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泰幸】如何正确的见家长

特别不要脸也特别喜欢的一对,这两个人太可爱了www

“不行!绝对不行!”

再次被扫地出门的幸太郎气得在门外跺了跺脚,张口想朝家里那个老顽固吼两句回去,却被旁边自家异魔神一句话又咽了回去。

“幸太郎…”藏蓝色的异魔神不安地踌躇了两下:“还是算了吧。”

“才不要!”幸太郎火气又上来了:“我就一定要让他们承认!”

“走了,泰迪。”

泰迪虽然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也只能匆匆忙忙跟上自己的契约者。

啊,现在应该说恋人了。

泰迪追上去悄悄伸手牵住了还在生气的恋人,幸太郎别扭地把头转向外面,被牵住的手到底是没松开。

他现在心里很不爽。

把终于弯弯绕绕确立了关系的恋人带去见父母却被当面赶了出来,父亲甚至气得亲自挽袖来揍他,就差和他断绝关系了。

凭什么!就因为泰迪不是人类吗?!

不是人类又怎样,是异魔神又怎样,世界上没有谁比泰迪对他更好了。

头顶猛然张开的伞面打断了他的思绪,万能的执事型异魔神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伞,非常及时地挡住了从路边楼里倒下的一大盆水。

对自己的倒霉体质和泰迪的迅速反应已经习以为常,幸太郎心里那一点怨气也消得差不多了。看吧,没有人,也没有异魔神,比泰迪更适合自己了。

“现在回去吗?”

“回去…等等!”一个念头倏忽间划过,幸太郎回头看向泰迪:“我们去找爷爷。”

“啊?找哪一个?”

作为野上家和受灾体质一起流传下来的特殊之处,幸太郎和自己的爷爷一样是时间的特异点。作为穿梭在时间轴上的新一任电王,他有两个爷爷,四十年前的野上良太郎和四十年后的野上良太郎。

虽然实际上是一个人,但对于幸太郎来说意义还是有所不同的。

“先找小爷爷。”

 

小爷爷自然指的是前一任电王,四十年前的野上良太郎。

现在的电王由幸太郎担任,按道理来说良太郎应该回他那个时代做个普通人了。但由于各种七七八八的时空问题和Den-Liner上那四个家伙的强烈要求,良太郎仍然隔三差五地出现在Den-Liner上,和幸太郎也多次并肩作战,相互间的情谊也非常深厚了。

 

幸太郎一上车就瞅见正忙着调停桃塔罗斯和浦塔罗斯日常拌嘴的良太郎。

“爷爷!”

他匆匆朝众人打了个招呼,直接把良太郎拉了出来。

“幸太郎?发生什么事了?”

“爷爷,你…”话在舌尖上打了个转,幸太郎又犹豫了,他换了个方式问出来:“你对异魔神怎么看?就是和你契约的那几个家伙。”

“你说桃塔罗斯他们?他们都是我非常重要的伙伴。”

“不是说这个…”幸太郎小声嘟囔了两句,心中焦急又扭捏着不肯直接说出来:“那,那你觉得我和泰迪怎么样?”

“你们是非常好的搭档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良太郎还是照实回答了,末了升起一点玩笑心:“虽然很不幸的把倒霉体质遗传给了你,但是有泰迪陪在你身边,我也就放心了。”

“真的吗!”幸太郎脸有点涨红了:“爷爷是,支持我和泰迪在一起的吗!”

良太郎隐隐约约觉得这问题有点奇怪,但还是顺着应了。唔,幸太郎和泰迪,的确是谁也离不开谁的一对呀。

然后他就望着幸太郎冲下车的背影感到一头雾水,泰迪急急忙忙从电车拉门里出来,朝他一鞠躬说了些“承蒙照顾我一定会好好对幸太郎的”之类的话后,也跟着下车去追幸太郎了。

“…到底发生什么了?”他茫然地转向门边蹲着站着的四个异魔神,显然刚才车上所有的非人生物都趴在门上偷听了。

“你对这种事总是不够敏锐,良太郎。”精于感情之道的蓝色异魔神摇头晃脑,随即看向旁边似乎正在生闷气的红色异魔神:“前辈,这次可是你输了。”
“切”桃塔罗斯很不服气地哼了一声:“天丼那家伙,下手太慢了!之前看他们俩那腻歪劲儿,谁不以为他们早八百年就在一起了。”

“愿赌服输啊前辈。”

“哈哈哈哈笨蛋笨蛋大笨蛋!”

“桃兄,真男人就应该勇于承认失败!

“喂,你们!”

…………

四个异魔神开始了惯例的掐架,依旧不明就里的良太郎站在原地又想了想,最后索性放弃思考了。

年轻人的事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处理吧。

不得不说自从被天天叫爷爷之后,良太郎心理上也有那么一点朝长辈转化了。

所谓儿孙自有儿孙福,是这个道理吧。

 

“幸太郎!”

泰迪非常及时地扑过去扶住了倒霉体质发作差点滑倒在地的恋人。

“爷爷果然,是站在我们这边的。”因为剧烈运动幸太郎还在喘气,脸上带着点尚未消散的红晕。

不,他看上去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旁观者清的泰迪内心是这么想的,但面对这样的幸太郎,他完全说不出口。

“那么下面去找大爷爷吧,这样爸爸就不得不承认了。”很快恢复元气的幸太郎满怀信心:

“走吧,泰迪。”

泰迪默默叹了口气,顺手拦下一个朝着幸太郎飞过来的足球,总之,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和幸太郎一起面对的。

 

“爷爷,我和泰迪——!”幸太郎刚刚说出口的话被眼前两个端坐的人硬生生断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和他那属于这个时代的爷爷一起坐着的,是几小时前怒吼着绝对不同意把他赶出门的爸爸。

坐着的两人都看上去异常严肃。几分钟前还信誓旦旦拉着泰迪规划人生的幸太郎立即蔫了,这场面看上去非常不好对付…

“爷爷?”他小心翼翼地先探询着问了一句,有点后悔没有直接把四十年前好说话的小爷爷拉过来。

“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四十年后的爷爷在这种关键时刻格外有压迫感,幸太郎在他面前也只能乖乖坐好听从教导。

“你们…”

“请不要责怪幸太郎!推论起来的话无论如何都是我的责任。”

“泰迪你…”

突然冒出来挡在前面的泰迪没有理会幸太郎的惊呼,继续说了下去:“我知道异魔神和人类完全不适合在一起,我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能一直留在幸太郎的身边。但是幸太郎,是我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人。”

他郑重地朝两位家长行了一礼:“如果可以,不,请务必把他交给我。一切的后果由我承担。”

“你在说什么傻话!”幸太郎再也忍不下去了,他不管不顾的冲上去握紧了泰迪的手:“喂,你们听好了!我是一定要和泰迪在一起的,不管你们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

 

爷爷板着脸十分威严地看着这对胡来的小情侣。

一秒

两秒

三秒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真是…太可爱了。”

“四十年前我还不太懂,四十年后再看你们这样,真是应了桃塔罗斯他们说的,怎么还不去结婚。”四十年后的野上良太郎放松下来,不再摆出那副严肃的样子,笑眯眯地看着这两个小辈:“老实说你们现在才过来我都有点惊讶,进展太慢了。”

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展开啊?!!

本来都做好誓死抵抗的准备的幸太郎和泰迪一起懵懂了。

“那爸爸…”

一直沉着脸的爸爸这时也看过来了,脸上还有些不大乐意:“你们的事,爷爷和我说过了,而且…”他看了看泰迪:“我也看到了你们的决心。既然都已经这样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了。”

猛然间得到一致承认的幸太郎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晕晕沉沉地转过去看身旁的异魔神:“泰迪…”

泰迪眼疾手快地抓住了被幸太郎绊倒眼看就要掉下来的花瓶。

 

“看吧,我就说幸太郎是离不了泰迪的。”旁观的长辈对另一个这么说。

幸太郎的父亲脸色缓和下来,他家儿子能遇上这么一个异魔神,也是种幸运。

 

“看吧泰迪,我说到的事都做到了,我的强大果然是货真价实的!”

“嗯。”藏蓝色的异魔神微笑着应了,温柔地注视着幸太郎。

这是他认定的主人,他誓死守护的契约者,同时也是,

他别扭而又可爱的,

恋人。

-END-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