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大天空寺眼魂幼儿园(二) & 情人节特别篇(上)

这次是上篇主线之前的两篇故事,算是支线吧,顺便补充了一下背景。

怎么把各种脑洞之间的时间线安排好已经让我晕了,就这样凑合吧orz。

情人节送上【诚尊】特别篇



“坏牙事件”

眼魂幼儿园,也曾经历过几件大事。

最近的一件被称为“坏牙事件”

起因是那天中午开饭,尊老师发现小朋友们都不安地左右对视,动筷子的寥寥无几,不少魂还捂着腮帮子。

“你们为什么不吃饭?”

一片寂静。

尊疑心顿起,看向下首第一个的武藏。

武藏捂着嘴,羞愧地不敢与他对视。

尊沉默片刻:

“你们,都给我把嘴张开!!”

生气的尊老师威慑力十足,所有的眼魂们乖乖张开了嘴。

面对一排千疮百孔的蛀牙,尊老师笑得扭曲了。

“我记得糖果是每周定量发的,这是怎么一回事?还是说…“

尊眯着眼扫过忐忑不安的眼魂们:

“你们没有好好刷牙?!!”

“不不尊老师你听我们解释——”

那一天的食堂,哀声遍地。

生气的尊老师,可是幼儿园的第一传说啊。

 

“说吧,是怎么一回事。”

出够气的尊重新坐下来,开始当堂审问。

悔不当初的眼魂们纷纷争着承认错误。

园外出现的奇怪大叔——

戴着黑帽子穿着黑外套——

笑起来一口坏牙——

低价引诱他们买糖——

各种口供加起来形成这么一个真相。

“这样啊…”尊沉吟片刻:“看来是很严重,需要给这些欺骗小朋友的不法商人一个教训啊…”

“武藏,爱迪生,弁庆,你们跟我走一趟。”

众魂敬畏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要出现了吗,幼儿园的第二传说,

会变身的尊老师!

 

据那天光荣归来的武藏描述,那个坏牙大叔,刚刚笑了一下就被尊老师揍得牙全掉光了,从此再不敢在幼儿园附近兜售三无产品,不对,是再也不敢在幼儿园周围做生意了。

大家与有荣焉,纷纷鼓掌。

但他们似乎忘记了什么…

冒着冷气的尊老师微笑着把他们丢到了水槽那儿,勒令所有人一天刷三次牙,集体禁三个月的甜食。

做错事的眼魂们不敢抗议,一起排排站刷牙牙,就连牛顿都用引力把牙刷吸在小圆手上,乖乖地跟着刷牙歌左三下右三下。

尊老师我们真的错了…TVT

 

图坦卡蒙看着面前的牙刷,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斗魂?爸爸?

每天早操,幼儿园惯例的点名时间。

“一号,武藏。”

“到!”武藏神采奕奕地挥动身后的小飘带。

“二号,爱迪生。”

“到。”爱迪生摇摇触角。

“三号,罗宾汉。”

……

“十五号,三藏。”

“到。”

尊合上点名本,所有的眼魂都按编号一字排开了。不对,等等,队尾那个红色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你是…”

尊疑惑地对上红黑配色的陌生眼魂,没想到对方猛地蹦了起来:

“尊老师好!我是新来的斗魂Boost!”

名为Boost的眼魂欢快地绕着尊转了一圈。

“新来的?我怎么没接到通知…”尊茫然地又看了一眼点名册:“你…”

“我绝对不是你爸爸。”

斗魂飞快地扔下一句话飘走,徒留尊在原地发愣。

爸,爸爸?!!

 

尊的爸爸,天空寺龙,天空寺幼儿园上一任园长。十年前,他说要寻找教育的真正意义,离家出走了。

幼年的尊不解地拉住正欲远行的父亲,问他那是什么。

那时候的天空寺龙摸摸尊的头,这样回答了他。

如果你能联接十五眼魂之心,就能真正了解了。

沉浸在回忆里的尊猛地抬起头:“拦住他,我有事要问那个Boost!”

武藏第一个挥刀冲出去:“红色的家伙,尊老师让你站住!”

斗魂一惊,赶忙加快速度往外冲,然而绿色的箭矢和棕色的子弹同时从后面追上了他。

“可惜了,差一点。”罗宾汉搭掌观望,一旁的比利小子沉默地放下枪压压帽檐。

惊魂未定的Boost环顾四周,左边的爱迪生已经举起灯泡手张开了电网,右边信长的枪口也对准了他。

四面都被包围,那就只有从上面——

一片阴影笼罩了他,胡迪尼悠闲地驾着滑翔翼封住了路:“飞行的话,你是比不过我的。”

幼儿园这帮臭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暴力了,束手就擒的Boost脑中只剩下这个想法。

 

Boost被眼魂们五花大绑地送到尊面前,尊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真是我爸爸?”

“一开始我就说不是了。”

“你不是为什么要强调?”

“…”

“嘛…其实我也不是想问这个…”

尊在台阶上坐下。

“只是想起一点,以前的事。”

 

18岁的天空寺尊高中毕业大学落榜,正处于人生迷茫之际。

这时候白胡子的老爷爷出现在他面前,亲切地问他想当幼儿园老师吗。

尊忐忑不安地跟着他走了,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遇上人贩子了。

“大家不要害羞,出来见见新老师啊。”仙人大叔笑眯眯的站在院子里喊道。

飘带和触角冒了出来,动了动,看上去还很犹豫。

“没关系的,这可是龙的儿子。”仙人大叔忽然又加了一句。

五颜六色的小外套们从暗处飘了出来。 

这就是,他未来的学生?

奇怪的是尊并不觉得害怕,有种莫名地亲切感促使他弯下腰,向离他最近的红色外套发问:

“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武藏。”对方试探性地往前站了站:“你不害怕我们?”

“不害怕。”尊向他伸出手:“我是天空寺尊,从今天开始是你们的老师,请多关照。”

天空寺尊,在18岁这年,人生奇异地拐了个弯,但也许是往好的方向发展?

 

“…之后我就在这里当上了老师。”

尊望着天空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爸爸临走前和我说联接十五眼魂之心,那个时候我不懂,现在尽管还是说不明白,但是能体会到一点了。”

“虽然那些家伙啊,经常吵架,又喜欢打架斗殴,还常常不好好听话,但是他们,是我最棒的学生!”

“终于能够理解爸爸的心情了。”

“你做的很好。”一直沉默的斗魂突然发话了:“已经能够赶上我…我是说你的爸爸!”

“没事,”尊倒是笑了:“我不会追究你身份了。”

Boost心里缓了口气,没提防尊的下一句话。

“如果你真是爸爸的话,这十年里把我丢下的抚养费,我可是要好好讨·回·来·的。”

“我绝对不是你爸爸!!”

 

 

【情人节特别篇(上)·诚尊篇】

“今天是2月14日,也是情人节…”

“尊老师,情人节是什么?”眼魂们纷纷举飘带提问。

“情人节就是给喜欢的人送巧克力表达心意的节日,是非常浪漫的节日,你们有没有想送巧克力的人?”

眼魂们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回答:“当然是尊老师!”

 

深海诚在稍远的角落里抱紧了花音,没有像其他眼魂一样聚过去。

情人节吗,他偷偷抬眼看正笑着和眼魂玩闹的尊。

“你在烦恼什么?”

诚一惊,卑弥呼从他身后飘了出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女性眼魂引诱般地靠近他:“我可以帮你。”

“帮…我?”

“听说过灰姑娘的故事吗?”

卑弥呼朝他神秘一笑。

 

那天傍晚,有人敲响了尊办公室的门。

“请问你是哪位?”

穿着蓝黑色皮衣的青年看上去与尊差不多大,却比尊高了一头。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将手中的巧克力礼盒递给尊。

“礼物。”

然后他像是还不习惯自己身体似得张开手臂,给了尊一个笨拙而又认真的拥抱。

“情人节快乐。”

他轻轻诉说自己的心意。

尊还没从这突然袭击中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放开他,消失在门外了。

 

“尊老师刚刚那个家伙是谁?!!” 

角落里,窗户外面,门后面,本来藏好准备给亲爱的尊老师一个惊喜的眼魂们纷纷拿着巧克力冒了出来。

居然敢在他们之前给尊老师送礼物!

“我也不知道…”

尊困惑地拿起那人留下的礼盒,看得出来是用心包装过的。咦,这个蝴蝶结的打法,是他上午刚刚教过的?

 

当午夜的钟声敲响,灰姑娘的魔法失了效用,只有遗留的水晶鞋仍在璀璨发光。

深海诚悄悄地跟着其他魂一起聚到尊老师身边,没有人注意他曾消失了一段时间。

也没有人注意到当尊拆开盒子,拿起一颗做工还略显粗糙的巧克力丢进嘴里时,诚把脸埋进了手臂里,露在外面的耳朵整个红透了。

 

这就是情人节啊,向所爱之人表达珍藏在心底的爱慕,将平日无法诉之于口的心意的节日

卑弥呼笑眯眯地捻起一枚做成苹果样子的巧克力,等那个笨蛋回来,就把这个送给他吧。

 

—END—


又是篇幅没安排好所以情人节分了上下篇,下篇是互相送巧克力的眼魂们

诸位情人节快乐,银酱已经在我床上了,请大家祝福我们√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