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映an】ABO

映A安O,一个关于普通人类如何正确度过发情期的脑洞短打,报社预警,应该甜

———————————————————————————————

映司推开家门,第一眼就看到被洗劫一空的冰柜。

他倒没多惊讶,自从Ankh复活以后,这一幕隔三差五地就要上演一番。

引起他警惕心的是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甜腻的气息,稍吸入两口就引得他的Alpha本能一阵涌动。

他强压下体内的生理悸动,抬手敲了敲Ankh房间的门。

那股味道正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Ankh?”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房间里有窸窸窣窣的响动,然后是Ankh略带狼狈的声音:“…你别进来!”

他这么说映司却更担心了,他这些年走遍世界的各个角落,不知寻觅多久才找到使那枚硬币复原的方法。就算是Ankh以人类的身体复活的现在,他也总放不下心,就怕哪天一睁眼那人又变成碎裂的硬币,将他再次拖入折磨他已久的无尽黑暗。

“Ankh,开门。”映司的语气中带上了几分不容置疑。

“不——别进来!!”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映司强行撞开了房门,那股甜腻的气息猛然扩大了无数倍,而气息的源头正是在蜷缩在床上的Ankh。

“Ankh你…是Omega?”

“什么?我才不是!”

明显被发情期折磨得神志不清的小鸟几乎没思考映司话中的含义,下意识地出口反驳。

映司绕过地板上堆成小山的冰棒包装纸和木棍,小心翼翼地在ankh床边坐下。

他忍不住伸手拂了拂床上的人被汗水浸湿的金发,平时总爱独自蹲在高处的鸟类此时在本能的驱使下意外地主动,顺着映司的手臂直接攀进了他怀里。映司的Alpha信息素被勾得一阵暴动,他怀里的人也猛地把他抱得更紧了,几近贪婪地在他怀里扭动着。

 

映司忍不住扶额了,他是真没想到Ankh是个Omega。

泉信吾是个Beta,Ankh以前附在他身上的时候从没表现过发情的症状,想来也是因为他自身不完整的原因,一只手怎么发情呢。

 

映司尽力压制住自己的信息素,却引得失去凭依的Ankh不满地撞了他几下。

映司只能把它更加搂紧点。

“你这是发情了啊…”

“闭嘴!”Ankh恶狠狠地开口,却由于身体的原因显得绵软无力“给我找硬币去!”

“硬币?”

“只要…只要有硬币,很多很多的硬币…就能撑过去了……”

Ankh此时已经被撩拨地快要到极限了,硬撑着断断续续地说了下去。

“你不会八百年前就是这样度过发情期的吧…”

映司简直要对这只缺乏常识的鸟儿无语了。

不过这样也好。

“呐Ankh,现在这个世界没有Greeed了,也就没有yummy了,是不会再产生的硬币的。”

他缓缓俯身将人压到身下。

“我也没法,再给你挣硬币了。”

他细细打量呻吟着的恋人,恍惚间似乎听到欲望的硬币的撞击声。

“而且你现在是人类,普通人类是没法吸收硬币的。”

他顺着那人的脖颈轻轻细吻,不再压抑自己和自己的欲望,独属于Alpha的强横信息素冲撞着怀中的Omega。

“所以让我来教你,普通人类度过发情期的正确方法——”

 

 

 

【拉——灯——】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