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世界红/无差】最近总能在各种地方遇到小操

最近总能在各种地方遇到小操。

就算是偶遇,次数也未免太多了一点,风切大和思考着。他的这位人类同伴,最近总能从各种各样的地方冒出来,热情地朝他打招呼,而且大多是他一个人独处的时候。

就算在人迹罕至的森林深处考察动物的栖居地,他都能顶片叶子从旁边的草丛里冒出来,配上一句“真是巧遇啊”。

直接问似乎不太礼貌,可他到底怎么找到自己的?

“大和!”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大和的思路,他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来了。

“那个,真是巧遇啊。”

门藤操兴冲冲地跑过来,又在离大和一尺的地方停下来,踌躇着不敢上前。

果然还是老样子,大和内心叹气,主动上前一步搭上他的肩。

“是啊,又遇到了。”

这样亲密的身体接触极大地鼓舞了门藤操,他整个人都因为这碰触而亮了起来。他搓着手,兴奋到有些手足无措,最后在原地僵成奇怪的站姿。

“你是去采购吗?”他并没有注意到大和刚才的用辞,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语调因为激动而略有些快:“我也是出来采购……绝对不是因为想到今天轮到大和出来所以也出门的。”

不知道是掩饰还是解释,他又强行加上了后面一句。

这种面对小操的熟悉的无奈感,大和再次叹气,其实也挺可爱的不是?

“那要一起去吗?”他晃晃手上的袋子,朝他露出满点的笑容:“采购。”

“好,太好了!”门藤操看上去高兴得要欢呼起来,他主动接过大和手上的袋子:“我来帮你拎。”

小操简直像犬科一样在朝他疯狂摇尾巴啊,动物学者风切大和产生了特有的幻视。

虽然这点东西对猩猩的怪力来讲完全不算什么。

不过说到尾巴,他最近这时不时地与自己巧遇,都有点像兽人们用尾巴感应敌人的做派了。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大和不由自主地看向门藤操的身后。

身后当然什么也没有,但是,他的目光往下移,小操今天穿的裤子似乎格外肥大,记得他腿应该挺细的啊……

大和没能继续想下去,隐隐有兴奋过头的趋势的操拉起他往前走。

“走吧大和,我知道附近有一家芭菲特别好吃。”

等等,我们是去采购不是去约会啊。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和你一起去采购的事的!”

“好好好,我们走吧。”

即使能够照顾好四个完全不懂常识的兽人,面对门藤操这个普通人类,大和却总是有种没辙的感觉。

需要小心对待的类型,从各种方面来说。

再次意识到小操的不对劲,是在之后的某次战斗里。怪人绑架了兽王鹰,扔到鬼知道什么地方的洞穴里作人质,用来威胁其余五个人。

手脚都被绑得很紧,变身方块也被抢走了,周围都是看守的怪人,这实在是最糟糕的情况。

只能指望那帮天赋秉异的兽人了,听觉嗅觉味觉嗓门,不最后那个不算,最有一个能派上用场找到这里吧,大和心里盘算着。

他数着兽人们平时靠谱与不靠谱的表现,万万没想到第一个找到这里的是门藤操。

伴着野兽般的嘶吼声,野性大解放的兽王世界破开了障碍,爆炸般的实力横扫那片负责看守的怪人。他拿出鱼竿,银色的鱼线在空中舞动着,轻巧地勾走了领头怪人身上的变身方块。

“大和!”

the world敏捷地朝旁边一跳,避开怪人愤怒的攻击,把钩子上的方块掷给了大和。

鱼竿变为长枪,划开了束缚着大和的绳索。

“谢啦,小操。”大和拾起变身方块,百忙中不忘朝小操竖一个大拇指。

“本能觉醒!”

兽王鹰和兽王世界的双重夹击,让宇宙来的怪人们重新回忆起被地球人类所支配的恐惧。战斗很快就结束,两人也解除了变身。

比起门藤操马上扑上来嘘寒问暖抓着他检查哪里受伤了,风切大和更在意另外一件事。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就算有触觉这个兽人力量在,也不可能在听觉嗅觉味觉之前找到这里吧。

“这个……”门藤操吞吞吐吐起来,他的目光左右游移着,几乎在乞求大和不要再问下去了。

不行,大和非常坚定地紧紧盯着他,今天一定要解开这个迷。

“我……就是……那个……”小操被逼到了极点,他猛地转过去背对着大和,自暴自弃地蹲下来抱着头:“真的不要再问我了!”

的确不需要再问了,风切大和已经看到了答案。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门藤操身后垂着的毛绒绒的尾巴,正因为主人内心的情绪波动而左右摇摆着。

以他动物学者的眼力发誓,这是一条狼尾巴。

“小操,尾巴,尾巴………”

门藤操呆滞了片刻,僵硬着回头往下看,他的尾巴猛然一动,和本人一样因为惊讶而竖了起来。

“完蛋了……”他整个人都灰暗起来,垂头丧气地抱着腿坐在地上,陷入消沉之中:“被看到了,大和一定会讨厌我的,我果然没有与大和成为朋友的资格。”

他的尾巴也无精打采地蔫在了地上,看上去连毛色都暗沉了一个色调。

大和情不自禁地俯下身捏了捏这条尾巴,尾巴受惊地摆到另外一边去,再捏一下,又摆了回去,再捏一下……

真的好可爱啊,大和忍不住笑起来,尾巴和人都是。

“没事的。”他主动伸手握住操的手,皮肤与皮肤相接触,试着把自己的心情传导给低落的操:“小操这样也很可爱。”

被他握着手的那人还只是偷偷抬头看他,而身后的尾巴早已暴露了,在大和话音刚落的瞬间就兴奋地摇了起来。

“真,真的吗?”

“啊,”大和盯着那条晃得都要出现虚影的尾巴:“真的。”

“太好了!”门藤操欢呼起来,直接就扑向大和:“大和还是我的朋友吗?”

猝不及防被扑倒在地的大和,勉力撑起身子,望向上方眼睛亮闪闪地盯着他的操。

他被某种情绪所驱动,伸手摸摸小操的头:“我们一直都是朋友啊,以后也会一直在一起。”

不好,这样下去尾巴会不会晃到掉下来啊。

大和看着兴奋过度的尾巴,担心了起来。

事后大和没忘掉让操好好解释尾巴的由来。

“好像是由于兽人之力过多导致溢出,就变成尾巴了。”他眼睛躲闪着,有些支吾起来:“效果就是感应,嗯,同伴的位置。”

被毛茸茸的尾巴所吸引的大和,难得没有发现操话语中的漏洞。

同伴有那么多个,为什么偏偏缠上了大和?

啊啊,尾巴其实是感应发情对象,也就是喜欢的人的位置这点,一定不能让大和知道!

至少,现在不能吧。

这样想着的门藤操,脸颊不由自主地泛红了。

“咦,为什么尾巴好像变红了?”

大和疑惑地揪住尾巴,凑近观察。

“才没有!”

—END—

我为什么写得这么可爱啊!!!有尾巴的咪酱怎么这么可爱!!我是天才!!!

人类为什么不能有尾巴,爆发你们的兽人之力啊【拍桌

评论(4)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