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桧场】一个抱抱

桧贺山纯也一直是个坚定的可以说固执的男人,没有什么可以阻拦他前进的脚步。

只是偶尔的偶尔,他会有种奇怪的感觉,被一般人称之为软弱的感觉。

这是他最为不齿的东西,是他毫不犹豫要剔除的,完全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但是今天,他很清醒地意识到他不想马上脱离这种状态。在内心长久压抑的某处,被关在笼子里的野兽近乎渴望地呼喊着什么。

纯也把这归结为外面随着夜晚一起来临的,越来越大不知停歇的雨声。

有股寒气蔓延在屋子里,附着他的皮肤,慢慢渗进了血液。

即使再有什么理由,纯也至多再纵容自己停留在这种状态一刻钟,也会毫不留情地将之驱除了。

然而——

“桧贺山桑,我完成了。”

大场傑抱着一沓资料从隔壁进来。

他一如往常地用带着信任和依赖的目光看向纯也,脸上不自觉地带上笑容。他的眼中是全然的爱与虔诚,在纯也,他自愿献上自身一切的人的面前,他看他就像看着全世界。

——如果他知道他的信仰让他做的都是什么事,大概再也笑不出来了

纯也恶意地想着,对上大场的目光。

笼子里的野兽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大场在旁边的桌子上放下资料,他转头看向纯也,热切而渴望,像是期待着什么。

如果用动物来形容的话,就是急切地摇着尾巴等待主人夸奖的犬类。

“辛苦了。”

纯也朝他微微颔首。

大场的眼睛刹时亮了起来,无法抑制的喜悦升腾着,看上去快要飘起来了。

面前的这个人是属于自己的,纯也再次确认了这件事。生命与死亡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他是他的私有物。

无论对他做出什么,都是可以的。

内心的野兽化为恶魔,在他耳边蛊惑着。

“过来。”

大场顺从地站到离纯也一脚远的地方。

纯也眯着眼看着他,这天真到不知邪恶的孩子,居然对他怀着那么真挚而纯粹的感情,热烈到他都有些贪恋。

真是可笑啊。

立着的大场迟迟等不到纯也的命令,忍不住抬眼看过去——却猝不及防地,被面前的人近乎粗暴地拉到了怀里。

“桧贺山桑?!”

纯也的手臂牢固地圈着他,他与他紧贴着,一起倒在椅子上。

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他分不清是惊恐还是兴奋。

纯也极少对别人做出这种亲密的动作,尤其是对同性。但是这个拥抱的感觉他并不排斥,甚至出乎意料地好。

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另一个人的体温,热量从他们相接触的地方源源不断地传过来,驱走渗透进血液和骨头的寒气。

雨还在下,但他不觉得冷了。

“嗯”

他回应了一声大场,然后不再言语。

就这么一次,纯也想。

反正之后想抹掉,杀了他也是很容易的。

这一刻,就让他挥霍他的信任,他的爱意吧。

即使他对他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欺骗的基础上。

他忍不住抬手触碰大场的脖颈,只要轻轻一扭,一切就结束了。

就算是这样,他怀里的人依旧毫无知觉,只是有些忐忑地偷瞧他的脸色。而不管大场再怎么努力掩饰,也掩不住无法控制地翘起的唇角。

这可真是莫大的讽刺。

纯也顺着脖颈,抚上大场的头发,看似毛躁实则柔顺的金色发丝,在他手下任由他玩弄。

就像大场本人一样。

当脆弱的现实破裂,他会做出什么选择,是惊惶不安还是仇恨愤怒。

结局已经被他敲定,手中的玩偶最后会有怎样精彩的表演。

他期待着——

—END—

桧贺山纯也你不是人!还我小天使!

……好吧就算这样纯也还是苏炸天

这部纯矢的造型真的好好看!可是……TAT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