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Javel×亚伦】秋千

灵感来源是那张Javel与小王子的秋千图。

时间轴是Javel复活之后。

OOC预警,嘛...同人肯定崩人设。

————————————————————————————————

Javel去找上司报告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坐在公园秋千上的亚伦。

眼魔界的小王子阴沉着脸坐在那儿,仿佛那不是普通的秋千,而是宫殿里高高在上的王座一般。

但那的确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秋千,而且还是个颜色亮丽的儿童秋千,这让端坐在上面的亚伦说不出的怪异。在这满是遛狗的老人和带小孩的家庭妇女的小公园里,他更是显得格格不入。

就算是Javel,也不由得愣了一下,犹豫再三才上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亚伦大人?”

亚伦只是抬头扫了他一眼,并无言语。

Javel一时也不好开口,只能默默侍立在一侧。

“坐下吧”

坐下…Javel观察再三,确定周围十米以内没有任何方便坐下的东西,除了亚伦身旁空着的另一个秋千。

完全错误的场合和不合时宜的命令。

Javel连直接就地而坐的想法都冒出来了,却捕捉到他那不耐烦的殿下微微扬首,眼神指向身侧的秋千位。

君命难违,Javel只能认命地走了过去。秋千对他来说太过狭小,吊着的铁链吱吱呀呀地晃荡着,他勉强维持着平衡,心中祈祷千万不要在亚伦面前失仪。

已经是接近傍晚的时候了,公园里阵阵喧闹低了下去,游人也渐渐散去。亚伦还是沉默地坐在秋千上,只是坐姿不再那么端正,甚至很是随意地荡了两下。

致力于颠覆人类世界的反派高层和干部并排坐在儿童秋千上,这实在太诡异了,Javel首先撑不住,打破了寂静:

“已经派人通知Specter地点了,为了妹妹,他一定会来的,那时就可以处理叛徒了。”

“Specter啊…”亚伦沉吟了一下:“就交给你处置了,想必你会让我满意的。”

“是。”

Javel下意识的想行礼,却忘记身处秋千之上,险些掉了下来。秋千左摇右晃了好一会儿才停稳。Javel万分尴尬,不安地看向亚伦,没料到对方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所侍奉之人散漫地靠在秋千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懒懒的声音传了过来:

“复活的感觉怎么样,Javel?”

“这都是依靠亚伦大人的力量。”

Javel连忙低头,不敢与面前之人直视。

“你也就只会说这些…”

提问的人似乎并不满意得到的答案,语气里带上了两分讥讽。

“不!我…”Javel心中突然涌上了点难以言喻的情绪:“我真的很感激亚伦大人复活我,你,您选择了…我。”

这回轮到亚伦诧异了一下,他随即又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默许般承认了Javel最后一句。

一时冲动的Javel忐忑不安,不知该庆幸还是惶恐。

亚伦并不在意自己随手给部下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阴影,他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坐在什么上面,像个小孩子一样荡起了秋千。一开始只是小幅度的晃动,后来频率和幅度越来越大——大到连Javel都察觉了。

亚伦大人在,荡秋千?

堪称荒谬的一幕发生在他面前,亚伦甚至越玩越开心,嘴角一点一点漾起了笑意。

Javel目瞪口呆:

“亚,亚伦大人?”

亚伦在秋千扬起的风里扭过头与他对视:
“你…”

“我?”

Javel一片茫然。

亚伦瞪了他片刻,似乎有几分生气,转回去继续与秋千搏斗。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Javel一头雾水,只能看着亚伦殿下越荡越高,越荡越高…

他突然福至心灵:“亚伦大人!您,您是想要我推着你荡秋千吗?”

亚伦一下子停住了,他猛地站了起来,带着点被说破的怒气:“才不是!”

 

亚伦愤而离去的背影十分有气势,错过大好机会的Javel只能追在后面,不知道该为没有理解对方还是惹怒对方道歉。

亚伦大人,真的是十分难伺候啊。

喜怒无常的殿下有时候的确很麻烦,但是这样的亚伦大人,非常可爱。

把这样的小心思藏在心底,Javel继续着跟随的脚步。

因为那是,选择了他的亚伦啊。

—END—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