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二十九岁大龄男青年的追星纪实

CP:猿渡一海(红爹)×真夜

新出道的网络爱豆真夜和她的忠实粉丝一海的故事,继续狗血的转世重生梗。

和上一篇没什么联系。这篇带了儿子玩,所以还有一点牙渡。





猿渡一海有个秘密。

他追星。

当然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了,差不多所有人都接受他的偶像宅设定了,就算最近新爬了个墙头也算不上什么。

猿渡一海真正的秘密是,对于新粉上的这位女神,

他是一见钟情的男友粉。


甚至,他想把那个“粉”字去掉。

——嘘,这可是秘密中的秘密......


“晚上好,我是真夜。”

屏幕上的女人朝他微微颔首。

“今天也还是小提琴哦。”

她从红色的琴盒里取出小提琴,像对待恋人一样轻柔地把它搭在肩上,琴弦摩擦间,优美的乐声倾泻而出。

猿渡一海深吸一口气,紧握着手机,为女神刷了一排又一排的花。

然后下一秒,满屏的火箭把他爱意的体现砸的花瓣都不剩一片,某个熟悉的ID与系统提示一起占满了屏幕。

“爱你就送你上天!恭喜粉丝榜榜首‘小蝙蝠找爸爸’再次打破礼物记录!”


猿渡一海挥舞着钞票,对着粉丝榜最上面的那个名字怒目而视,特别是看到一向以高冷著称的真夜女神,居·然·回·了·个·笑·脸。

不能忍!今天不把你打得叫爸爸老子就跟你姓!


“老大!!!不能再氪了,这是我们最后的生活费了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这就是你们来投奔我们的原因?”

战兔在咖啡馆里接待了拖着行囊的三羽鸦,他们像看到亲人一样抓着战兔,声泪俱下地控诉着老大的罪行。

震惊!北都兵器沦落街头,竟是为爱一掷千金?!

“那家伙不是以前就这样吗?”龙我有点困惑地凑过来,“你们怎么现在挺不住了?”

“以前老大只粉咪碳一个啊。”

蓝羽扒着指头跟他数。

“现在老大又要追咪碳,又要追女神,开销大了不止一倍。”

黄羽愁眉苦脸,红羽唉声叹气,北都三羽鸦看上去丧得连羽毛都蔫了。

“太过分了!”

龙我拍案而起:“喂!不是说好了最喜欢咪碳的吗?!你这家伙变心太快了!”

“哼,我看你才是什么都不懂。”

猿渡一海左手抱着咪碳枕头,右手抓着女神海报,冷笑地对上龙我。

“咪碳是爱豆—”

他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梦幻起来。

“但是,”他紧接着一顿,神色又严肃起来,“真夜是女神啊!”

“女神和爱豆,是不一样的存在!怎么能拿来对比!”

“……”

一海抱着珍藏蹦蹦跳跳地找地方安顿去了,龙我摸着脑袋看着他的背影,最后还是费解地问三羽鸦:“他到底什么意思?”

“老大的意思是,”黄羽心情复杂地比划了一下,“他全都要。”

“然后我们钱包就空空了。”

红羽拍拍龙我的肩,神色萧索。


“真夜......?”

补完觉的美空从地下室上来觅食,刚开门就看见贴在咖啡馆里的巨型海报。

“嗯,是猿渡贴的。”龙我坐在吧台前吸溜着蛋白粉泡面,含糊地应了一声,“好像是他的什么新任女神。”

“......”

美空飘到他旁边坐下,龙我抬头瞅了一眼,马上就被扑面而来的杀气和砸过来的兔子震住了。

“喂,你又发什么疯?!”他抱着泡面吼了一句,下一秒又被兔子袭了脸

“黑幕黑幕黑幕黑幕黑幕!!”美空阴沉着脸拎起兔子猛砸龙我,“粉丝榜第一!人气榜第一!礼物榜第一!统统都是她!自从这个女人来了,大家的偶像咪碳,呜,沦为昨日黄花!”

“唉,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人气网络偶像咪碳哀哀怨怨地啼哭一声,然后一秒变装完毕,拿起手机咔嚓一张哭哭脸,点击发布:“今天的咪碳不开心:(”

“她这么厉害吗?”龙我将信将疑地回头看了一眼海报。

“自从视频网站被收购之后,她的直播就一直是置顶。有传言说她跟收购网站的公司,好像叫什么fangire财团的总裁有关系。”美空摆弄着手机念叨了一大堆,“虽然她的确长得又美气质又好,哥特式的着装风格令人难忘,小提琴演奏也有专业水准,连我自己都有一点点喜欢她就是了。”

“只有这么一点点。”她竖起一根小拇指强调。

“噢!知道了,她真的很厉害。”

“才不是!”


每一位成功的偶像背后都有丰富多样的粉丝,除了猿渡一海这样的男友粉以外,当然也有cp粉。

真夜的cp粉一般分为两大类。

一派站总裁×真夜,对象正是视频网站的那位新任老总。虽然这位总裁从来没露过脸,但是网传他英俊潇洒,深情多金,无论从哪个方面都配得上真夜女神。

证据也是铁板钉钉,自从这位总裁上线,真夜的直播就没从置顶的位置下来过。现在更是一打开网站,迎面就跳出大幅的真夜的宣传广告,妥妥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另外一派站的是小蝙蝠×真夜,小蝙蝠就是那个粉丝榜第一的大佬“小蝙蝠找爸爸”,真夜女神的头号真爱粉。从真夜刚刚出道开始,他就守着女神勤勤恳恳地刷火箭。毫不夸张地说,真夜在排行榜上的位置大半都是这位蝙蝠大佬打下的江山。而且这对正主发糖从不手软,真夜女神似乎也对小蝙蝠格外偏爱,时不时就来个线上互动,这可是其他粉丝从来没享受过的待遇!

对于坚持唯粉人设的一海来说,这些就等于情敌名单了,虽然他顶多也就是偷偷地摸着自己那颗男友粉的心,在脑海里暗自给女神的绯闻对象扎小人。

他不在乎,但是其他人会在乎。已经混到小粉头的一海某次跟另一个粉头聊天,对方神神秘秘地给他爆料,说真夜女神其实早就结过婚了,甚至有个儿子,不过后来离了。

猿渡一海当即把那人痛骂了一顿,中心论点是怎么可能会有人傻到跟真夜女神离婚??所以这一定是瞎编乱造。

什么,你说女神的儿子都长成大人了?

那就更是胡扯了,你自己看看视频,真夜的年纪像是有个成年儿子吗?

什么,你说女神离过两次婚?

猿渡一海不说话了,他叹着气,拉黑删除一气呵成。

没办法,黑粉也是粉丝的一种。


之后再遇上有小粉丝好奇地问他真夜女神是不是结过婚,一海都会拿出自己粉头的尊严,义正言辞地告诉对方: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配得上真夜女神的人!!


我猿渡一海就算吞瓶子自杀,死外边,从skywall上跳下来,也不会承认有哪个傻逼配得上真夜女神!


十一

战兔去找一海,希望他能留下来与他们并肩战斗的时候,一海已经把行李收拾的差不多了。

“其实我一直有种感觉,他们三个没死。”他扬了扬手里红黄蓝三块牌子,说着完全搭不上边的话语,“虽然是在我面前消失的,但我就是有种直觉,那三个笨蛋还在某处活着。”

“猿渡......”战兔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以他所掌握的知识与常识来说,无论怎么看那都是货真价实的死亡。

“我要回北都去。”一海的语气坚定,“不光是为了他们,也是为了还被关押在那里的亲人。”

一海就这么背着包走了,而龙我甚至比他更早出门,准备去边境上堵他。

战兔想去追上龙我,或者追上一海的时候,美空出乎意料地拦住了他。

“不用担心。”她朝战兔竖起一根手指,“Grease绝对不会走的,他拒绝不了那个人的。”

“据我的观察,那家伙可是个死心塌地的男友粉啊。”

“你在说什么?”战兔不解地看向神神叨叨的美空。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对于男友粉来说,女神确实比爱豆更重要啊。”

美空又嘀咕了一句战兔听不懂的话。

“总之,记得补偿我。”

她打了个哈欠,抱起兔子,摇摇摆摆地踩着楼梯,向床走去。

“喂,什么补偿?你到底做了什么?”

“视频网站的内部抽奖。”美空困倦的声音从下面传来,“我抽中了真夜的见面券。”


十二

猿渡一海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太沉迷追星了,下次还是听听三羽鸦的劝告,追星切忌真情实感。

要不然就是西都,或者难波重工又研制出了什么新骑士,擅长精神攻击或者幻术的那种。

以上这些都是他冷静思考得出的结论,他确信有99%的可能性。

至于那1%......

他谨慎地闭上眼睛,再小心翼翼地睁开——

他的女神就站在他面前,穿着上次直播的黑裙子,背着每次都会出镜的红色琴盒,看上去像是从手机屏幕里走出来一样。

不可能吧。

“你好,我是真夜。”

看吧,开场白都和直播一模一样。

猿渡一海冷静地分析着,同时开始翻身上的每一个口袋。钱包,银行卡,钞票,餐券,咖啡抵用卡......他把这些全都掏了出来,一齐推向面前的人。

“这些够不够买一张握手券?”

一张握手券根本不够,他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怅然若失。

只有真正见到了她,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不是粉丝对偶像的迷恋,不是崇敬也不是欣赏,是确确实实的,几乎将他燃烧殆尽的,爱情啊。

真夜没有打断他的动作,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稍稍弯下腰,细致而认真地翻检起来,仿佛那是什么关系人类存亡的重要物品。

最后她拿起了那张咖啡抵用卡。

“这个就够啦。”她目光清澈地望着他,“陪我去喝咖啡,我就跟你走。”

她又想了想,似乎是觉得这刺激还不够大,加上了一个时限。

“永远。”


十三

早早去边境上堵人的万丈龙我没等到人,反而遇到了另外一个陌生人。

系着白围巾的青年看上去不太擅长与人接触,有点羞涩地问他有没有在这里看到其他人路过。

“哪里有人,你是我在这里遇到的第一个人了。”

万丈龙我哀叹着,在寒风中裹紧外套,心里琢磨着Grease是不来了还是改天了。

他瞧瞧身边有些失落的青年,热心肠地拍拍他的肩:“你也在等人吗?”

“我是在找人。”青年犹豫着回答,“在找……我爸爸。”

“嗯?你爸叫什么名字——”

“我爸爸是红......现在的名字是猿渡一海。”

“.——我可以帮你找找,反正也不知道猿渡一海那家伙还来不来......等等?!!”

万丈龙我跟见了鬼一样跳起来:“你是一海的儿子??猿渡有儿子??”

“是的......”青年有点懵,下意识地回答:“我很久没有见过爸爸了,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样,还是妈妈让我来这里找......”

“太过分了!”龙我已经脑补完毕,义愤填膺地喊了出来,“想不到他居然是这种抛妻弃子的渣男!”

“等等,是不是有什么误......”

“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那个混蛋!”

“不,不,这一定是误......”

“你叫什么名字?”自动进入角色的龙我和蔼地拉住他,“叔......我会给你做主的。”

“渡......”

“什么,你叫猿渡渡?”

“......不,你就叫我小蝙蝠吧。”

自称小蝙蝠的青年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他头疼地应付着突然过度热心的龙我,对方已经开始絮絮叨叨地念起了猿渡一海的一百条罪状,从侵略东都到沉迷追星。

好在高耸的天壁前走过了一群一看就知道是今年假面骑士的反派的家伙,他松了一口气,抬手准备呼唤自己的搭档。

“不好,是stalk他们。”龙我警觉地把他拦在身后,“大侄子你去旁边躲着吧,这里就交给叔叔我。”

???

自家亲戚已经够乱了的,不用再加上一个打抱不平的叔叔了。他叹着气,抓住旁边飞来的真正的小蝙蝠。

天地间忽然一片昏暗,正准备变身的龙我茫然地抬头,竟产生了看见月亮的错觉;哨子声伴着锁链滑动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回头,惊异地发现那里站着一个从未见过的假面骑士。

“忘了说,”红黑色的骑士向他颔首,“你也可以叫我假面骑士kiva。”


十四

“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上辈子和你是夫妻啊。”

“呀,你想起来了吗?”

猿渡一海是在开玩笑,但是真夜显然是认真的。

她挽着他的手,在走向边境的路上给他=讲了一个有点长的故事,不识爱的queen,风流的天才小提琴家,异族和人类的战斗,痛苦的抉择和牺牲。

陌生而又似曾相识的故事,猿渡一海以前从未听过这些,此时却产生了一种奇异的代入感,仿佛自己就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他了。

真夜的目光坚定而执着,溢满了温柔的爱意。

猿渡一海无法解释自己的感受,一半的他欣喜到灵魂都在颤抖,另一半却在深深地怀疑。这样的情绪最后融合成一片茫然,不知何去何从的茫然。

唯一能确定的是,他不想松开牵着真夜的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走到了skywall 的底下,看到了被打倒的敌人,看到了似乎异常愤怒的龙我,还有系着白围巾的陌生青年。

太熟悉了,猿渡一海与那个人对视,初次见面却犹如久别重逢。

“你难道是......”他喃喃着,忽然有一种特殊的直觉。

陌生青年的眼一亮,情不自禁地上前一步,拉近了与他的距离。

“......小蝙蝠找爸爸?”

猿渡一海咬牙切齿地念出了这个ID,不会错的!他见过流传在资深粉丝之间的那张蝙蝠大佬的偷拍!一模一样!

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他虽然还不知道怎么面对真夜,但是男友粉的职业操守一瞬间被点燃了。

“来来来,”他伸手揽住发愣的小蝙蝠,“我们来进行一点男人间的交流!——今天不把你打得叫爸爸老子就跟你姓!”

小蝙蝠的表情十分古怪,特别是听到了他最后特意压低声音的那句狠话。

“不用的吧。”他迟疑着说,“爸......”

“猿渡一海!!!”

有人冲过来强行拉开了他们俩,正义的使者万丈龙我再一次为了爱与和平站了出来!

“我真是看错你了,你这样也配做父亲吗?!”

“......啊?”

“你连你儿子都不认得了吗!”

万丈龙我抓着小蝙蝠的肩把他往猿渡面前一推,痛心疾首。

猿渡一海被这不按套路的转折一震,这到底是怎么从前世今生的爱情连续剧变成家庭伦理剧的?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在场的另一个人。

“是的。”面对他求援的目光,真夜言辞肯定,“渡的确是你的儿子。”

“等,等等??”

“够了,今天我就代替大侄子好好教育教育你!”

“呜!”


十五

真夜和小蝙蝠在那之后就离开了,准确的说法是,小蝙蝠强行拉着真夜走了。

好像是因为时机未到,这样的解释还是龙我转述给他的,在他花了好大功夫证明自己真的没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之后。

还有件东西要转交给你的,龙我欲言又止,最后交给他一串他再熟悉不过的,红黄蓝三色的牌子。

他抓着两串牌子对比了很久,心中的猜测隐隐证实了一半。

之后他没再去找过真夜,甚至网站也很少上了,倒不是脱饭,而是战斗愈加激烈了。

在被Evolt打倒的时候,他证实了另一半的猜测。一道细小到轻易就会被忽略的力道与Evolt的攻击撞到了一起,堪堪躲下了本应造成的致命伤。一海睁大眼睛去看,只来得及看到一片红色的东西飘落。

他来不及细想,尽管避开了要害,Evolt强大的攻击仍然让他陷入了昏迷。

闭上眼之前他最后抬头去看了一眼落在地上的东西。

蔷薇......花瓣?


十六

一片白茫茫中,他循着小提琴的声音往前走去。

穿着红色西装的男人沉醉在自己的演奏中,一曲作罢,他才抬头分了他一个眼神。

“拿去吧,不用谢。”那个男人有着和他相同的面容,“我的一曲可是价值十亿美元。”

“......”

“喂喂,不用这么冷淡吧,我们可是同一个人啊。”

他笑眯眯地揽住了他。若是有第三个人在场,一定会惊叹于眼前的场景:两个从衣着到气质完全不一样的人,表情也截然相反,但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同一个人。

“不想拿回我的,不,你的记忆吗。”

“......”

他依旧没有说话,手却默默地攥紧了。

“看你这个样子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了,在想她爱的到底是我还是你吧。”他轻飘飘地戳穿了他心中所想,“的确是‘我’会想的问题呢。”

“这种问题并没有意义。”他告诉他,“水会凝成冰,也会化作汽,但是本质上依旧是水,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

“你只是在害怕而已,因为不相信自己而畏惧于接受真相。”

他朝他伸出了手。

“至少要试一试再作结论吧。感情的事我可懂得比你多,二十九岁的大龄单身汉?”

“......总比你在女人之间纠缠不清来得好。”

他还了一句,然后上前一步,握住了他的手。


十七

“dark kiva”

醒来之后,猿渡一海笃定地对着某处呼唤,黑色的蝙蝠应声从暗处飞出来,停在他的手上

“好久不见,音也。”dark kiva挥着翅膀向他打招呼,“是真夜让我跟着你的,她一直担心你。”

“是好久不见了。”重拾了过去的记忆,他久违地感到有些怀念,“我现在的名字是猿渡一海。”

“好吧,一海。”dark kiva并没有在意称呼上的改变,“怎么样,要再和我一起战斗吗?现在的你可以承受住我的力量。”

“就拜托你了。”

他的眼神坚定,一如多年以前为了保护别人义无反顾地变身,以人类之躯承受着不可能承受的力量,用生命为代价达成变身三次的奇迹。

dark kiva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这一次要好好对真夜啊。”

“那种事情不用你说。”

彩绘般的花纹在猿渡一海的脸上蔓延开来,他的眼角眉梢间挂上了以前从没有过的神情,自信而骄傲,属于他,也属于那个天才小提琴家。

“变身!”


十八

结束战斗的猿渡一海沿着林荫道走着,在尽头看到了他前世今生的挚爱。

他停下脚步,凝视着她。

fangire是长寿的种族,经历了这么久这么久的时间,她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变。

“真夜。”

他朝她伸出手,恍惚间有些分不清自己究竟是猿渡一海,还是红音也。

他是那个天才到自负的小提琴家吗,还是北都的改造兵器。截然不同的两段人生,唯一的交点就是面前的人。

“我不会拉小提琴。”

“嗯。”

“我要照顾在北都的亲人和朋友,继续为了保护他们而战。”

“嗯。”

“我抱着必死的觉悟在战斗,也随时可能会死在战场上。”

“嗯。”

“如果你能接受这些,我......”

“我爱你。”真夜抢在他之前说了出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拥有怎样的人生,我都爱着你。”

她上前一步,主动拥住了他。

“这可是你教会我的事啊。”

第一个教会她什么是爱的男人,她早在心动的那一刻就把此生唯一的爱交给了他,纵然历经轮回而不变。

猝不及防地,猿渡一海挣脱开她的拥抱,捂着脸转过身去。

“一海?”

“别过来。”

真夜有些担心地想靠近,他却伸手拦住了她。

“太快了......”他呢喃着,不敢抬头看真夜。

“?”

“......心跳得太快啦,被你发现会笑我的。”

不太情愿地说出真相的一海,果不其然地听到了对方的笑声。

他深吸一口气,重新和真夜对视。

“我是猿渡一海,男,二十九岁,独身。”

“请和我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吧!”

“好啊。”真夜脸上还带着止不住的笑,她将手伸向一海。

“我愿意嫁给你。”


十九

“真夜......”

猿渡一海握住她的手,无奈地将她拥进怀里。

“嗯?”

“我还没有准备好戒指啊......所以说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抢答的?”

“大约是在等你的时候吧。”真夜迎上他的拥抱,“你太慢了。”

“没办法,三途川有点难走啊。”

在飘落的蔷薇花瓣里,他们紧紧相拥着,伴着萦绕的小提琴的乐声,跨越了前世与今生的距离。


二十

“要绕着圈飞,德兰城堡。”红渡举着小提琴,在演奏的间隙指挥着载着他们的巨大的龙。

“呐,为什么要这么做?”

螺门抓起一把花瓣,问旁边抱着筐的力。

“不知道,次狼要我们这么做的。”

被提到的人默默地又倒了一筐花瓣下去。

“这么多花瓣,要好多钱的吧。”

螺门又追问了一句,有点心疼地看着后面那一排筐。

“没事的,他哥哥会付钱。”力耿直地指了指又开始拉琴的渡,“渡还说会邀请我们去婚礼的。”

“婚礼也是太牙付钱吧。”

“一定是的。”

“那他们可以一起结婚啊,太牙和渡,音...一海和真夜。”

“你真笨。”力难得机智了一次,“这样的话就没法参加两次婚礼了。”

“对哦。”螺门欣喜地拍起手,“你真聪明。”

够了。

次郎扫过螺门和力,扫过红渡和后面的花瓣筐,扫过下面的两个人,面无表情。

一个两个,都是笨蛋。


二十一

“有一个问题我想问很久了。”

“嗯?”

“那个‘小蝙蝠找爸爸’......”

“你儿子。”

“还有视频网站的总裁......”

“我儿子。”

“等等,我有两个儿子吗?”

“情况有点复杂。”真夜低声跟他讲,“我儿子不是你儿子,但是你可以把他当成......我想想......儿媳?”

“......?!!”

猿渡一海按着上辈子的记忆努力理了一会儿,片刻之后突然脸色大变。

“你是说......渡......还有那个孩子......?”

“嗯。”

终于恢复记忆的老父亲被暴击地捂住了心口,还没有享受天伦之乐就要送走儿子......

不可以,爸爸我绝对不允许!!!




—END—



三羽鸦没死,翻盖之王和他弟躲在暗处看着呢,大概是用了什么奇怪的方法把他们变成翻盖了。

知道真相的老父亲义正言辞地说不想再被儿子保护了,于是听话的小渡打包了一堆腰带给他。

爸你是想用这个kivat还是这个dark kiva?要不然还是变你最熟悉的IXA吧,德兰城堡也带上。对了,我还跟哥哥借了他的saga腰带......

地球上可不只是有人类啊,侵略之前也考虑一下其他种族啊火星人。

恢复了记忆的一海:来来来儿砸我们来进行一点父子间的友好交流,比如说你哪来那么多钱给你妈刷火箭的?

渡:(默默掏出太牙哥的黑卡)

于是粉丝榜榜首变成了“女神天下第一❤”(bu

总之恭喜成功上位的男友粉猿渡先生了!还有慰问一下虽然没出场但是一直在刷存在感的太牙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评论(14)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