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双tkr】执念

志叶丈瑠x天空寺尊

一个不小心写长了的摸鱼……
好久不写双tkr了,包容一下这个写的奇怪又ooc的玩意儿吧……
没有结尾,不会写结尾(自暴自弃








“丈瑠。”
记忆中遥远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
他眨了一下眼,面前永恒不变的河水变得清澈起来,他看见生前的自己站在倒影里,穿着绣有花纹的和式外套的少年跑过来,笑嘻嘻地拉着他往前跑。
旁边似乎有人喊了一声什么,他俩同时应了一声,抬头望过去。
喊了什么呢,他记不清了。
他只记得那时的天空蓝得过分,阳光也灿烂地让人无法忘却。
还有那个人的笑容,在那之后的很多很多年,都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上。
“丈瑠。”
那个声音又在他的身后响起。
他漠然地回头,记忆中的身影就站在那里。
“丈瑠?”
那个人开始慌张起来,小心翼翼地又唤了一声。
他闭上了眼睛。
三途川这种地方啊,什么都有,也什么都没有。
连自我的意识都快要泯灭,为什么记忆中的人还能这么鲜明地出现在眼前。
“丈瑠!”
有人扑了过来。
不,不是人,这里唯独不可能存在能称之为人的生物。
他穿过了他。
“不,不可能的……”
慌乱无措的声音,就像幼时打碎了柜子上的花瓶的时候,躲在自己身后不敢出去面对老爷子。
“丈瑠不可能看不到我的,呜,呜呜,都已经……还不能与丈瑠……呜!”
那个声音染上了哭腔,绕着他一圈一圈的不肯停下。
很久以前他第一次举起缠绕着火焰的剑,然后精疲力尽地倒下,也有个人这么在他身边哭着,一遍一遍地喊着他的名字。
“丈瑠,丈瑠,丈瑠……”
他睁开了眼睛。
“我不认识你。”
他的声音冷如寒冰。
“离开这里。”
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却来了正确的人。
“滚回去!”
他唯独不想在这里见到他。
“回你该去的地方。”他抓着缠着他的鬼魂,“你不该,不该来这里!”
他的手不易察觉地颤抖着,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
“丈瑠!”
被他抓住的鬼魂在发现他们可以接触后,没有去管抓着领口的手,也没有去管他的斥骂。他张开手臂,不管不顾地抱了上去。
“丈瑠大笨蛋!”
他趴在对方的肩头上,泣不成声。
“为什么要选择抛下大家?!为什么要放弃自己啊?!为什么会变成外道?!”
“……”
他慢慢地抱紧怀里的人。
冰冷的鬼魂和冰冷的外道,互相触碰是能产生温度的吗。
“别哭了。”
“……丈,丈瑠,我好想你……”
“别哭了。
“寺庙下的点心铺推出了新口味。”
“嗯。”
“你要陪我去吃。”
“嗯。”
“丈瑠……”
“嗯。”
总算止住哭声的鬼魂从他怀里钻了出来,但是仍然固执地牵着他的手,好像会飘走的那个不是自己而是他一样。
“现在,把事情都告诉我吧。”他没有再拒绝,而是反手握紧了他,“尊。”


“……收到了爸爸寄来的邮件,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能看见ghost了。我一直在努力看见ghost,可是一直都没有成功。能够看见以后,我马上看了一圈四周,还以为丈瑠会在我身边……”
尊露出失望的表情。
“后来,那个眼魔给了我一刀,我就死了。”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感到握着自己的手一紧,他缩缩脖子,赶紧加了一句。
“没事的!仙人大叔说可以复活的!在一百天里收集十五个英雄的眼魂什么的!”
“然后我问大叔,既然我死了,能不能先去三途川找个人……”
丈瑠露出谴责的目光,尊不知为何有点心虚。
“后来我就到这里来啦,就看到你了。我喊了你好多次,一直不答应真的很让人担心啊,难道外道看不到鬼魂吗,还是说……”
尊的声音低了下去。
“还是说只是个幻影,真正的丈瑠已经消失了我还是来晚了……”
“和我回去吧,丈瑠。”
他深吸了一口气,坚定地看向身边的人。
“如果有复活我的办法,一定也有复活你的办法。我去问问仙人大叔,如果能收集三十个眼魂或者在五十天之内收集齐的话是不是就能加一个……”
“尊。”
“我现在可以用这个腰带变身哦,和丈瑠一样。我已经变强了,一定能把你复活的。
“你是不是想把复活的机会让给我。”
丈瑠的声音平静而笃定。
被戳破心思的鬼魂终于安静了下来,他低着头,就像以前做错了事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跑去找丈瑠低头认错,然后丈瑠永远都会帮他。
“尊,你不属于这里。”
名字相同的两个人,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
名为takeru的殿下,永远背负着沉重的宿命,不停地训练战斗,守护着属于和不属于自己的一切。
名为takeru的少年,只是再寻常不过的普通人,会贪吃,会偷懒,也会露出无忧无虑的,发自内心的笑容。
黑暗中的他看着阳光下的他,就像看着世界上另一个自己。
如果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可以幸福,是不是就像自己获得了幸福一样?
他守护在他身边,陪伴他,照顾他,甚至纵容着他犯下的无伤大雅的错误。
只要他在笑着,他心底有一块地方永远都是亮着的
即使是在这永无天日的三途川里。
“可是……可是丈瑠就属于这里吗?!”
愤怒的喊声惊醒了他,他茫然地看着揪住他衣领的尊。
“我知道我很弱小也很幼稚,不像丈瑠那样成熟。一直以来都是丈瑠照顾着我,我以前也想过只要有丈瑠在身边就什么都不用害怕,但是……”
他的声音又哽咽起来,但其中蕴含的决心比什么都坚定。
“有的事情不去做就永远来不及了,你出事之后,我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轮到我来保护你了,丈瑠!”
丈瑠沉默着,他深深地凝视着尊。
那个人早已不是那个需要他保护才能活在阳光下的孩子,他长大了,有勇气踏入黑暗,牵着他的手把他带出来。


“我因执念堕入外道,现在我的执念就是让你复活。”
“若不能做到,执念永远都是执念,我永远都不能脱离外道。”
“即使这样,也要复活我吗?”
“嗯。”
尊毫无畏惧地与他对视。
“我会和你一起复活的,我答应你。”
然后他又像想起什么一样,轻轻笑了起来。
“而且,你答应要和我一起去吃点心铺的新品了。
“不能食言哦,殿下大人。”
“……好。”










评论(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