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浅巧】蛇与狼(一)

电视里播出“罪犯浅仓威逃狱”的新闻的时候,启太郎也只是感慨了一下最近治安堪忧,一回头看到身后站的巧的时候却确确实实被吓了一跳。

巧抱着手臂,眉头紧皱地看着电视,样子很是不同寻常。

“巧认识这个人吗?”

启太郎小心翼翼地问,注意着他的面部表情。

“不认识。”

巧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但那绝不是不认识的表情。

在启太郎追问之前,巧已经脱下制服扔到架子上,拿起钥匙出门了。

“我今天先下班了。”

“喂!”启太郎追到门口:“这才几点就下班?!”

“为了躲避危险的逃犯,应该早点下班回家。”

巧漫不经心地系上头盔,留给洗衣店老板一个远去的背影。

他没有理会启太郎在身后的大呼小叫,心神全部被那个名字占领。

浅仓威。

啧,麻烦的家伙。

不想发生的事总是最先发生,不想遇到的人总会出其不意地遇到。

巧想过浅仓会来找他,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几乎是刚到楼下,暗处的攻击就袭了过来。巧条件反射地接过那人的拳头,敏捷地往旁边一避,同时自己也毫不犹豫地出拳。

两个人就这么呈现了僵持状态,互相掌控着对方的要害。

卷曲着的干草一样的发丝,明显是随便捡了一件的皮革外套,露出里面大片裸露的肌肉。颈圈上的圆环相互碰撞着,那人直勾勾地盯着乾巧,咧嘴笑了。

“小狼狗——”他把尾音故意拖长,意料之中地获得了对方一个猛击。

尽管已经跳出去了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击中了,他撑着地咳了两声,仍然坚持着把话说完:“看来还记得我啊。”

“闭嘴。”巧终于开口了,脸色阴沉得可怕:“别那么叫我。”

浅仓威玩味地笑了起来,出来之后马上摸到这里果然是正确的。不管过多久,小狼狗的反应都是这么有趣,让他能够从包裹他的烦躁中暂时地解脱出来。

而现在被烦躁感包围的是巧,他的确不算认识浅仓威,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浅仓威单方面地骚扰他啊。

遇到浅仓威是巧最不愿意回忆的过往。

体内深藏的力量在异动,他在深夜无人的街角再次变身为狼型的Orphnoch。本来以为这次也像以前一样忍忍就过去了,但是旁边的垃圾堆里,却出来了一个人类。

难以抑制的本能驱动着他去袭击那个人类,巧拼尽全力控制着自己不要下死手。然而那个人类却主动迎了上来,竟是要与自己战斗。

他完全无法理解这个眼睛发亮念叨着“有趣”的人类的反应,正常人见到怪物难道不是赶快逃命吗?

那夜后来的事他记不清了,只记得不断提醒自己不要杀掉那个普通人类,为此还挨了那人不少拳头,最后在内外交加的疼痛中失去了意识。

醒来又是新的一天,除了那个守在他身边的人类。他还是坐在垃圾堆里,拖着腮,绕有兴趣地盯着他看。

“你看起来很强,来和我打架吧。”

这是浅仓威对乾巧说的第一句话,也奠定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乐此不疲地骚扰巧的主题。

巧不想与他多交谈,起身想离开脑中却警铃大作,险险避开了擦着耳畔出的拳。

“我可是什么都看到了,”身后传来那人的声音,带着一点得意和兴奋:“小狼狗?”

“闭嘴!”

巧的回应是转身一记拳头,正中浅仓威下怀。等巧意识过来,他已经和那个人扭打到了一起。

这不能怪巧,实在是那家伙太惹人厌烦了!比如……

“我是浅仓威,小狼狗你呢?”

“不准那么叫!”

“那就叫小狼狗吧。”

“闭嘴!!”

“小狼狗——”

“闭嘴!!!”

大概是发现了这么喊巧的攻击就会由为得重,他连着喊了好多声,喊到巧都不理他了,抬手就是揍。

最后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浅仓威侧过头看着那个表情一直是不高兴的青年,意识到自己竟然已经连着一天一夜没有感到烦躁了。

能变身成怪物的人类,实在是太有趣了。

那天之后浅仓就缠上了巧,每天定时定点去堵人。他就是有那个本事,开口不出三句就能勾的巧和他打起来。

真是条可恶的毒蛇,巧甩了甩手上沾上的血。浅仓威简直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一刻不打架就浑身难受。越打又越兴奋,回回不见血都停不下来。

“疯子。”

巧下了结论。

浅仓毫不在意地笑了起来:“比起我,更不像人类的是你吧。”

一句话说中了巧的心事,他阴着脸走了,不管浅仓在后面怎么挑逗,都坚决地没有回头。

小狼狗生气了?浅仓威眨眨眼睛,那就暂且放过他,明天再去打架吧。

然而之后浅仓就找不到巧了,巧本来就是流浪在各个城市里的,他在这里已经待了很久,久到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

这是被抛下的感觉吗?浅仓在原地茫然了。从他放火离开那个家庭开始,一直都是他抛下身边的一切,这还是头一回被抛下了。

没办法啊,那是小狼狗啊。这个令他厌恶的世界里,乾巧是唯一特别的存在。

难得陷入思索的浅仓威没有注意身边的异动,等反应过来已经被一群小混混包围了。他们似乎本来是来找乾巧的麻烦的,现在把目标转移到了浅仓身上。

被包围的男人放下被咬出血的手指,罕见地没有因为战斗而兴奋起来。

“你们,”纯粹的恶念喷薄而发,怒气熊熊燃烧着,他需要什么来发泄一下,发泄见不到小狼狗的抑郁:“真令人烦躁。”

—TBC—

一个突发的拉郎。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