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路边捡到来路不明的天才儿童!—1

※build片场,插入了某位和build相性很好的小朋友
※小朋友是主角,小朋友有cp的,小朋友的cp后面出场
※原则上不含build相关cp
发点东西证明活着,避免十月零产出【】
就是觉得这位小朋友非常应该来build片场玩所以写了!!




桐生战兔是在咖啡馆门口捡到那个孩子的,后来据老板所说,正是当初他捡到战兔的地方。

那时战兔刚刚结束战斗,带着刚回收的bottle往基地赶,也许是因为下着雨的关系,他的脚步放慢了。天才物理学家站在雨里难得茫然了一瞬,脑神经飞速调动了起来,时间不断地往前翻,最后止步于他靠在墙边,狼狈地在雨中抬起头的那刻。

那就是他记忆的起点。

虽然现在他过得算得上相当充实,此起彼伏的战斗和谜团充斥着生活,让他甚至无暇回想过去。但是在某些时刻,譬如现在,他蓦然一回首,仍然感觉自己站在漫长隧道的风口,巨大的杂音从头顶碾压而过,身前与身后都只有无尽的黑暗。

孤独的情感格外强烈,桐生战兔突然异常渴望与别人,某个人进行交流。物理公式在他脑中徘徊着,只有学术的海洋能让他暂时忘却一切烦恼。

然而不幸的是,桐生战兔是个天才,他还没有遇上第二个和他处在同样智商和知识水平的人。

所以他更加孤独了。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裤脚被拽住了。

屋檐下蜷缩着一个男孩,看上去只有七八岁大小,他披着样式古怪并且已经破破烂烂的黑袍,身上到处是伤痕和泥点。

这个孩子光是粗略一扫就能看出已经虚弱至极,但是攥着战兔裤脚的手却异常用力。

在战兔低下头看到他的时候,他另一只手抓着块石头,在地上画了起来。

他画出了战兔,或者说假面骑士build在方才那一战中骑士踢的抛物线。

还没等战兔讶异地喊出声,他又飞快地在图表上打了个大大的叉,然后在旁边画了另一道弧线。

做完这一切,他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倒了下去。

石头咕噜咕噜滚落在地,被另一个人捡起,在新画的弧线旁写下一大串公式。

战兔聚精会神地蹲在图画前,字迹因跟不上思考的速度而显得潦草。他嘴里念念有辞,眼睛越来越亮,心中的答案呼之欲出。

“……这样,改变角度之后,效果提高……27.5%!!”

世间难寻的天才站在地上的大片涂鸦前,浑身被淋得湿透,人却几乎情不自禁地要唱起歌来。

他很是为这酣畅淋漓的计算心情澎湃了一会儿,才落后很多拍地意识到自己忘了什么。

桐生战兔手足无措了片刻,然后猛然醒悟抱起昏倒在墙角的孩子冲进了秘密基地。

等因淋多了雨而在见到美空后也立马倒了的战兔清醒过来时,他捡回的那个孩子就裹着毛毯坐在床边看他。

美空超出人设地端着热可可过来,给一大一小两个病人各塞了一杯,甚至更加超越人设地对着战兔温柔一笑。

“你从哪儿捡来的,”美空向他示意旁边一直沉默着的小人,“真是跟你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什么意思?”

战兔尚未搞清眼前的处处反常,他茫然地看向床边的男孩,他正抱着杯子,很专注地一小口一小口喝着可可。

“名字,年龄,住所,家人,经历……统统不知道!”美空一扬手,“上一次遇到的这种类型的落难兔子现在正在床上躺着呢。”

“……不知道?……他也……?”

“记不起来了。”

落难小动物二号放下空杯子,终于说出了战兔视角的第一句话。

“现在要怎么处理呢,这里可养不起第二……”

“27.5”

稚嫩的童音中还残着点过度虚弱的沙哑,那个孩子炯炯有神地盯着战兔。

“27.5!!”

战兔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

“留下!他当然要留下!!就凭这27.5%!!”

“……”

美空半响没言语,她盯着战兔,满眼的欲言又止。

“……你这么坚持的话。”

她最后丢下这句转身就走。

这反应实在不同寻常,饶是战兔也愣住了,最后还是身处矛盾焦点的失忆儿童又拽了拽他。

“名字。”

“我的名字?”战兔弯下腰,平视他捡回来的这个孩子。男孩的脸颊还带着点婴儿肥,个子尚未到他一半高,完全想象不出那条精妙绝伦的弧线出自这样小的孩子之手。

“桐生战兔。”

“你来给我起,”那孩子微微抬高了下巴,带上了几分颐指气使,“一个名字。”

“名字啊……我不太擅长这个。”战兔说了实话,他其实非常感激老板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名字,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很适合。

或许他的真名都没这个好听呢。

“原来的名字,真的不记得了吗?”

男孩犹豫了一下。

“……亚……记不清了……”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眼睛也垂了下去,盯着自己的脚尖不再言语。

有某种战兔很熟悉的情绪从男孩身上散发了出来,这让他迫切地需要马上说些什么出来。

“亚当,就叫亚当怎么样?”

“……亚……当?”

“嗯!”

“好……我是说我允许了!”

语气别扭地在中间转了弯,现在名为亚当的男孩赶紧摆出一副高傲而矜持的模样点点头,却因为年龄的关系显得异常可爱。

战兔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然后在不知道为什么脾气意外大的小朋友生气之前搬出自己的一堆专业书籍堵住了他的嘴。

他理所当然地觉得亚当会看得懂,甚至带上了一点期待。

事后他更是顺手用“已经知道了build的秘密”为理由强行留下了这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养一个小孩子并不费事,老板在盯着战兔的脸看了半天之后答应了。

直到睡前洗漱,桐生战兔才意识到美空和老板诡异眼神的来源。

他的脑门上被人写了一个大大的27.5,脸颊上则是那道他已经很熟悉了的弧线,始作俑者不言而喻。

“……那小子忘记画数轴了”

天才喃喃着,握着牙刷在脸上添了两道。




—TBC—




待会儿还有一更!
小朋友的出处tag先打问号了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