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浅巧】蛇与狼(二)

那次之后巧再也没见过浅仓,听说他在一场大规模械斗中被捕入狱了。

警察局那些东西终于派上用场了,这样不也挺好,监狱是那家伙的归宿。

也没人会那么喊他了,想到这里的巧手下不自觉地一用力,正在被熨烫的衣服成了破布。

他隐隐约约有种预感,自己还会再次见到那个男人的。

但是这也太快了。

那个还处在被警方缉捕状态的逃犯现在就站在他家楼下,看上去想不管不顾地来场久违的别后架。

“喂,就你这身体,还是别想着打架了。”

巧凑近撑在地上的浅仓威,长时间的逃亡耗尽了他的体力,中途也没有进食和休息,能支撑着找到巧这里已经是个奇迹了。

“不要小瞧我。”他喘着粗气,似乎想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我可是有新的……”

但是一句话没说完就倒在了地上。他本就是强弩之末,刚刚巧的那一拳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能打架就别逞能啊,巧在心里骂了一句。

那现在,只要把这个趴在地上跟死狗一样的家伙交给警方,三好市民乾巧就可以再也不用受到罪犯浅仓威的骚扰了。

到底是交呢,交呢,还是交呢?

巧看看四下寂静无人,监视器什么的也远远的,他默默地把浅仓威从地上抗起来,带回了家里。

浅仓威醒来的时候是在完全陌生的地方,狭小的出租屋,只有自己躺着的床稍微大点。他回了回神,想起一点前因后果,看来这把赌对了。

小狼狗虽然脾气不好咬人也疼,但是,心软啊。

他露出一个无声的笑容,目光转向捡他回家的那人。

屋子的主人正坐在中间的桌子旁,努力吹凉冒着热气的面条,旁边还有一大碗冰水。

“小狼狗,”浅仓威看着有趣:“你原来是猫舌吗?”

巧猛地把碗搁到桌上,发出很大声响,他头都没回,背对着浅仓威下了警告:“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从这里扔出去。”

浅仓威适时地收了声,从床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坐到了巧的对面。

胃里空虚的感觉愈发强烈,特别是看着护食的小狼狗的时候。

“我饿了。”

他直截了当地开口。

“没你的份。”

巧眼睛抬都没抬。

“小狼狗——”

“没有。”

“猫舌头。”

“就是没有。”

口是心非的家伙,他明明都看到了。

浅仓威干脆自己去厨房把剩下的一碗面端了出来,巧看到了也只是别扭地哼了一声,任由浅仓把那所谓的“明天的早饭”全吃了。

吃饱喝足恢复精力的浅仓威非常地坐不住,他强忍着看着巧把碗全洗了,等他一出来就急不可耐地扑了上去。

巧没费多大力气就把他摔回了床上。

“这样子还想着打架?”巧居高临下地站在床边俯视他:“歇着去吧。”

浅仓威眯着眼望着巧,他倒是没生多大气,反而觉得对方别扭的样子十分可爱。

张牙舞爪的小狼狗,口是心非的小狼狗,把他捡回家的小狼狗——

如果是我的就好了,我的小狼狗。

身体先于思考动了起来,他从床上一跃而起,双手钳住刚刚转身的巧,狠狠地在他露出的脖颈处咬了下去。

“你……!!”完全不按套路的攻击让巧猝不及防,他痛地吸气:“放手!!你他妈才属狗吧!”

浅仓威从背后抱住巧,拽着他一起倒在床上,直到咬出血来才松了牙。

“不,我大概属蛇。”

懒洋洋的声音从巧身后传来,巧挣扎着想起来,却被身下的人一个翻身,反压在了床上。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从未有过的新奇感受布满了浅仓威全身,特别是看到巧露出的混杂着气恼和羞愤的表情:“但是你这个样子很有趣。”

他轻轻笑了起来,低头舔舐起脖颈上被他咬出来的那处伤口。酥麻的感觉让巧不禁哼了一声。

湿热的感觉慢慢上移,浅仓威低沉的声音就在耳边:

“我饿了,小狼狗。”

“而你看起来很好吃。”

—TBC—

照常拉灯。
所谓引蛇入室,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没事别乱捡东西回去,会被吃掉的。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