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主gamquick】逆转未来的正确姿势(六)

四个鸡蛋,50克蜂蜜,100克低筋面粉,20克牛奶。

打散鸡蛋 ,加入蜂蜜,牛奶,面粉,逆时针搅拌三十圈。

Wanda专心致志地按着食谱上的做法操作。

这是一个晴朗的假期上午,阳光慵懒地从窗口漫入,在厨房的操作台上留下斑驳的影子。屋子里静悄悄的,Wanda难得有机会闲下来好好做一道甜点,没有满屋子吵闹的妹妹,也没有总是窜来窜去的弟弟。

星期天,再配上蜂蜜牛奶纸杯蛋糕,简直棒极了。

Wanda把手放进面糊使劲搅拌着,空气里逐渐弥漫起甜腻的气息。

然后门铃响了。

…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事了。

Wanda大约花了大概五分钟才把手上黏糊糊的东西弄得差不多,这期间门铃一直断断续续地响着,

“I’m coming!”未来的女巫心烦气躁地匆匆拉开门。

戴着墨镜毛发旺盛酷似黑帮打手的彪形大汉,同样一副墨镜流里流气的泡面头大叔,唯一一个看上去比较正常的文职人员抬了抬玻璃镜片笑得一脸阴险。

Wanda几乎立刻想到了上次那位先生科普的某些在暗地里进行的变种人研究实验,把那些刚刚觉醒的年轻变种人绑回去开刀子。

“请问——Pietro Maximoff在吗”彪形大汉打手A用一种混合着惊讶与忌惮的表情盯着Wanda发问。

看哪他们果然是冲着Pietro来的!

Wanda努力平稳自己的呼吸,尽力让语气显得自然“抱歉,但是,我是说,他现在不在家。”

“你们找他有什么事吗?”

“噢就是有件事想找他帮忙,只有你的弟弟能做到的。”

帮忙去给你们的实验提供素材吗?

“实际上,他已经好几天不回家了,这个年纪的男孩总是喜欢在外面鬼混。”

“他平时一般在哪儿活动,总有几个让青春期男孩流连忘返的地方吧?”

“他,他没有,等等…”与其让他们不断上门骚扰不如一次了断,如果有那个人的帮忙的话,说不定能做到“他最近总在一个新认识的朋友家,他朋友的地址是…”

成败在此一举了,Wanda深吸一口气,目送着黑帮三人组离去后,她立即扑向客厅的电话,照着从Pietro抽屉里摸出来的扑克牌上的号码拨了过去。

>>>>> 

Remy一大早被门铃惊醒开门一看居然是某个他日思夜想的小混蛋时,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特别是那个拎着大包小包的小混蛋朝他露齿一笑“嗨,Remy,我来和你同居了。”

…最近他压力是不是太大,为什么总是梦到这种场景,下面按照以往的经验会变成限制级的画面么?

“你只有一张床?噢浴室里居然也有电视,为什么要在家里放三个电视?食物全是速食吗?啊我看到巧克力酱了,我也喜欢这个牌子…刚上市的游戏手柄?cool!你也对这个感兴趣?”

“来一局?” Pietro举着手柄歪着头看向站在门口发愣的Remy,嘴里还叼着用来挖巧克力酱的勺子。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居然是真的?不是梦?!

“嗯?妈妈带着妹妹去隔壁州走亲戚了,家里只有我和Wanda,然后Wanda…”

 

“你必须静下来!不能再这样跑来跑去了,总是滥用能力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的!”Wanda怒视着面前嚼着口香糖满不在乎的自家弟弟。

“静下来?和那些慢吞吞的普通人一个速度吗?这会把我逼疯的。”

“你要么给我安安静静地坐在这儿要么…”

 

“要么…?”

“要么找个靠得住的人看着你,”Pietro朝Remy眨眨眼“让我静坐在一个地方超过五分钟简直比死还难受,所以我就来这儿啦,不得不说你上次把Wanda蒙的很彻底。”

感谢上帝耶稣玛利亚感谢绯红女巫!!

Remy在这一刻决定开始信奉绯红女巫。

“嘿,来一局吧。”窝在沙发里的Pietro把手柄扔给Remy。

“事实上,我觉得我们前70分钟的事做得差不多了”老流氓低笑着,他没有管手柄,也没有管被年轻的变种人翻得乱七八糟的家。

“这是最后一瓶巧克力酱,我还没尝过呢,坏孩子。”

只剩下小半瓶的巧克力酱滑落在地上,但谁也没去管它。

沙发上的两个人只顾着不断加深唇齿间的距离。

“亲爱的,你总是尝起来这么甜。”

“Fuck off,Remy .”

“Yes, fuck you.”

老流氓的吻逐渐下移,小混蛋也耐不住地把手伸进身上人的衣物里。

电话铃突然响了。

“别管它。”Remy含含糊糊地说,他开始一点一点慢慢地啃噬年轻恋人的锁骨。

电话铃仍在不间断的催命般地响着,显然电话那一段的人格外焦急,但这种时候谁想分心去管?

屋子的主人直接随便拿起什么,注入动能扔了过去,无辜的电话机卒。

“Now,go on.”

男人在男孩身体上游弋的手向下,灵巧地拉开拉链握住了某处,银发的男孩发出一声呻吟“Remy…”

这时候门铃响了。

门铃先是一声一声地响着,然后变成了重重的捶门声,最后变成了刺耳的刮擦声,像是用刀在门上划过。

屋子里意乱情迷的二人实在没法忽略这刺耳的声音。

“不管你们是谁,FUCK·OFF!”愤怒至际的牌皇拉开门朝外面吼,骇人的红眸几乎要滴出血来,他克制不住地想往门外坏他好事的家伙的脑子里塞满扑克牌然后炸成夜空中最闪亮的烟花。

“……Gambit?”

“……Wolverine?”Remy气极反笑“又是你,回去找你哥舔爪子去吧!”牌皇反手扔出一串泛着红光的牌,就算炸不死也要疼你两下。

“等等,”Logan伸出骨爪面前挡住连串的爆炸,不甘示弱地朝对面吼过去“虽然我他妈不知道为什么你在这儿,但是我们不是来找你的,Pietro Maximoff——就是Quicksliver在这里吗?”

“你是在喊我?爪子大叔?Quicksliver这名字听起来很酷嘛,Remy我以后就要叫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银发小混蛋从Remy身后钻了出来“你们是来找我的吗,泡面头,眼睛仔还有毛茸茸的爪子大叔?”

“闭嘴,Pietro”冷静了一点的Remy终于发现了不对,该死的他这个时候应该还没和金刚狼认识!

金刚狼震惊地看着衣衫不整脖子上还带着可疑红痕的Pietro,再看向同样衣衫不整的Remy——

“操他妈的Gambit你居然喜欢男人?还是Quicksliver?!”

—TBC—

 

赖在床上看见催更吓得马上爬起来码字==

不过还是有点小开心W

牌皇和快银这时候还没被虎哥抓进三里岛,所以这个时间点的狼叔和牌皇应该还没认识。。。不管了总之时间线已死。但是这两只有未来记忆的一对上就穿帮了==

牌皇获得的未来记忆和狼叔来自的未来不是一个,所以狼叔根本不知道牌皇和快银搞上了。

*本文含微量虎狼。没错我萌这对相爱相杀兄弟组。

评论(2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