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大天空寺眼魂幼儿园(一)

文风有病,应该有续(


传说中的大天空寺眼魂幼儿园,其实也不过是个小小的寺庙改建的。园长是个神出鬼没热爱COS的白发老爷爷,大家都喊他一声仙人大叔。园里有两个班,尊老师带的眼魂班和眼魔大帝带的眼魔班。虽然眼魔大帝这个名字听起来非常中二非常有气势,但由于他长期不打卡签到,不知是辞职还是神隐了,大家也快把他忘了。这就辛苦了尊老师一个人照顾两个班,每天跑来跑去调停小朋友吵架,十分忙碌:

“牛顿快停下!不要一吵架就离班出走!”
“咦,亚兰?你怎么又跑过来了?这里是眼魂班上课的地方,乖,快回去。”

“报告小尊老师!武藏又和信长打架了!”

……

今天的幼儿园,也是和谐的一天呢。

 

其实眼魂幼儿园里并不是只有尊一个老师,但是奈何…

“明理,能不能来帮我带带孩…”

“不要打扰我!”戴着眼镜的科研少女从瓶瓶罐罐中抬起头,气势十足:“我一定要用科学证明眼魂这种不科学的存在!”

尊默默退了出去关好实验室的门。

“御成,现在有时间帮我忙吗?”

像被打了鸡血一样振奋起来的僧衣和尚高喊着“交给小僧吧”冲了出去,尊十分欣慰地看着他的背影。

三分钟后浑身狼狈的御成哭嚎着跑了回来抱着尊大腿:“尊少爷贫僧实在是做不到啊!!”

尊叹着气安抚他,目光转向旁边拄着扫帚拖把看热闹的涉谷和成田。

那两个人立即连连摆手表示尊少爷我们只是两个打扫卫生的没啥用处。

尊只能再次默默走出院子,背影萧瑟。

眼魂幼儿园里是不止一个老师,但奈何正常人只有他一个啊。

 

“你们居然敢忘了我游流仙大人!”

仙人园长留下的宠物小幽灵蹦了出来,愤怒地在尊身旁左飘右转。

“哦,你是能帮我看孩子还是能帮我劝架?”

尊面无表情。

“这个嘛…”

游流仙打着转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所以说,尊内心叹气,作为唯一一个正常人,他压力很大呀…

 

卑弥呼作为眼魂班唯一一名女生,在整个幼儿园都差不多是和尚庙的情况下,自然受到了额外保护。其他眼魂们之间该骂的骂,该打的打,遇到她总会礼让个三分。毕竟连尊老师都说了,要爱护女性。

但总有这么一个例外。

牛顿就是那个例外,本来他作为一个科学家就是心高气傲,平常也只与爱迪生一起在实验室里捣鼓捣鼓。自从卑弥呼来了,牛顿就一改高冷作风,跟她杠上了。

“只有科学才是世间万物的真理!”
“哦?”卑弥呼闲闲地坐着整理袍子的褶皱:“我可只认为我的巫术才是解读世界的正确途径。”

“是科学!”

“是巫术!”

“科学!”

“巫术!”

……

“小尊老师,你说谁是对的?”

两个魂一起扭头看向正欲劝架的尊。

“呃,这个,这个,我也不是很懂…”

三个魂大眼瞪小眼。

“哼”僵持了一会儿牛顿转身就飘走,不理会身后的尊的呼喊。

我!生!气!了!

牛顿小朋友闷闷不乐地离班出走了。

 

眼魔班是幼儿园里比较神秘的一个班,整个班都笼罩在结界之中,尊也只有两个班起摩擦的时候才会见到这个班的人。

嘛,毕竟他们的带班老师就是那么神秘,学生继承这一点也没什么奇怪的。

眼魔班班长亚帝尔,据说是常年坐在椅子上不起来的人物。

眼魔班副班长亚兰,最近因为某些原因经常跑到眼魂班来,总是悄悄站在墙角盯着从眼魔班转到眼魂班的深海诚。

他身后跟着眼魔班的小组长贾贝尔,亚兰周身萦绕着不明气息,站在那儿盯着深海诚,然后扭头让贾贝尔上去揍他。

从一开始深海诚被痛揍到他带着一帮小弟揍飞贾贝尔,这也成了幼儿园的日常一景。

拉架拉不开的尊老师非常苦恼,试着去询问站在墙角的亚兰。

亚兰苦大仇深地看了他好一会儿,一言不发地扭头就跑。

尊老师很茫然,他什么时候惹到这孩子了?

 

深海诚原本是眼魔班的学生,性格孤僻,面部瘫痪。

关于他为什么要转班,这里还有一段故事。

深海诚小朋友有一个视如珍宝的娃娃,他每天抱着娃娃睡觉,细心给娃娃梳头穿衣服,所有敢嘲讽他的娃娃的家伙都被揍趴了。

深海诚给他的娃娃起名叫花音。

然后有一天,花音被弄坏了。

是眼魔班的人干的,但没有人承认。

找不到凶手又不会修补的深海诚整个人都抑郁了,直到那一天。

尊老师发现了角落里抱着娃娃浑身低气压的深海诚。

万能而又善良的尊立即拿出随身带的针线修补好了花音。

不要问为什么尊老师会随身带这种东西并且擅长针线活,毕竟幼儿园的小朋友们磕磕碰碰是很常见的事。

深海诚呆呆地接过修补好的花音,抬头对上了微笑着对他说下次坏了还可以找自己修的尊。

这个人身上,有光。

第二天深海诚就带着花音蹲在眼魂班不走了。尊有些哭笑不得,但无论怎么劝这孩子都不肯回去,尊也只好由他去了。

从此,深海诚就成为了眼魂幼儿园的第一个转班生。

看样子不会是最后一个哦。

 

对于这个从眼魔那边空降来的家伙,眼魂班的人自然是看他不顺眼,更别提他总是以修娃娃为名缠着尊。

小子,敢对尊老师下手,要做好死亡的觉悟啊。

令人意外的是,第一个对他出手的不是自诩尊老师第一跟(zhong)随(quan)者的武藏,而是平常高冷无比从不合群的信长。

信长只是拦住了他,一语不出地与他对视。

深海诚也什么都没说,沉着脸看了回去。

两个面瘫之间的气场是强大的,围观眼魂纷纷退让不敢打扰。

这场无言的战斗一直持续到尊老师端出下午的点心。

信长首先开了口:
“你小子,真的很强。”

“你也是。”

两个强者相视一笑化敌为友,共同去排队抢今天的香蕉蛋糕了。

 

从此信长就加入了深海诚那一派,成了“深海诚那小子的走狗”(武藏语)

那日观战的图坦卡蒙被这两个人的气势所折服,主动投诚,也加入了他们。

后来图坦卡蒙好奇地问信长那天他们到底比了什么。

信长举杯饮了一口橙汁,缓缓道来:“比谁先眨眼啊。”

“没想到那家伙那么能忍,都撑到尊老师分点心的时候了。要不是为了蛋糕,指不准我还能多撑一会儿…喂,你去那儿?”

“回金字塔冷静一下。”

图坦卡蒙面如木乃伊。

 

夕阳西下,小朋友们嘻嘻闹闹地去吃晚饭了,唯独有一个眼魔,寂寞地坐在秋千上,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亚兰小朋友非常落寞。

他的挚友深海诚,为了娃娃,居然背叛了他!

难道他忘记了他们一起和花音过家家的情谊了吗!

“人类真是麻烦…”

“女人真是麻烦…”

旁边的秋千动了一下。

亚兰没注意,沉浸在自己的思维当中。

“为了娃娃,他居然做到如此地步!”

“为了巫术,她居然拒绝承认科学!”

“太可恶了!”

“太可恶了!”

这奇妙的契合度终于引起了亚兰的注意,旁边的秋千上原来还有一个人,不,魂。

亚兰与牛顿深情对望。

这才是懂我的人啊!

“我是眼魔班的亚兰。”

“我是眼魂班的牛顿。”

一魔一魂在这一刻心意相通。

“和我回眼魔班吧。”

“好。”


—TBC—

评论(1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