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浅巧】蛇与狼(四)

在浅仓威以王蛇的身份乱入骑士战争后,几乎是立刻扰乱了局势。这样一个强到离谱,又随心所欲的疯子实在是很难掌控。

北冈秀一来到这里实属偶然,他是跟着秋山莲过来的。他在路边看到神色匆匆的秋山莲,心念一动就跟了上来,没想到居然被带到了王蛇的老巢。

三个人呈现二对一的姿态僵持着,被动那方居然是北冈和秋山。浅仓威可不管来找他的都是谁,有架打就行了,特别是要趁着某个人还没过来的时候。

他嗤笑一声,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掂了掂:“既然都一起来了,那就上吧。”

北冈秀一和秋山莲的脸色都不太好,他们过来不是为了陪这个疯子打架的,更别提这家伙现在跃跃欲试的兴奋样,看上去来不及变身就要这么生身打了。

秋山莲哼了一声,把脸转了过去,他倒是不怕就这么现场打起来。北冈只能内心苦笑一声,他好歹还是个病人,现在却也得抡拳头硬上了。

出乎意料的,浅仓威想起什么似地停住了,犹豫了一下又把棍子放下了:“…还是别在这里打了。”

这可不像那个浅仓啊,北冈和秋山一起纳闷了,有架不打,他那根神经搭错了?

北冈发挥了他作为律师的优越的观察力,注意到了浅仓频频侧视的东西,一台崭新的白色冰箱。

在这个浅仓威的藏身之地,一切东西都是破烂而凌乱的,那台冰箱在里面尤为扎眼。

而且,北冈捕捉到了冰箱旁接上的电线,竟是好好连上的,这居然是一台完好的处于使用状态的冰箱!

就算浅仓在这里躲藏的确需要一些生活器具和储存食物的地方,但是这个冰箱实在是和他太搭不上边了。

为了保护一台冰箱而放弃打架,这就更是天方夜谭了。

还没等北冈从浅仓和冰箱之中琢磨出个一二三四,浅仓已经掏出了卡盒,挑衅般地冲他们晃了晃。

看吧,这果然还是那个战斗狂浅仓威,北冈叹了口气,认命地掏出自己的卡盒——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一个声音冷不丁插了进来,众人一起抬头向外看去。

说话的是个穿着白衣的青年,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拎着一大袋东西,隐约能看见食物的包装袋。他的发型倒是和真司有点像,略长的头发随意地披散着,但是表情可没那么傻白甜。

他皱着眉,一脸我很不好相处的拽样,目光扫过面前的三个人,最后停在浅仓身上。

“在打架?”

一个几乎说成肯定句的疑问句。

“没有。”浅仓威早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卡盒收起来了,双手交叉搁在脑后,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那个青年绕过北冈和秋山,没理会秋山莲“你是什么人的质问”,径直走到浅仓身边。他把袋子随手扔在地上,又瞟了一眼冰箱确认完好无损,才把注意力放到这里剩下的两个人身上。

“那他们是?”

他的眼瞅着北冈和秋山,话却是问浅仓威的。

“他们自己找上门的,”浅仓摊了摊手:“大概,是来找我打架的。”

青年露出了看到麻烦的表情,但是仍保持着正常的交流语气,询问被提到的两个人:“是这样吗?”

“啊,就是这样的。”秋山莲抢先应了,自从刚才被无视起,他的怒气就在不断攀升了,北冈想拉他也拉不住:“你也是骑士吗?”

“算是吧。”青年简单地回答。他像是确定了什么事,再次无视秋山莲的怒火,绕过他们走到门口停的机车旁,从后备箱里翻出一条腰带。

浅仓威的表情变得十分兴奋,若非要顾着那个青年的存在,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大笑起来了。他从一堆破烂里扒拉出个旧沙发靠了上去,舒服地准备观看即将发生的战斗。

青年翻出手机,按下按键。

“5—5—5—”

“Stand by”

“虽然不是你们那种骑士,”带着血液般的红色条状的装甲覆盖了他,金色的面罩注视着底下那两个人:“但是战斗的话,就冲我来吧。”

从未见过的银黑色骑士甩了甩手,摆出了战斗姿态。


FaizVS夜骑&战骑,这场世纪之战意料之中的没打起来。

那边两位骑士已经掏卡盒变身乘着代步车进入镜世界了,faiz还在镜子外边转圈。

“…你怎么不进来?”

“有本事你们出来啊。”

巧不爽地对着镜子喊着。

变身系统不一样就是不方便,他连看见镜世界还是靠摸着王蛇的卡盒。

那两个人显然没想到这种发展,他们面面相觑,只好又从镜子里出来,说好的战斗也不了了之。

浅仓威倒是又跃跃欲试起来,但是巧轻飘飘地瞟了他一眼,眼睛里明明白白写着不准打架四个字。

“你没有契约兽吗?”北冈秀一有些难以置信。

“契约兽?”巧有点纳闷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同时看到了镜子里对着他露出獠牙的巨大蝙蝠和蹲在地上的水牛。他若有所思地回头,看向王蛇身边环绕着的同类型怪物们。

什么时候变成三只了......

“那种东西我当然——”

巧的话音未落,他停在门口的机车凸显存在感地发出一声引擎启动的声音。

机械天马飞快地变形,努力地直起腰,试图让自己看上去高大一点。

“——当然没有了。”

巧的声音无情地落下,机械天马发出一声呜咽一样的摩擦声,乖乖变回机车,缩到了角落里。

“想要吗,我送你啊。”浅仓威看着有趣,也来掺了一脚,“龙,蝙蝠,牛,羊......唔,没有狼啊......”

“你也闭嘴。”

“真过分啊,小狼狗。”

战斗狂的嘴角一垮,意兴阑珊地坐了回去。

“总之,我不了解契约兽啊镜世界啊那一套,那边那个家伙也不会跟你们打的,请回吧。”

巧无视了那些乱七八糟的自言自语,径直下了逐客令。

北冈秀一和秋山莲还没缓过神来,这世界上竟然有能让王蛇乖乖听话,甚至放弃战斗的人?

“起码后半句我绝对不会信的。”北冈察言观色,没忘临走前再补上一刀,“我说,你真的了解浅仓吗?不如试试问他那三只契约兽哪里来的,我们可都只有一只啊。”

他曾经辩护过的客人朝他露出一个凶恶至极的表情,律师先生耸耸肩,见好就收,甚至顺手把秋山莲也拉走了。


“小狼狗今天带了什么。”

浅仓威似乎突然对巧带来的食物产生了莫大的兴趣,一袋袋的翻过去。

“……”

“嘁,又是冷冻的,真麻烦。”

“......”

“喂,下次不如多带点可以直接吃的……”

“给你。”巧把卡盒扔了回去,脸色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之前不是说什么都吃吗。”

浅仓威难得的不知道说什么,脑子就像卡壳了一样。平日里困着他的烦躁感一瞬间变成了加倍的忐忑和紧张,压得他无法思考。

“你吃过土吗?”

他最后问道。

巧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起码,起码土不烫。”

“.…..”

气氛凝固了一会儿,浅仓威的忍耐也到了极限,他霍然站起,直截了当地将巧拽过来。

“打架或者上床,”他抵住巧的额头,目光灼灼,“现在,选一个。”

巧半晌没言语,也没挣扎。

“你呀……”

叹息一样的尾音低了下去。

“不准打架了。”

他再次重复了一遍,然后仰头亲吻了浅仓威。


十一

隔天巧又遇到了北冈秀一。

那人穿着一身西装,带着公式化的笑容,坐在豪华汽车里摇下车窗向他示意。他看上去气定神闲,一派从容,似乎完全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事。

也是很会装的麻烦的家伙。

巧的脑中闪过某张讨厌的脸,对面前人的印象不禁一降再降。

“什么事。”

他语气凶恶得和浅仓有的一拼。

“只是来打个招呼而已。”被这样对待的人脸上依旧带着笑,递出去一张名片,“正好,我家小吾郎也认出你是他经常光顾的洗衣店的人。”

一直坐在司机位上沉默不语的青年向巧颔首致意,巧把他和记忆里的客户名单对上,脸色稍微好了一点。

“如你所见,我是一名律师。”北冈秀一开始介绍自己,“之前恰巧受人所托,给浅仓先生做过辩护。”

“你当过那家伙的律师?”巧总算稍微提起一点兴趣,他再次打量了一遍北冈,发出一声嗤笑,“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

“咳…是前律师。”北冈清清嗓子,拿出一个档案袋,“总之,我今天来还是想再提醒你一下,关于浅仓威的事你知道多少?恕我直言,他到现在为止都还是个通缉犯。这是我那边收集的浅仓的犯罪档案,有些可是相当严重的罪名。”

“我知道的。”巧伸手挡住北冈递过来的东西,他没有收下,也没有推回去,就这么僵持着。

北冈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儿,主动把档案袋又收了回来。

他换了种说法:“那么,你清楚浅仓,或者说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战斗吗?”

“这可是——骑士战争啊,战争这种东西,一不小心就会危及性命的。”大律师揣摩着对方的心态,在他的底线上试探。“浅仓自然也包括在内。”

“......”

巧沉默了很久,直到北冈准备放弃,示意吾郎开车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浅仓那种家伙,”他把手插进口袋,脸色晦涩不明,“那种家伙,死了最好。”





—TBC—




没了!我真的把八百年前的存稿都用了!

稍微说两句:
巧巧不会改变王蛇,王蛇也不会改变巧巧。
这里的巧巧已经看透王蛇的本质,完全了解他是怎样的人,也知道他无法拯救。
巧巧在接受了所有这些前提之后,仍然选择留在王蛇身边。
即使他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