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海贼红蓝】一年一聚

刀,文笔渣,慎入。

CP:红蓝/黄绿


每年的这个时候,对于曾经肆无忌惮的宇宙海贼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

一年一度的,这些如今散布在宇宙各处的前海贼,藉由某个原因,会重新聚集在这个熟悉的星球的某个角落。地球,这个他们曾经拼上性命去保护的星球,于他们而言,有着永恒的特殊意义。

 

艾穆总是来得最早的一个,她的脚步声伴着晨曦初露准时出现在门口。这位曾经的流亡公主,如今的星球女王,来这里却是轻车简从,只独自捧了束宛如流动的云霞一般的粉色花朵。她身上添了几分威严庄重,沉稳宁静的气息倒是一如从前。

低着头忙于磨剑的乔并没有与她有所互动,艾穆也只是默默向他行了一礼,礼仪依旧是那样无可挑剔的完美。她没停下脚步,继续捧着花走向后院的花园。

 

太阳完全升上来的时候,艾穆也告别离去了,从头到尾没抬头的乔直到她离去时才起身朝她微微颔首。至始至终这二人没有一句交谈,但最后眼神一刹那的交汇中,这两位曾经的伙伴已经传递了足够多的信息。

 

然后一直到邻近中午的时候,下两位访客才姗姗来迟。近年有些发福的博士喘着气提着大包小包挤进了门,璐卡在他身后挤了进来。虽然这两个人的孩子都已经能独自到隔壁星球打酱油了,他们却还是老样子吵吵闹闹一刻不停。

博士直接撸袖子下厨,一边从他带来的包裹里翻出各种食材扔进锅,一边和乔抱怨璐卡最近又和她那个青梅竹马走得太近。不待乔答话,璐卡就先朝他亮拳头了。

乔不得不出言打断他们,免得午饭还没烧好他的厨房就被毁了。

今年还是老样子?

额外带了两瓶酒,一瓶咱们待会儿开了,一瓶留给船长。

璐卡果然先休战了,转身从包里翻出两瓶酒来,都是宇宙里有名的美酒。

博士悄悄在背后朝乔比划了一个得救了的手势,赶忙又加快了锅铲的节奏。

 

三人在饭桌前坐好。

不错,乔尝了一口饭菜,博士的手艺又长进了。

那是,博士眉飞色舞,璐卡现在每天都喜欢提些稀奇古怪的要求为难我,得亏是我,像那个小白脸哪儿做得出来。

语毕他才发现又说了不该说的,下意识地端着饭碗就要躲。

璐卡却是笑了,博士有博士的好处,我是知道的。

她语气温柔笑得眉眼弯弯,博士都看愣了。

璐卡难得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啊…

你——什么意思?!

啊啊!我错了!乔救命!!

……

 

乔没理会这对夫妻秀恩爱的方式,扫了一眼桌上的菜照例大半是璐卡爱吃的,就静静旁观埋头吃饭了。

一顿饭热热闹闹的吃完了,乔顺手拦下了想收拾桌碗的博士。

你们去吧。

博士和璐卡交换了一个眼神,他又摸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和璐卡一起去后院了。

 

等乔差不多收拾好了,他们也回来了。

博士眼睛还有些红,璐卡倒是比较镇定。

直到告别的时候她才忍不住拉住乔,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话。

我都知道的,乔反过来安慰她,放心。

简单两个字却让璐卡真的放心了,拉着博士安心地离去了。

 

一下午乔都在独自静坐,待到日头偏西,他才起身去地窖取了瓶酒。这还是他们刚刚在地球上安定下来的时候修的酒窖,红衣海贼耍着赖坚持“没有酒的海贼算不上真海贼”。乔不得不安抚卧床的船长大人,凿了这个小小的酒窖。

他拎着酒,径直去了后院的花园,石碑前面有仔细打扫的痕迹,他猜这是出于艾穆之手;璐卡和博士都非常小心,不可能弄乱这里,那么这唯一明显的痕迹只有剩下的那一个人了。

 

乔放下酒,把蜷在墓碑后面哭得稀里哗啦的豪快银半拖半拽硬是拉了出来。

都多大人了,怎么每年还是哭成这样。

可我就是忍不住,凯抽抽鼻子,为什么偏偏是他,偏偏是玛贝拉斯!!

他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

乔没说话,只是伸手揉揉还在抽泣的伊狩凯的头发。

今年的战队呢,和他好好说说吧。

一贯冷峻的口调竟带上了几分温柔。

凯果然慢慢平静下来,掏出本册子开始絮叨些今年又是什么主题的战队,队伍是什么配置有几个追加。

乔坐在一旁听着,偶尔补充几个问题,引的面前的战队厨眼睛一亮继续滔滔不绝地讲下去。

一般人或许该嫌烦了,乔却极有耐心地倾听着,开了带来的酒,慢慢地喝着。

最后所有的都讲完了,凯起身朝乔恭敬地行了一礼,把战队册子郑重地放好,默不作声地悄悄离开了。

 

现在只剩下乔一个人了。

今晚的月色很好,他对着月亮把剩下的酒喝完,然后站了起来,把艾穆的花,博士的古董手枪,璐卡的酒和凯的战队百科重新整理了一遍放好。

“今年大家也都来了,”他在玛贝拉斯的墓碑旁坐下:“你在那边也放心了吧。”

他沉默了,仿佛在回忆些什么。

“真是…”他最后苦笑出声:“不守诺言的船长啊!”

“说好要一起扬帆游历整个宇宙,说好要带着我们一起找到宇宙最大宝藏”

“最先离去的人,偏偏是你啊…

乔猛力捶了一下石碑,几乎无可抑制地想起他的船长给他的最后命令。

 

好好活着,乔。

病床上的玛贝拉斯紧紧拉住他,一双眼亮如星辰。

寿终正寝了再到那边见我,这是命令!

 

“死了都不让活着的人安生…”

 

“那么,今年也顺利完成任务了。”

乔如拥抱爱人一般轻轻环住了墓碑。

“我的船长。”


—END—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