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诚尊】身高差

提前情人节快乐,撒糖撒糖

诚尊这对竹马真好啊

———————————————————————————————

大概是由于年龄差距,天空寺尊从小就被深海诚矮一头。

两个孩子在寺庙的廊柱前比个儿,尊比比自己的划痕,再看看诚的划痕,是他怎么也够不到的高度。

诚伸手揽住拼命踮脚的尊,扬着脸得意地说别比了,我比你大,以后一定一直比你高。

尊不服气,又讲不过他,干脆一跺脚跑了。

诚赶紧追上去,一边跑一边喊,你别生气,比你高的话我就可以保护你了,谁欺负你我就替你揍回去,喂,尊!

 

那时候的诚起码说对了一件事,他的确一直比尊高。

 

天空寺尊,在18岁生日那天被袭来的眼魔杀死,为了复活,而成为了假面骑士Ghost,并开始收集英雄的眼魂。

然而,总有意想不到的对手出现。

Ghost被突然出现的谜之骑士打回原形,尊无力地趴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解除变身的陌生青年揪起来,劈头就是一句你太天真了。

好在他最后没要自己的命,不过本来就是死人了,应该不会再死一次吧。

尊躺在地上,全身伤口都疼得要命,脑中一片混沌。他勉强抬头看向那人离开的方向,深蓝色的背影有种微妙的熟悉感。

这家伙怎么这么高。

无缘无故地冒出这么一个想法,尊自己都觉得奇怪。

管他高不高呢,他可是从自己这里抢走了爱迪生,是敌人也说不定。

 

几经交手他终于发现了那熟悉感的来源,对方居然是诚,失踪了十年的深海诚。

怪不得这么高啊。

尊一边拿出牛顿切换形态堪堪挡下对方愤怒的一击,一边忙里偷闲地想着。

当年谁说要保护我来着的?

你有本事倒是先把自己揍一顿啊。

 

再后来就是一切尘埃落定,尊抱着复活的花音把她交给诚。

深海诚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一直被他当作敌人对待的人,居然主动把复活的机会让了出来。

你真是太天真了,他哽咽着,其他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尊只是笑笑,没有回答。

他的目光划过廊柱上残存的划痕,十年了,改变的,成长的,不止是诚一个人啊。

 

之后他们就多了很多相处的机会,特别是尊获得重新复活的机会后,诚主动提出帮忙收集眼魂。

虽然离恢复到从前的亲密无间还有段时间,但是双方都一点一点小心摸索着,试着修复被时间和空间隔断的感情。

 

“不去陪着花音没关系吗?”

御成得到郊外有眼魔出没的讯息,诚主动提出和尊一起去探查。

“没事。”诚有些别扭地转过脸:“是我…是花音主动让我来的。”

“那就一起去吧!”御成一锤定音:“尊少爷和诚少爷一起的话,绝对是什么都不用怕了。”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总觉得气氛有点怪,尊偷偷抬眼观察身旁的人。

诚还是习惯性冷着脸,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诚哥…”

诚猛地回头看向尊。

“…你走得太快了。”

尊讪讪地说完。

诚身形僵了僵,没回答,脚下的步子却是放慢了许多。

 

野外的天气喜怒无常般地善变,走着走着路上就下起了雨,偏偏他们都还没带伞。

幸好路边有棚子可以暂且躲一躲,于是就变成了两个人呆呆地坐在长椅上等雨停的局面了。

“诚哥这些年长高了好多…”

尊绞尽脑汁想说点什么打破沉默,最后莫名其妙地又回到了这个话题上。

“嗯,你还是没长高。”

诚像是也想起什么,脸上带了点淡淡的笑意。

“你以前还说比我高的话就可以保护我了,谁来欺负我就替我揍回去。”

尊神使鬼差地就把这话说了出来,说完就立即后悔了,这不是当面戳人痛处么。

看吧,诚哥又不说话了。

“不会了。”

诶,尊茫然地抬头看过去。

“以后我一定会保护你的,绝对。”

诚的语气前所未有地郑重。

这回轮到尊不好意思了,他被诚格外坚定的目光看的脸有些烧,手足都无措起来。

正巧外面的雨停了。

“啊,雨停了,我们快走吧。”

他赶忙蹦起来往外冲——下一秒却毫无防备地被诚拉住了。

诚仍皱着眉,面部表情却柔和很多,他把呆愣的尊转了过去,从背后拉出衣服上带的兜帽,给他带上。

这对比尊足足高一个头的诚来说,是非常容易做到的。

“雨还没完全停,小心被淋到。”

“诚…”

“走吧。”

诚最后玩闹似地摸了下他头,率先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一路上尊都有些魂不守舍,连眼魔突然出现都没反应过来,还是被诚拉了一把才反应过来。

“小心!”

诚没理会替他挡下的伤,回头朝他大喊。

尊赶紧召唤腰带和诚一起变身,两人在一次次的战斗中已经磨练出了相当的默契,翻倍的战斗力让眼魔都有些招架不住。

奇形怪状的眼魔骂了一声可恶,猛地吐出一片浓烟,趁机遁走了。

“你那边,我这边,追。”

诚当机立断。

尊应了一声,视线却不由自主地飘向变身后的诚。

真身比自己高就算了,怎么变身之后还是比我高。

一个念头疏忽间划过。

Ghost的能力之一是浮空,虽然经常被尊忘记,但这个时候却突兀地挤进了脑海里。

尊悄悄地让自己浮空,控制在比Specter高一头的高度,飘到诚身后——

然后猛地抓起Specter的兜帽给他扣上。

“诚哥再见我先走了我去追眼魔了你也快去吧!”

话音未落Ghost就已经飞的不知踪影了,徒留下诚在原地愣怔。

尊这家伙…

诚抬抬手,又放下了,到底是没把兜帽再摘下来。

蓝色的假面骑士看不出有什么情绪波动,踌躇了几秒就朝另一个方向追了过去。但如果能透过装饰着奇异纹路的面具,就能看到那名为深海诚的青年,正显露出前所未有的,温柔的笑容。

 

尊,他默念着这个名字。

这次一定,会守护好你的。


—END—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