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海贼全员】黑手党AU

突然的脑洞。
满篇的bug和ooc。
我什么都不知道。

——————————————————————————
这里是西西里。

财富与危机并存之地,上一秒人间极乐,下一秒横尸街头。以黑手党为名的人们借着枪支与酒精伪装自己,在血拼与宴会上进行着对决或者交易。这里可以实现一切,也可以毁去一切。

今夜,阴谋之花又会在哪里绽放?

富丽堂皇的宴会大厅,乐队演奏着舒缓的音乐,侍者们匆匆地准备着摆盘,一切准备就绪,为了那尊贵的客人。

雕饰着骷髅头标记的豪车在门口停住。

是“船长”来了。

恭候多时的西奈拉家族的首领朱尼亚连忙恭敬地迎了上去,抢着打开车门,把里面的人扶了出来。

君临南西西里的帝王,卡普登·玛贝拉斯。

传言他喜怒无常犹如波涛汹涌的大海,常常上一秒还是谈笑风生,下一秒就翻脸开枪。在他以铁腕手段肃清管辖区域,踩着反对者的头颅上了位后,幸存者们都敬畏地称呼他为“船长”,故事里流传的杨帆踏平四海的凶恶的海盗船长。

船长一身传统的黑色正装,面上不像流言里那样凶狠,甚至还带着点笑。朱尼亚却更恐惧了,深深地弯着腰不敢起来。

玛贝拉斯并没有理会他,他转身从车里拉出了他今晚的女伴。那是位身材高挑的女郎,一身深蓝色的高腰开叉长裙,修长的双腿在裙摆间若隐若现。她低着头,披散下来的长发遮住大半张脸,只能依稀看出一点绝色容颜。她浑身散发出的冷冽气息,让她即使与船长并肩而立,也不显得被压制。

玛贝拉斯俯身在她手上烙下一吻,顺势把她挽了过来,笑得更温柔了。他随手抚过她的长发,伴随着一两句赞美之辞。而她只是静静地矗立着,并不为之所动。玛贝拉斯毫不在意,他取过美人胸前的红玫瑰,别在了自己的衣襟上,然后向旁边侍立着的朱尼亚微微颔首。

朱尼亚赶忙抓住机会,堆着笑上去恭维了好几句,在玛贝拉斯不耐烦之前,殷勤地把他们迎进了宴会大厅。

船长与他的女伴刚刚出现,就立即成了宴会的焦点。许多人交换着眼神,向暗处打着手势,表面上都是丝毫不变,奉承着向玛贝拉斯涌过去。

然而有一位比他们所有人动作都快,她提起裙摆,优雅地向这位大人物行了个古典的宫廷礼,笑意盈盈地与他攀谈起来。

那是法米由家族的公主,艾穆·德·法米由。

人们都尊称她一声公主,她也确实是一位公主。法米由家族统治着欧洲的一个小国,明面上依附着周边大国而活,暗地里却在做着军火交易,在各种黑手党的勾当里掺一脚。他们以永久中立而闻名,在各方势力之间灵活地周旋,巧妙地维持着平衡,所有家族都乐意与之来往,通过这样一个渠道开展各种交流。

在艾穆出乎所有人意料干掉她哥哥,王位的法定继承人上位,成为家族的代表人之后,没有人敢小看这个总是笑得温柔淑雅的年轻女孩。

艾穆似乎与玛贝拉斯交情极好,他们的交谈中不时有笑声和举杯,周围想上去与船长攀攀交情的宾客们一时只能收了手,远远地望着这一对,在背地里窃窃私语。

有传言说公主是船长的秘密情人,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

艾穆似乎听到了这些议论,她趁着谈话间隙朝着玛贝拉斯身边的女伴暧昧一笑。对方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不作反应。

应该说自从进了大厅,船长的这位神秘女伴就几乎没说过话。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光临这次晚宴。”宴会的主办者朱尼亚上台致辞,简单几句之后宣布开场。

大厅里顿时热闹了许多,侍者们端着托盘游走在场内;堆叠起来的酒杯山上,调酒师耍戏法般玩弄着酒瓶,让酒液以一个漂亮的方式混合在一起;戴着高帽的厨师端来一道道佳肴,甚至现场露一手让客人们一饱眼福;美艳的女郎眼波流转,诱惑着在场所有的雄性。

潜藏在这一派和谐的表面下的,又会是什么呢。

玛贝拉斯与他的女伴分开了,他的身边围着一堆各怀目的之人,他拿出黑手党教父的威严一一应付过去,脸上挂着笑,眉头却已经皱了起来——倘若有熟悉他的人在场,定能看得出来,船长已经不耐烦了。

而把船长从这无穷的应酬里拯救出来,只需要一场异变。

异变始于调酒师的酒瓶,毫无征兆地落地,连带着将玻璃杯组成的一整座山毁去了,巨大的声响让场内静了那么一刻。

就在那一刹那,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的一刹那,站在玛贝拉斯身边的朱尼亚,脸上还带着阿谀的笑,手上却举着不知何时掏出的枪,抵上了船长的胸口。

他手一挥,更多的枪口从暗处显露出来,对准了场内众人。

慌乱的气息蔓延开来,极静的下一秒是极乱,但随着枪支上膛和大门封闭的声音,场内又重归寂静。全场的焦点依然是船长——被枪指着的船长。

“船长——”朱尼亚恶意地拉长尾音:“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吧。”

“的确没想到。”即使是在生死攸关的地步,玛贝拉斯依旧保持着镇静,他甚至放松下来,慵懒地靠在枪口上,仿佛那只是个无伤大雅的装饰品。

“你的愚蠢真是出乎我意料,朱尼亚。”

“哼!”朱尼亚彻底被激怒了:“事到如今你还能做什么,下地狱去吧,我的船长。”

他说着扣动了扳机。

预想中血花溅地的场面并没有发生,不,应该说什么也没发生。

“这不可能…”朱尼亚脸色立即苍白了下去,他下意识地往后退去:“难道…!!”

没有时间让他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玛贝拉斯的动作和传说里的海盗船长一样快,拔枪瞄准开枪一气呵成。

血花溅地的,是朱尼亚。

“Boss!”

埋伏在旁边的副手抑制不住地悲鸣出声。

“去死吧!!”

他对着玛贝拉斯咆哮,周围数十枝枪口一起瞄准了过去。

在他即将下令的那一刻,他脑中的某根弦忽然拉紧了,多年养成的直觉让他毫不犹豫地往旁边扑了出去。

事实证明这救了他一命,下一秒他之前站的位置就被爆炸淹没了,他的部下们并没有像他一样幸免于难。

而爆炸的,是桌上的菜肴?

不远处的某个厨师收起了手心里的控制器。

“每次都让我做最麻烦的事。”

他小声嘟哝着,俯身往甜品上又加了一圈奶油。

白色厨师服里露出的绿色袖口上,别着卡普登家族的家徽。

副手跟着朱尼亚出生入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久经沙场的他,即使慌乱也强压着自己冷静下来。自己这边占着人数优势,必定是没有问题的……

人群中的艾穆突然向前了一步。

“诸位,”她向着包围他们的西奈拉家族的成员们示意:“你们真的要继续下去吗?朱尼亚已经死了,而船长显然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手段控制着全场。继续坚持下去,会和这些人一个下场吧。”

她看向刚才爆炸的地方。

周围举着枪的手犹豫了一下。

“闭嘴!”副手朝着艾穆咆哮:“别听这个女人胡言乱语,她的命在我们手上,玩不出什么花样!”

“如果你们现在放下枪离开这里,以法米由家族的名义起誓,你们将不会受到任何追杀和报复。”艾穆打断了他的话:“而如果开枪的话,包括法米由在内的在场所有家族,都将对你们追杀到底。”

她的脸上难得的没有任何笑容,语气严肃,话语中的威严让任何人都信服。

像是响应她的话,厅里又有几处爆炸了,没伤到人,但足以证明一切都在船长的控制之下。被四周视线聚焦的玛贝拉斯挂着毫不在意的笑,事不关己般地移开眼神,盯上了盘子里刚端上来的牛排。

一阵骚乱,不知道谁第一个扔掉了枪,逃命般打碎窗户逃了出去。有了榜样做下去就容易多了,打手们纷纷扔了枪,把副手的呼喊扔在身后不管,突破封锁的门窗,离开这个鬼地方。宾客们跟在他们后面,一窝蜂涌了出去。

一瞬间形势颠倒,大厅里只剩下寥寥几人,本应占据优势的西奈拉家族只剩下副手带着几个忠实部下。

这就是船长的力量吗,副手的内心感受到了恐惧: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布置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吗?那自己难道也……

眼角的余光忽然瞟到了静坐在那儿的,船长今晚的女伴,那个气质冰冷的神秘女郎。

副手脑海中猛地一转,或许这是船长唯一的疏漏,他还有机会!

他不暇多想,假意扔掉枪往外走,趁着所有人放松警惕,几步冲上去扼住那个女人,船长的女人。

副手抽住匕首架上她的脖颈,威胁地看向船长:“我想你希望她活着?”

玛贝拉斯呆愣地看着他这一串动作,听完这句突然大笑了起来。

他笑得站都站不稳了,索性坐了下来,顺手从旁边盘子里拿了根鸡腿,看戏般望向副手。

难道船长一点都不在乎这女人的死活?不,也有可能是演戏,他需要再试探一下。

副手这么想着低下头,与被他控制的那个女人对上了眼。

那是一双毫无温度带着满满杀意的眼睛!

副手脑中警铃大作,但这次救不了他了。

脖颈被什么冰凉的东西划过,副手终于醒悟过来,这不是女人,这是个男人。

卡普登家族的二把手,以剑法而闻名的乔·吉布肯。

来不及了,掌控着整个局面的,始终是船长。

西奈拉家族策划已久的这场反叛,以首领和副手的相继死亡宣告失败。

“总算结束了,卧底的日子可不大好过。”

女调酒师伸了个懒腰,转身往后面看去:“博士,我饿了,还有东西剩下吗?”

她正是刚才把酒瓶摔在地上,传达开始信号的调酒师,同时也是卡普登最优秀的女间谍,璐卡·米露菲。朱尼亚的手枪突然失灵,与她脱不了干系。

“这种时候你还吃得下?”

装扮成厨师混进厨房,在菜里埋下炸弹,卡普登家族科研部兼后勤部的负责人,多·德盖亚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明明自己只是个后勤人员为什么每次都要陪这帮疯子奋战在第一线!

“玛贝拉斯不就吃得下。”

璐卡挥挥手,指向已经不顾形象啃起了肉的船长。

“每次陪这帮家伙虚与委蛇就觉得消耗特别大。”

被指到的人含含糊糊地回答了一句,完全没有外人面前那个恐怖威严的船长的样子。

“这种事交给我就好。”

艾穆优雅一笑。

明面上是法米由家族的代表人,实际上却是船长的船员,卡普登家族的外交部负责人。

“不能每次都麻烦你,船长也有船长的责任。”

玛贝拉斯放下鸡腿,扯了一下耳朵里的微型通话器:“查出幕后是谁了吗,凯?”

“除了残格古还能有谁。”

残格古,盘踞在北西西里的黑手党家族,卡普登家族的头号敌人。

通话器里传来情报部负责人,伊狩凯的声音。

“玛贝拉斯这次为什么又不带我去?!我受够缩在幕后搞情报了。凭什么带博士不带我,我比他能打的!”

“嘛,这是有很多原因的——而且不让‘黑手党的百科全书’搞情报实在是太浪费了。”

玛贝拉斯没理会大呼小叫的凯,单向切断了对话。

“残格古最近很猖狂啊。”

“他们什么时候不猖狂了。”

乔接了一句,身为玛贝拉斯的副手,他一向明白船长在想些什么。

玛贝拉斯回头看了他一眼,忽然笑了:“女装确实适合,难怪没人看出来。”

乔没说话,周身一冷,一旁的博士冻得打了个哆嗦。

“仅此一次。”

他硬邦邦地回了一句。

玛贝拉斯轻轻笑了,他把手搭在他的剑士的肩上,俯下身低低耳语:

“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可以再穿一次。”

“玛贝拉斯……”

乔的语气中带着警告,拒绝的意味倒是不那么重。

“好了,”玛贝拉斯直起身,严肃起来:“行动结束。西奈拉家族的后续处理交给璐卡和艾穆,顺便警告一下残格古,我们可不是好惹的。”

“为了卡普登的荣耀。”

其他人将手握在胸前行礼。

“是为了我们的荣耀。”

玛贝拉斯恢复了平日里懒洋洋的样子,将西装搭在肩上大踏步离开了这里。

为了我们的荣耀。

以黑手党之名。

—END—

评论(17)

热度(64)

  1. 雪繫泰星浮白引满 转载了此文字
    忍不住尖叫了。不只一下。好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