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一个擦肩而过

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

“收集十五个英雄的眼魂,就可以复活。”

“怎么样,要做吗?”

仙人大叔笑眯眯地看着他。

“要,当然要!”

天空寺尊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莫名其妙地死去又莫名其妙地得到复活的机会,虽然还不是很清楚,但谁会那么轻易就放弃自己的生命呢。

“走这边。”

尊忐忑地跟在他身后。这是一条极窄的小路,在他踏上的一刹那,四周鸟语花香的青山绿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昏暗地飘着血雨的天空,两侧也变成了波涛汹涌的水面;细细的呜咽的声音传来,伴着低沉而诡异的嚎叫。

“这就是三途川。”

仙人随意往下一指。

尊大着胆子往远处望了一眼,水面上影影绰绰地有条船,跟着浪涛上下颠簸,居然还是一直安安稳稳的。

古朴的乐声夹在风里传了过来,尊侧耳细听:

“…三味线的声音?”

他喃喃自语。

是谁在这生死交界的地方弹奏?

然而仙人并没有理会他,尊只能压下疑惑,快步跟上。

 

这时迎面来了一个人。

不,不能说人。也许是自身已经成为鬼魂的缘故,尊能清楚地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混杂着生者与死者的气息,非生非死,非人非鬼。

披着白衣的男人散着发须,抱着长刀,一副落魄武士的打扮。然而他抬头扫视他们的时候,眼神却格外地锐利明亮。

他一路脚步没停,快撞上的时候,仙人拉着尊侧过身子让了条路。

白衣男人与尊擦肩而过,尊下意识地看过去,对上那双鹰隼般的眸子,无形的威压压地他打了个寒颤。

“他是谁?”

待他走远之后尊小声地问。

这次仙人接过了话头:“这是主动放弃生命,以生者的身份堕入外道的人。”

“既是生者,又是死者,所以可以自由来往于两界之中。”

“但同时也都不被两边承认,只能永远这么漂泊流浪下去。”

 

主动放弃生命?

尊不禁握紧手中的眼魂,自己的灵魂暂时寄宿的地方。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或者说,他经历了什么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但仙人已经闭了嘴继续前行,只有仍然随着风飘过来的三味线的声音,一声声地响着,像是在叙述些什么,又像是在哀叹着什么。

 

尊很快就看到了通往现世的门,他能从那里面看到御成和明理,看到大天空寺,看到一切美好而又充满希望的东西。

 

在他抬脚踏进那片光明的时候,他忍不住最后回头望了一眼。

 

一抹白色的影子,正在愈发浓重的黑暗里,越陷越深。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