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Gamquick】一日的少女情人(完)

重度OOC警告!人物崩坏严重!

 @Gambit♡Quicksilver 的点梗,娇羞的牌皇,我尽力了。

有一种要掉粉的预感...

———————————————————————————————

Pietro迷迷糊糊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蹭他。

大概是Remy养的猫咪爬上床了,Pietro意识不清地翻了个身,随手推了一把。

然后他被一声近在咫尺的尖叫声吓得从床上窜到房间的另一头。

这是敌袭吗!学院的警报呢,失灵了吗?

一个相当眼熟的背影从他的床上款款起身,那人捂着头,缓缓地回头看向他,语气似是抱怨又似是撒娇:

“Peter,你怎么总是这么粗暴。”

“你,你…你……”

一向在战场上无往不利动作迅捷的Quicksliver此时却吓的浑身都哆嗦起来,他指着那人半天说不出话来。

绯红女巫在上,眼前这个披散着头发,正幽怨地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偶尔抬头看一眼自己,随即就一脸羞涩地低下头的家伙是谁啊!

绝对不是他已经交往了三个月的男朋友Remy·Lebeau,绝对不是!

那个很像Remy的家伙已经一步三顿地走到他面前,他期期艾艾地跪坐下来,满脸浓情蜜意地看向他发问:“亲爱的,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正在疯狂给自己洗脑“这绝对不是Remy,绝对不是”的Pietro一下子卡壳了,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

“呃…假期?”

Remy的眼神立即变了。

“唔…某个节日之类的?”

Remy满脸哀怨。

“那,你生日?”

Remy看上去快要哭了。

“我上个星期才过完生日!你是笨蛋吗!”

Pietro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见过潇洒的Remy,耍帅的Remy,调情的Remy甚至是颓废的Remy,但眼前这个已经开始抽泣的Remy是什么鬼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Pietro非常别扭地勉强抱住比他还高一个头的恋人。

大概Pietro的安抚起了点作用,埋头在他坏里的人终于停止抹眼泪的动作了。

他嗔怪地斜了他一眼:“今天是我们交往100天的纪念日。”

Remy徐徐起身转了一圈,Pietro仿佛看到了那不应存在的裙摆在飞扬。

“我等你,待会儿出门。”

“等等,Remy…”

Remy猛然转身,伸出手指封住了Pietro接下来的话语:

“叫我Darling或者Honey哦,亲爱的❤。”

 

由于能力的关系,Pietro拥有非常好的动态视力,他也一直为此骄傲,而此时Pietro恨不得戳瞎自己的双眼。

那样就不会注意到Remy的粉红色指甲油了。

 

一个小时后Pietro深深地感觉自己还是太年轻了。

画着眼线涂着唇膏时不时从挂着一大串水晶吊坠的小提包里掏出镜子补妆的Remy!

这就是X学院深受女性欢迎的老师!名声在外的Gambit!

“你怎么了?”放下镜子的Remy歪头疑惑地看向当机的Pietro。

“没事,我去南极冷静一下。”

 

五秒钟后从南极回来睫毛上还沾着雪的Pietro终于冷静下来,昨天交完任务后X教授对他露出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此时从他记忆的缝隙里蹦了出来并且无限循环。

肯定是那只老狐狸搞的鬼,不,一定还有他那个混蛋老爹的份。

行动永远比思考快的Quicksliver下一秒就出现在目标人物的办公室。

“教授,你一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快把Remy变回来!!!”

X教授从轮椅上悠悠抬头,拿出手绢擦拭手杖:
“感受一下不同性格的恋人,也是很好的啊,Peter。”

Pietro真的快哭了,他无比真诚地忏悔:“…我以后再也不偷窥你和我爸的独处再也不乱拍你们的照片给学院的八卦小报投稿,真的,我绝对不会再听Kitty和Rogue的撺掇给我爸推荐各种情趣道具了,真的。”

X教授:“…”

“咳,还有Kitty和Rogue啊…总之和性格逆转的恋人相处也是一种人生体验,你好好珍惜。噢对了你爸约我下棋,先走了。”

X教授果断迅速地把Pietro踢出门,准备去找老朋友聊聊儿女的教育问题。

 

平常Remy和Pietro出去,一般是开车兜兜风,或者在赌场里一掷千金,入夜之后就是纸醉金迷的酒吧狂欢。

而现在,Pietro一脸生无可恋地提着购物袋跟在Remy身后。虽然平常Remy也会去一些高档服装店或者礼服定制店,但绝对不会是这种繁荣的,充满女性和血拼气息的商业购物街!

更不用提他之前已经陪着他那性格突变的男友在发型店蹲了两个小时。

看着他把他酷炫拽的发型烫成大波并且染成酒红色。

Pietro已经在思考等Remy恢复过来是会先杀了教授还是先杀了自己。

可他真的已经尽力阻止了啊,要不然Remy就要紧跟着往头发上镶钻了。

一半的Pietro体内的恶作剧因子蠢蠢欲动,想把这个颠覆恶搞版的牌皇带去给学院的老师学生瞧瞧;另一半理智的Pietro阻止了自己,你想让全校人都知道你在和一个热爱指甲油和大波浪的基佬交往么。

作为一个死要面子的青春期男孩,Pietro不得不迁就自家娇蛮任性的小女(男)友踏上了各大品牌专卖店的征途。

天哪,会拿着两支几乎一模一样的唇膏问你那种颜色更好,试遍全场的衣服问你好不好看然后最终还是买了第一件的女(男)人太可怕了。

更可怕的是他买完自己的衣服转身就捧出小山一样高的衣服让自己试。

喂我的能力不是用来试衣服的!一秒换装什么的真的只是任务需要!

然后他收获了一个泪眼汪汪嘟起小嘴朝他挥起软绵无力的小粉拳的牌皇,还有旁观的女店员投向他的谴责眼神。

Pietro完败,开始挑战一分钟30套衣服的紧急任务。

这种体验一次就够了,绝对,绝对不要有下次了。

Pietro在某种意义上坚定了做一个光荣的同性恋的想法。

 

Remy突然转身拉住被购物袋淹没的Pietro。

“怎么了?这次是香水还是手提包?”

“左手边第三间店正陪着那个穿迪奥春季新款的女人逛街的胖子是下个任务的对象,目标是他西装左胸暗袋里的一份协议书。待会儿我制作混乱,你去拿,明白?”

“等等,什么迪奥新款?你说的是哪个女人?”

“…我会给你指示,看清楚了。”

Remy拖着他往前走了两步,装作俯身观看玻璃展示柜里的首饰,指间弹出一张扑克牌,不偏不倚地插在几米远的任务目标的脚边。

爆炸的一瞬间Pietro已经在烟雾的掩护下拿着东西成功归来,Remy顺势拉着他进了下一家店,把爆炸引起的人群骚乱抛在身后。

即使性格改变,但他还是那个Remy。变的只是外在,而不是内在的心意。

Pietro不禁想起教授把他踹出门前说的话。

果然没有变啊,Gambit。

他有点犹豫地上前问正在试项链的搭档:“Remy,呃,Darling,你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吗,来这里买东西也是为了任务打掩护?”

“怎么会呢,我们不是处于假期中嘛。”

“那你怎么知道任务对象也在这里?”

“那个女人居然穿着三天前刚刚发布的新款,看着就有问题,于是就顺便注意了一下给她付钱的男人,碰巧撞上了…来,这个挂坠是配粉钻好看还是蓝钻好看?”

不,我还是选择死亡吧——Pietro·悲痛欲绝·。Maximoff

 

晚上Remy想去他们往日里经常去的酒吧。

Pietro死死拉住了他。

“Remy!Darling!Honey!求你了,千万千万不要去!”

别的不说,那个交游广泛的金刚狼和某个嘴贱得要死的雇佣兵都是那家酒吧的常客,被他们看见这样的Remy和与Remy在一起的自己…

我还是先把自己炸成烟花吧。

“可是,”Remy皱着眉一脸不高兴:“这可是纪念日,必须要盛大才行,烛光晚餐,美酒,鲜花!”

“我…”Pietro闭着眼一咬牙:“我来给你亲手做晚餐。”

“真,真的?!”少女Remy满脸梦幻,周身冒出奇异的粉色泡泡“我太高兴了亲爱的!”

他一个飞扑抱住了比自己还矮小的Pietro,又马上像触了电一样放开,红着脸羞答答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恋人,随即以连Quicksliver都来不及反应的速度跑开了。

徒留下愣在原地的Pietro和一堆购物袋。

…等等我们不是连床都上过了吗为什么还要变现的这么娇羞?

还有我不会做饭啊为什么脑子一抽就许下那样的承诺。

今天格外心力交瘁的Pietro默默捂脸。

 

最后只能买了半成品食材回来加工,摆上桌前再特地去教授屋子里摸来了造型精美的古董烛台和蜡烛。

反正那俩老不死的又不知道窝哪儿下棋去了。

Pietro愤愤不平地想着,在餐桌上安置好刚从学院花园剪得玫瑰花。

他才不是为了那个神经突变的牌皇呢,只是为了不让那个还顶着他男朋友名号的家伙又委屈地哭出来。

 

烛光晚餐,美酒,鲜花。

一切都很美好。

除了他对面的人切一次牛排就抬头光明正大的偷看他三次,偷看一次脸红一次,脸红一次就羞涩地笑一次。

Pietro感觉胃在抽搐。

他无比怀念那个教他用餐礼仪俯身在他耳边低语趁机揩油调情的Remy·情场老手·Lebeau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也想过会不会能有安定下来的一天,有安稳的家庭,有人每天亲手做饭给我吃。”Remy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你给了我家的感觉,Pietro,我无比感谢上帝给我与你相遇的机会。”

Pietro呆住了,这是他所认识的Remy绝对不会诉之于口的话。

变的只是性格,心意是不会变的。

他又想起教授的话。

所以Remy在心中,原来把他看的这么重吗?

其实他有时候也会迷茫于他和Remy的关系,那个男人太成熟,太圆滑,太有魅力,他总觉得抓不住。

而现在他可以切实地感受到内心涌上来的喜悦和满足感。

不拘泥于外在,而是单纯的相互吸引的心意。

尚未成年的小变种人在心中对爱情有了新的认识。

不过糟糕,眼睛好像有点湿。

Pietro掩饰似的吸吸鼻子,抬起头直视面前的恋人。

“吃完去屋顶看星星吧。”

“亲爱的,你果然最喜欢我了。不过你这么主动,人家好害羞❤。”

啊,他还是忘了这码子事和刚才的感动吧。

胃猛然骤疼起来的Pietro无力地倒在桌上。

所以Remy到底什么能恢复正常,这样的外在有时候实在忍·受·不·了·啊!

 

 

—End—

 

彩蛋

罪恶的根源在于前一天X教授下棋输给了万磁王。

赢家万磁王表示我早就看那个成天围着我们家小子转的打牌的不爽了,你帮我教育教育他。

然而第二天教授带着某人的证词来和某人的亲爹聊人生了。

看来下一次中枪的会是你啊,饱受摧残的Pietro【蜡】

 

Kitty和Rogue最近不知为何多了很多任务。

她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Pietro一看到她们就跑。

还有很多可圈可点的道♂具没有推荐给他(万磁王)呢。

 

第二天Remy就恢复正常了。

面对一屋子的首饰衣物提包鞋子,自己的酒红色大波浪和粉红指甲油,牌皇大大几乎是崩溃的。

X教授对此深感抱歉,给他和Pietro都加了一个星期假期,并附上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回到房间的Remy看到卧室床上趴着一只戴着猫耳猫尾冲他喵喵叫的人形快银猫。

教授那边算是清了,下面找小混蛋算账吧。

一定要把这该死的小家伙做到把这段黑历史深深埋藏啊。


—真·End—


作者已经被从屏幕里飞出来的扑克牌炸飞了,勿念。



评论(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