他抬头时嘴唇恰恰擦过对方脸颊。

“!”

永梦受惊地一退,身子朝后仰过去,在快要摔倒前被贵利矢及时抓住了。

“过了这么久,名人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你也是一点没变,六岁的九条贵利矢小朋友。”

永梦没好气地回敬了他一句。

“不,有的东西是变了的......”

贵利矢的声音暗哑下来,他抓着永梦的手还没放开,又顺势压了上去。

形势相当不妙了,书本掉在地上,永梦的背抵在了床铺边缘,来自恋人的吻让他无暇去思考其他。

“我说啊,两个成年人共处一室却只盯着书本,是不是太不现实了?”

“喂,这里可是我家。”永梦从贵利矢的束缚中挣扎出来,呼吸都还没有平缓过来,“哥哥他们都在楼下……”

“是,是,这里是你家,你的房间。”贵利矢继续亲吻着他的面颊,“机会难得,不做一次吗?”

“……贵利矢……你是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

“那就算我突然兴起吧。”

没人在意地上的书本了,这场辅导的两个主角已经成功滚到了床上。

“难道你就没想过吗?”

贵利矢在身下人的耳边低语,满意地听到了恋人的喘息声。

气氛正好——然而——

“我做了点心……啊”

卧室的门被推开了,有人端着盘子进来,很不巧地正对上这一幕。

也许一般人会赶快退出去关上门,但是现在站在门口的这一位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不是一般人。

他只是微微一愣,然后毫不滞涩地继续说了下去。

“是你爱吃的小蛋糕,配了新做的果酱。”

他视若无睹般地将盘子放在桌上,姿态优雅,礼仪完美,让人挑不出一点错。

“哥哥……”

永梦缩在贵利矢身后不敢冒头,也许此时只有他能看出他那全知全能的哥哥花了多大力气强行压下怒气。

“是我打扰了。”

行之天道总司一切的男人悠然起身,甚至把地上的书捡起来放回了原位。

“医院的考核是下周吧,永梦,你可要努力了。”

这么说着的天道总司轻轻带上了门,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紧挨着永梦的贵利矢。

“完了……”

永梦哀嚎一声,倒在床上。

“哥哥上次这么说的时候,我一个星期都没睡好觉,从早到晚都排满了课程,简直是地狱补习!”

“名人……”

“都是你的错。”

永梦从被褥中抬起头,控诉一般指责着,眼角都带上了点红色,看上去委屈极了。

也实在太可爱了。

贵利矢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重新纠缠上去了。

“唔……!等等……怎么又来……”

“反正你哥哥已经走了。”贵利矢舔上他的耳垂,“在落入地狱之前及时行乐吧——”

“——哦?这么迫不及待地想感受一下地狱啊。”

门不知何时又被推开了,穿着黑色皮衣的男人靠在门框上,声音冷得能冻成冰。

“老师!”

永梦下意识地想站起来行礼,却忘了自己身在何处,硬是刷新记录在床铺上摔了两跤。

“您,您怎么来了……”

大道克己半响没说话,沉默地注视着欲盖弥彰地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正式一点的傻徒弟。

“我希望你还记着书上关于疾病传播途径的记载。”

一个小盒子砸到了永梦手边。

“对了那边那位法医先生,希望你有时间到风都做客,我会好·好·招·待·你的。”

门又被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间里只剩下永梦和贵利矢对着大道克己,也就是永梦的老师留下的小盒子发呆。

“……”

“……其实我带了。”

“闭嘴。”

永梦痛苦地捂住脸,深呼吸——深呼吸——

“老师为什么专门过来送这个啊啊?!!”

“可见他还是很贴心的。”

贵利矢盯着那盒避孕套,讲了个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

他同时心中下定决心以后能离风都有多远就多远。

“那还做吗?”

“……做。”

永梦自暴自弃地把头埋进枕头里,破罐子破摔地应了下来。

“哥哥和老师都看见过了,总不会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吧。”

贵利矢轻轻笑了起来,他在永梦旁边躺下,手指间夹着来自大道克己的慰问品。

“说得对,总不能浪费你老师的一片心意。”

他伸手关了灯,在黑暗的掩护下重新吻上身旁的人。

事不过三,及时行乐。

然后三就来了。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暗。”带着沙漠热气的风吹了过来,有人抱怨着推开门,“天津四那家伙是不是又开错门了。”

他身后的电车响起鸣笛声,永梦忽然全身一僵。

“谁把灯关了……”那人摸到了门边的开关,灯又亮了起来,樱井侑斗和床上的两人面面相觑。

“………………………………。”

“永梦?”

“是我。”永梦颤巍巍地抬手示意,“真是巧遇啊。”

从反应上来说,樱井侑斗算是最正常的,他震惊得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

“您听我解释……”

“不用解释了。”樱井侑斗不知从哪儿掏出腰带系上,手往卡盒伸去,“放心,我这就把你救出来!”

“等等别!!侑斗先生冷静!!千万不要变身!!!”

永梦这回什么都顾不上了,连滚带爬地蹦下床,死死按住了侑斗想刷卡的手。

救命!这卡要是刷了,克己老师真的会把自己丢进地狱的!

“他说得有道理,侑斗,这里交给我吧。”

大道克己不知道从哪儿又冒出来,没收了侑斗的卡盒,同时冷笑着按下了手中的记忆体。

“家丑不可外扬,还是让作为兄长的我来吧。”另一位大神也跟着进来了。

然后在场的三位家长不约而同地把矛头对准了九条贵利矢。

“奶奶曾经说过,敢对永梦下手的,一律打死。”

九条贵利矢从未想过有一天会遇上这样的骑士大乱斗,但是为了爱情,真正的男人什么都敢面对。

“名人!”

暴走机车瞬间变形完毕,开足马力带着永梦从窗口一跃而下。

为了爱情,真正的男人当然是……带着心上人赶紧私奔啊!

前提是能跑赢时间电车和clock up:)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