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鹫尾风雷】安全距离

*西都兄弟骨科,年上。大量私设妄想,慎入
*跪求官方打脸别太痛
*送给 @安利羊 !!生日快乐!!



鹫尾风和鹫尾雷之间,永远保持着一段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安全距离。

在他们刚被难波重工收养时,兄弟俩被编入了不同的组,每天唯一的交集是在食堂。用餐时间是不允许说话的,他们迅速而安静地在人群中找到对方,交换一个眼神,然后低头沉默地吃下自己的那份食物。偶尔在对方身上发现受伤的地方,眼神交流会稍微多停留一会儿。这个时候,他们的安全距离是能每天能看到对方。

到后来,训练渐渐严格起来,他们不再是每天能遇到。有时候即使遇到了,却连对视的时间都没有。他们开始学会感知对方的气息。也许是血脉相连的缘故,他们仅靠细节就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和状态。心跳可以感显示身体状况,呼吸的均匀可以感知疼痛程度,体温也能表现一个人的健康状态,他们不自觉地把课堂上所学到的东西运用到了对方身上。在鹫尾雷因为听到了不正常的心跳声忍不住回头看了一次,被教官惩罚之后,鹫尾风学会了调匀自己的呼吸,控制心跳的频率,尽量让自己每时每刻都表现得正常。他们就这样严格地维持着能感知到对方的安全距离。难得有一次,他们在医疗室外等待治疗的队伍里排在了一起,鹫尾雷就站在鹫尾风后面。他们静静地听着对方的心跳声,谁都没有说一句话,鹫尾风甚至连头都没回。

他们并不确切地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一切都出自本能。

等他们再长大了一点,训练营里也淘汰了一半的人。剩下的人在某天被集合起来,第一次见到了每日上课都要念诵的那个人,难波重工的会长,难波重三郎。他们在那位老人面前进行了一个简短的宣誓仪式,成为了正式的难波童子。难波重三郎看上去很是亲切和蔼,与他们每个人都单独相处鼓励了一会儿。轮到鹫尾风的时候,老人笑眯眯地拉着他的手,指向对面的鹫尾雷,问他还记不记得自己的弟弟。

那是鹫尾风这些年来第一次可以光明正大地打量他的兄弟,他发现弟弟已经比记忆中的模样长高长大了很多,眼神也变得凶狠起来,唯一令人欣慰的是身体上没有明显的伤痕,看上去过得还可以。

不记得了。他漠然地摇摇头,与鹫尾雷对视,对方眼中也是一样的冷淡。

难波会长笑得更满意了一点。他摸摸鹫尾风的头,柔声告诉他以后要好好照顾弟弟。

是!他并拢双腿,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完完全全接受命令的姿态。

拄着手杖的难波会长点点头,朝身后的随从做了个手势,走向下一个孩子。鹫尾风也站回队列,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和身边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

仪式之后,又有一批人被筛选了出去。剩下的人待遇明显提高了,不会有太危险的训练,伙食住宿也比以前更好了。他们后来得知,那些留下的人才是真正的难波童子。

鹫尾风也获得了一个新的宿舍以及一个新的舍友,他的弟弟鹫尾雷。

开始的三个月除了日常必需的交流,他们没有多余的动作和对话。互相之间的称呼虽然变成了哥哥和弟弟,却只是完成命令般的敷衍。其他一切都和以前一样,看上去真的是多年不见已成陌生人的兄弟。

三个月之后的一个晚上,夜晚恰逢雷暴雨,窗外阵阵雷声雨声。鹫尾风毫无睡意,躺在床上睁大了眼睛,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感受到有一个人在慢慢接近他的床铺。他一动没动,因为那道靠近的气息再熟悉不过。

“哥......哥”

略微嘶哑的声音带着迟疑和不熟练,还有隐约的渴望和亲近。

“哥哥”

鹫尾雷又唤了一声,声音坚定了起来。

鹫尾风突然眼眶一热。他被教育了那么久他只是把兵器,久到连他自己都接受了这个设定,认为自己真的是个不需要感情的兵器。弟弟只用了一声呼唤,就让他内心的信仰轰然倒塌,溃不成军。

他紧紧地抓住鹫尾雷的手,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

那夜鹫尾雷睡在了鹫尾风的床上,他们互相拥抱着对方,就像很多年前突遇车祸的他们被父母护在身下,两个惊恐的孩子不知道要怎么办,只能在黑暗中紧紧地抱在一起。

实际上他们谁都没真正睡着,一边贪婪地享受着久违的重逢,一边担心过于沉溺其中失去警惕。

快睡吧,鹫尾风哄着弟弟。鹫尾雷只是抓着他的衣襟,固执地摇摇头。

哥哥睡吧。

我不用,鹫尾风顿了顿,你明天还有体能训练。

鹫尾雷不说话了,他又盯着鹫尾风看了好一会儿,才合上眼,呼吸均匀地睡去。

非常不可思议,他们明明多年没有交集,此时此刻的对话却和世界上任何一对普通的兄弟没有区别。

这是他们最幸福的一段日子,明面上的平淡和私下里偶尔的亲密,不远不近的距离令人安心。

鹫尾兄弟是同时被改造的,星云气体注入体内,带来撕裂身体般的痛楚。鹫尾风一边分出心神去注意另外一边的动静,一边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

弟弟会担心的,他想着,生生咬碎了一颗牙。

从机器里出来之后他们被安置在封闭研究室里,身上插满了线,外面的科研人员观察着实时的数据。他们躺在并列的两张床上,安静地听着对方的心跳声。

之后他们成为了凯撒系统的着装者,以西都兵器的身份活跃在前线。虽然受到的注意和监视更多了,两人的安全距离却意外地缩小了,必须两人共用的星云枪使他们每时每刻都要保持伸手就能传递的距离。距离缩小了,鹫尾风却开始不安了。假面骑士虽然拥有着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压倒性的力量,但是在假面骑士之间,凯撒系统的优势并不明显。那个同为西都兵器,实力稳稳压制他们的Rogue就是个例子。

不知道哪天就会死去,这样的阴影逐渐蔓延上鹫尾风的心头。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他并不害怕死亡,但是弟弟呢,他死了之后弟弟会怎么样,或者......如果弟弟在他面前死去......

这样的不安扼住了他,他开始常常越过安全距离,私下里牵手和拥抱的次数渐渐增多。他坚持让鹫尾雷先使用星云枪变身,哪怕只是比他先着装几秒,在战场上也会更安全。

代理战之前的那个晚上,他甚至试图说服率先出战的鹫尾雷直接使用Hell Bros。

Rogue是一定会赢的,所以我们两人只需要赢一场。你首场得胜难波会长也会高兴......

哥哥,鹫尾雷打断了他,你不必这样的。

没有会长的命令,Hell Bros不能随意着装。不用担心我,我会赢的。

可是......

哥哥!鹫尾雷的声音强硬了一点。你我都知道输掉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一阵短暂的沉默,鹫尾雷突然叹了口气。他不像鹫尾风那样会用脑,他的战斗风格简单直了,人也是如此。但是对于他最亲密的兄弟,他再了解不过了。

我也想保护你啊,哥哥。

我知道你一直在担心我,可是你知道我也在担心你吗。我也不想......看着你死去。

鹫尾风紧紧抓着鹫尾雷的手,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他头一次如此痛恨,痛恨这个世界,痛恨让他们成为兵器的难波会长,痛恨不能保护弟弟的自己。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他最后吻了吻弟弟的额头,我保证。

我会尽我一切去保护你。如果你不在了,我就去另一个世界找你。

所以不用怕,战斗下去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代理战的第一场,鹫尾雷不敌猿渡一海,惨败下场。

在旁观战的鹫尾风全程紧握着拳,看到鹫尾雷倒下时,更是抑制不住地上前一步,也就没有注意到身后老人眯起的眼睛。

鹫尾君,兄弟友爱是件不错的事啊。

他准备上场的时候,难波会长突然出声。

鹫尾风垂下眼睛,没有回答。

别紧张,看到孩子们感情好我也很高兴。但是,如果干扰到战斗的话......

会长的声音轻飘飘的,却重重地压在鹫尾风的心上。

不会的,他抢先开口。弟弟的失败就由我来弥补,我会为难波重工取得胜利的。

嗯,老人挥挥手,去吧,给你使用Hell Bros的许可。

失败也不要紧,我会让你弟弟代为受罚的。所以作为一个好哥哥,可要努力了哦。

难波重三郎面容宽厚,说出的话却残忍到了极点。

鹫尾风低着头走到战斗场外,鹫尾雷在那里等着,将星云枪和Gear Engine一起递给他。

抱歉,哥哥,我......

没事,我会赢的。

他打断弟弟,拿着装备直接从他身边走过。

他一直都没有抬头,是怕里面沉淀的情绪吓着弟弟。

愤怒,不甘,恨意,复杂的情绪在他眼中翻滚着,最后融合成孤注一掷的疯狂。

“润动。”

不择手段......一定要赢!

“如果我输了,弟弟就会被处决。”

他其实没有说谎,只是弟弟......还什么都不知道而已。

对面的敌人露出显而易见的动摇,挥拳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对于我们兄弟来说,战斗就是一切。太弱的话就会像破烂一样被粉碎,注定要被毁灭。”

他早已失去一切,将身家性命托付于难波重工,但是现在,连那唯一的容身之处都要失去了。

他只有弟弟了。

“为了活下去,只能胜利!”

鹫尾风毫不犹豫,抓住破绽狠狠一击。

令他意外的是,对手竟然真的因为这个主动放弃了战斗,没有再站起来。广播空洞的声音宣布着西都的胜利,他只觉得可笑。

自己人推他们去送死,反而是敌人对他们仁慈。

鹫尾雷朝他迎了上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在那一刻突然累了,扔下星云枪,直接抱住了弟弟。鹫尾雷迟疑地叫了声哥哥,有些不安地挣扎着。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越过了安全距离。

没事的,他喃喃着,已经没事了。

他们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了,只有彼此了。

“我们是兄弟......对吧。”

漆黑的墨色在鹫尾风的眼瞳中蔓延开来。

“嗯。怎么了,哥哥?”

鹫尾雷稍微有点困惑,但还是充满信赖地回答了

“兄弟是要在一起的,我不会丢下你的,你也别丢下我,好不好。”

他把弟弟抱得更紧了一点,这样弟弟就不会看到他的表情。

狰狞的,恐怖的,宛如要将怀中人拽入地狱的恶魔。

“你在说什么呢,我们当然会一直在一起的。”

他的弟弟声音爽朗,没有一丝阴霾,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答应了怎样的事。

这就算获得你的许可了吧。

鹫尾风勾起一丝笑容。

他和弟弟之间的安全距离,不是能伸手牵住对方,不是能看到对方,也不是能感知到对方,而是和对方共处一个世界。

所以,永远和我在一起吧,弟弟。


『既然同生,何不共死』




—END—




病娇哥哥黑化史(×
从TV里看,弟弟比较简单粗暴,哥哥会想得更多,两个人有点脑和手互补的感觉。两个人一般是哥哥拿主意,弟弟意外的很听话,其实相性还蛮好。
这里哥哥本来想的是拼上自己的命也要保护弟弟,我死了都不能让弟弟死,弟弟死了我就跟着他死。最后受刺激黑化了,心态变成弟弟是我的,我只有弟弟了,我死了也要拖着弟弟一起死。
占有欲爆炸的感觉吧。

希望阿东对兄弟俩好点,兄弟关系别破裂就行。最后能一起领便当都是大糖(不
假如真的一起领了便当大概会再写一个True ending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