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主gamquick】逆转未来的正确姿势(二)

全赌场的人都知道那个一向纵横牌场的Remy·LeBeau最近有些不对劲。

他的脾气愈发暴躁,下手也愈发狠绝,瞪着一双吓人的红瞳把对手赢了个裤衩都不留。

赌桌上一片哀嚎: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以前赢也赢得很温柔的,

我有小情绪了,

我玻璃心了。

哼,红眼睛魔王斜睨一眼,还赌不赌。

赌赌赌。。。你厉害你先出。

Remy在赌桌上大杀四方,却感受不到胸中郁结的烦躁有所缓解。

自从那天之后,他仍然会时不时再梦见一些琐碎的片段,都是他和那人一些平时相处的片段,然而这些梦的结尾无一例外都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他抱着死去的挚爱在战场上低低地哭泣。

重复的梦境几乎要把他逼疯了,恐惧,愤怒,不安,各种负面情绪在他心里越堆越深。

麻木地出牌收筹码,对赌桌周围的一片片惨叫充耳不闻,他随手推开了那些靠在他身边的浓妆艳抹的女郎,在那之后他基本上不找女人了,对着那些蜂腰翘臀他只感到一阵阵的乏味。

也许他应该去找找梦里的那个人?

但就算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呢,告诉他你是我梦里出现的爱人请你和我在一起吧?

Fuck

他绝对不适合这种莫名其妙的出场。

而这时候他完全不会想到,上帝是如此地爱开玩笑。

“嘿,到你了,Remy。”

被喊的人闻声懒懒地扫了一眼牌,挑了张黑桃K扔出去。

有轻微的风拂过他的脸颊。

伴随着的是周围的人的大声叫好,这时候他才发现微笑的黑色老K竟变成了一张单调的方块A。

What happened?

Remy压下心中的疑虑,朝周围的人耸耸肩,露出一个愿赌服输的笑容,大方地推出面前的一部分筹码。

当大变活牌上演了第二次的时候,对自己的赌技绝对有自信的牌皇的心中逐渐形成了一个猜想。

一个与他之前的胡思乱想莫名契合的猜想。

能在他面前做到这种事的,只有那个人了吧。

随即一阵莫名地恐慌涌了上来,他努力抑制住自己抬头把整个赌场细细扫视一遍的冲动——为什么自己的能力不是感知系!

就算不是感知系,也是可以小小试探一下的。。。

正好又轮到他出牌了。

变种人的红瞳变得更加幽深,手中的扑克牌随之染上了一层危险的红光,然后,把它抛向牌桌。

又是一阵微风划过——伴随着某个角落里响起的,他熟悉无比的爆炸声。

Remy瞬间抬头锁定了声源处。

但在那之前闪过一道银色的光,然后他对面的椅子上多了一个人。

“Hey,”那个穿着银色夹克翘着一头白毛带着几分爆炸带来的狼狈的男孩,用一种强行装出的熟稔的语调说“我来做你的对手吧。”

其他人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一看就未成年的小子,先是诧异,然后是不屑。

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年轻人也想挑战牌皇的威严?回去喝奶吧小子!

强行装逼惨遭失败的青少年有点承受不住周围升腾起的评头议足,他维持着之前的姿势,看向Remy的眼神中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乞求。

“好啊,”赌场的花花公子拿出他最为受女人欢迎的笑容——天知道他此时心里有多紧张——摘下礼帽虚虚行了一礼“我们玩一局。”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赌场的不败传说,职业赌徒Remy· Etienne· LeBeau一路惨败!

Remy承认他有点心不在焉,他看他对手的次数比看牌还多,更何况他对面坐着的人还有堪称逆天的超速作弊器。

玩到最后他干脆扔掉了手中的牌,丝毫不管面前所剩无几的筹码。他凝视着对面比他印象中青涩不少的人,想最后再确认一次,不,其实已经不需要确认了。。。

——“你是谁?”

——“我?”对面的银发小子毫不在意地靠在椅子上,带着胜利者的笑容,大咧咧地开口“我叫Pietro,Pietro Maximoff,你呢,大叔?”

一直萦绕在胸中的压抑和烦躁突然消影无踪,巨大的喜悦和满足感几近把他压灭,有什么声音在他脑海里叫嚣着,就是他!这一次——绝不能再——

嘈杂的赌场突然一片寂静。

Remy扑上去紧紧抱住了Pietro。

“!”Pietro被这突然袭击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他甚至都没能及时躲开。

“你在做什么——呜——”

Pietro能感受到抱住他的人全身都在轻微地颤抖,与之相对的是他拥住他的力度,恍如要把他浑身骨头压碎,让二人的血肉相溶从此再也不分开。Pietro愣在了原地,不由自主地放弃了挣扎。

Remy抱着Pietro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与安宁,这么多天来他第一次有踏实下来的感觉,这种美好的感觉让他不愿放开怀里的人。

… … … …

“上帝啊他们在干些什么?!”

“他们已经抱在一起快五分钟了!”

“噢老天原来我们的花花公子Remy是个gay,真为那些被他上过的女人感到可惜。”

“是啊你看那个被他抱住的银发小子,啧啧啧看起来还没成年吧。”

“恋童癖…”

“口味真独特…”

“世风日下啊…”

… … … …

Remy僵硬地放开Pietro。

其实还是有什么事弄错了吧?!

“呃——我有些事——先走了”

话题男主之一快承受不住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了,他——他以后还是换一家赌场常驻吧。

围观群众以一种我们都懂的眼神看着他。

Remy· 自作孽不可活· LeBeau感受到了什么叫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他急匆匆地抓起礼帽和随身长棍,向赌场外的停车场冲去,一路接受路人注目礼若干,他身上有什么引人注意的地方么?

直到他走到车旁,他才意识到哪里不对。

他的左手拿着礼帽和武器,右手则紧紧牵着某个熊孩子。Remy努力回忆了一下,他好像从放开Pietro开始就拉住人家手不放了。。。

大概明天全城的赌场都要知道大名鼎鼎的牌皇是个迷恋青少年的基佬了。

Remy悲观的想道。

他跟Pietro在车前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最后放弃似地打开了车门。

“上车吧。”

完了没存稿了。。。突然对写完这个好没信心【跪

评论(1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