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大道克己×樱井侑斗】Zeronos to Eternal

@理想乡-阿卡迪亚 一起写的拉郎,之前阿卡迪亚发的时候被查水表了。于是把中间那部分换成外链再发一次。
总之,是个浪漫的故事。

——————————————————————————————

人生的际遇就宛如天上烟花一样。偶尔会让人无法抓住,或者灿烂又或者只是让人感到惋惜而已。

 

樱井侑斗再次遇到大道克己的时候,是平凡无奇毫不起眼的一天。never小队刚执行完任务,一行人松散地从街头走过。而zero-liner在街的另一边停下,侑斗强行把唠唠叨叨的天津四关在了车里,独自下来买点东西——最近街头绿发男子派发糖果的传闻太多了,他受够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zero-liner的存在,但大道克己恰好就能看到。这么大的一辆列车凭空出现,他几乎条件反射地握紧了腰间的匕首,戒备地望着车门里下来的人。

“……侑斗?”

他的喉咙发涩,说不出更多的话。手指不由自主地按上了刀刃,熟悉的疼痛提醒着他这不是虚幻。当这一天终于来临的时候,他却开始怀疑自己,怀疑世界,怀疑一切。

“克,克己?!”

侑斗死死盯着面前的人,一点一点描绘成这个人曾经的样子,又在一瞬间破灭,重组成了他现在的样子。

大道克己变了很多,他的模样几乎和从前截然相反,但是侑斗仍然能够一眼看出——

那是大道克己,他死去的恋人。

记忆中的一切逐渐浮现。那时候克己的钢琴声仿佛还在耳边尚未消散,就像他说过的关于天鹅座或者英仙座的无聊话一样,每一个细微之处都展露在他眼前。

学生时代的樱井侑斗早早有了喜欢的人,那是非常浪漫的初恋。对方与他同级,因为出色的音乐天赋而在舞台上崭露头角。仔细讲的话能够说上很长一段时间,真正面对他的时候,侑斗反而说不出来了。

交往之后,他经常去台下听他的演奏。舞台的灯光映着演奏者好看的侧脸,音符顺畅地从他手下倾泻,侑斗总能在他的音乐里宁静下来。而在台上的人看过来的时候,他又赶紧把头扭向另一边装作不在意。

那个人只是微微一笑,望着观众席上的他,随手弹出一段特定的节奏。

虽然除了他并没有人会懂,侑斗还是无可避免的脸红了。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克己是笨蛋——

他心里激烈地念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的恋人是那么耀眼,又是那么温柔。

他们牵着手一起去看了夏夜的星星。樱井侑斗总是能够分清楚天上的星星究竟是怎样排列的,他们之间的区别是什么,背后又有怎样浪漫的故事。大道克己会和他一起仰望星空,并不多说什么,只是笑着凝视着他。

他看着星星,他看着他。

大概就是这样的星空让侑斗产生了某种旖旎的幻想,他禁不住想到很久很久以后,想到永恒。这些略显荒诞的念想在他心头盘桓,到底被压了下去。

说出来会被笑的。

然而一切没有能够持续很久,或者说短暂地令人措手不及。他曾对克己说过的故事,红巨星或者超新星,最为灿烂的星星也会有死去的一天,他的恋人也一样。

避无可避的东西就只有死亡而已。

在谁也没有预先察觉的时候,樱井侑斗收到了葬礼的通知书。那张卡片上写着大道克己的名字,他的恋人就这样在车祸中死去了,他们约定的那些未来成为了空话,侑斗甚至不敢想他要怎么面对没有他的未来。

死者们将要前往的是几亿万光年外的遥远星球。终其一生无法回到熟悉的世界中,只能遥遥地看着宇宙中的某个方向传递思念。樱井侑斗曾经这样说服自己,他笃信着这样的说法,但当他望向夜空的时候,仍不免感到孤独。

强烈的孤独笼罩着他。

现在,从那样遥远的地方,他的恋人回到了他的身边。

 never小队的成员跟在他们后面,好奇地打量着他。一向脸薄经不起玩笑的侑斗这时却意外地坚持,他始终抓着克己的手,在克己想收回来的时候都没有放手。

“放开吧。”

大道克己的声音中带着无奈的情绪。那些想要说的话转了几转,最后还是说了出口。

但侑斗只是咬着唇,使劲摇摇头。大道克己放弃了挣脱,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侑斗的脸颊。

“……凉吗?”

“不冷。”

于是克己把他按进了怀里,侑斗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狠狠吸了几下鼻子,几乎要哭出来。克己叹了口气,语气温和起来。

“跟我来,带你去见一个人。”

大道克己带他去见的是她的母亲,也是复活他的人。

克己说要带他去见他的母亲时,侑斗虽然摆出满不在乎的样子,但说实在的——他是有点害怕的。因为不知道对方的母亲是怎样的人,又会对他有怎样的态度,所以才会感到担忧。

但对方在见到他的时候,不用克己多加解释,她立刻就明白了面前人的身份。

“你就是侑斗吧,克己总是在我面前说你的事情。”她望着他们相牵的手,对侑斗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去房间里吧,我有话想单独对你说。”

死而复活,时间旅行,变身战斗……这些事统统都在一瞬间被压了下去。侑斗只能想到最普通也最不普通的一点:同性情侣这种事,并不是所有家长都能接受的。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怎样的责问,他不免感到紧张,这可是克己的母亲啊。

克己总是能够明白侑斗那些没有说出口的的忧虑,他捏了捏侑斗的掌心。

“别担心。”

实际上是侑斗多虑了,克己的母亲从头到尾都非常随和,在听说了zeronos的事之后,她甚至给了侑斗很多自己研发的武器,以及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迷失驱动器和记忆体。

“阿姨,我……”侑斗想要拒绝的时候,这位母亲只是握着他的手,摇了摇头。

“谢谢你肯陪在这孩子身边,如果可以的话,请叫我妈妈吧。”

年长的女人笑了起来,尽管她的眼中有泪光在闪烁:“今天就到这里吧。”

说完这个,她就离开了。侑斗茫然地走出去,大道克己正在吹口琴,看到侑斗,他放下了口琴:“母亲说了什么”

侑斗摇摇头。

“要你好好照顾我,负责吃掉所有的香菇”侑斗抬头看他,后半句话非常小声,中间的词语低到听不见:“要……陪着我。”

“母亲真的这样说?”克己笑着望向侑斗。

当然是他自己说的。

侑斗扭过头,尽管避开了对方的眼睛,他仍旧感到有些过分局促。于是他只能小声开口:“还有,偶尔也亲……至少亲一下。”

他没有等克己给他回答,大步绕开他朝前走。走了一会儿没有人跟上,脸上还因为刚才那句泛着红的人就这样偏过头:“喂,克己!”

大道克己忽然就不是那样在意过去的事了。

never也好,死去的人也好,命运也好,都无所谓了。他曾有过很多机会,但是最后这些机会都将他推入了更深的地狱。可是现在,这些事都无所谓了。

他们一起去了zero-liner,天津四迎了出来,在看到克己时大呼小叫这不合规定。侑斗一句“这是我男朋友”扔过去,这位老妈子异魔神马上就呆掉了,侑斗趁机把克己拉上了车。

“你……”天津四拦着克己,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又察觉到了什么,最终放下了手。

时间对于死人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

克己向侑斗问起关于电车的事,侑斗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最后干脆自暴自弃一起全说了。

经历了恋人去世的茫然与无措,在浑浑噩噩中,樱井侑斗见到了一个特殊的人。

准确地说,他见到了他自己。

有一种说法是,世界上存在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们终其一生都不会见面。但如果这两个人见面了,他们将会死于非命。

樱井侑斗并没有死,因为他所见到的那个人,也不是和他一模一样的存在,而是未来的自己。

“未来的我?”

“是也不是。对于你来说,我只是未来的一种可能。”严密地遮挡到看不到脸的男人向他解释:“你和我已经不一样了,比如说我并没有一个在车祸中逝世的恋人。”

未来的自己是和现在的他截然不同的存在,比现在从容很多,也残酷很多,明白了怎样才算是取舍。

zero-liner,卡片和变身器,这些是未来的自己托付给他的东西

消耗记忆就能够变身,变身的话就能够维持时间的运转,保护这个世界。但是总有一天那些记忆会被消耗殆尽,他自身的存在也会因此完全消磨殆尽。

男人像是察觉到侑斗在想什么,又补上一句。

“虽然可以穿梭时间,但是改变过去是明令禁止的。”

樱井侑斗其实没有多少思考的余地,也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大概就是自己本人了。

他成为了假面骑士Zeronos。

在时间中旅行其实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有着唠唠叨叨的绿色异魔神陪伴,他的旅行也不至于太过穷极无聊。

侑斗本来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到他彻底消失的那天。但他重新遇到了那个本该死去的人。

克己听了他的叙述之后沉默地吻上了他,他的手指反复在侑斗身上抚过,带着克制与不安。

“所以他们都忘了你……”

他喃喃着侑斗听不懂的话。

“不是我的错觉,是真的……”

他紧紧地拥住了侑斗。

大道克己死而复生之后,记忆混乱了好一阵子,唯有一个名字是清晰地印在脑子里的。

他回去找过侑斗,但这个人的存在像是被看不见的手完全抹去了一样,没有任何记录也没有任何人记得,樱井侑斗就好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一样。

never小队一开始的任务是找人,满世界寻找一个名为樱井侑斗的人,唯一的线索是名字。

他是真实存在的吗,偶尔克己也会质疑自己。

但是记忆太过甜蜜,就连现在的他想起来,都能感到心底里透出来的温暖。

本该抱着这样虚妄的执念直到覆灭,但宛如奇迹一样,梦变成了现实。

樱井侑斗,再次拯救了大道克己。

烦请移步


第二天侑斗理所当然地感冒了。

裹着被子的人元气十足,尽管病还没有好,但他仍旧气鼓鼓地使唤着身边的人,在对方稍稍离开之后,却又开始不安。这样复杂的心情到最后只能变成一句话而已。

“克己你这个笨蛋!”

“是是是,我是笨蛋。”大道克己熟练地将他抱在怀里,“先把药吃了。”

樱井侑斗在他怀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蜷缩好,药被做成了胶囊状,一点也不会苦。吃完药之后他总是非常容易感到疲惫,更何况他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休息好——never只要重新注入药剂就能恢复体力,但侑斗毕竟还是个人类。

“克己是笨蛋。”他持续碎碎念着,渐渐沉入了梦乡。大道克己想要去帮他关灯,但刚起身就发现,自己的衣角被对方扯住了。就算睡着了也不免让人头疼,但大道克己却一点也不觉得他麻烦。

不如说,因为侑斗,所以他才感到自己不再是具尸体。

他躺在侑斗身边,感到了熟悉的冰冷温度,侑斗裹着厚厚的被子滚到了他怀中,这次他是真的睡着了,在梦乡中,有喜欢的人和他们的那些过去。

大道克己亲吻了他的嘴角,一点也不担心侑斗会发现。总是这样别扭的人,大概早就在期待这个吻了吧,所以才会用这样的方式撒娇。

“晚安。”

在这样宛如地狱的世界中,有你陪我,那就已经很好了。

 后来尽管病没有完全好,侑斗强拉着克己跑到野外看星星去了。这样乱七八糟的事在他们年少时发生过很多次,克己总是随着侑斗,这次也一样。

“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侑斗把自己往衣服里再缩了缩,还是禁不住夜风的寒冷,猛地打了个喷嚏。

“是你说今天晚上会有流星雨的。”克己甚至有点怀念,这种与恋人一起胡闹的日子。

侑斗使劲揉了揉鼻子,瓮声瓮气地小声反抗了一句:“克己……”

大道克己还真的就像变魔术一样,从丢在地上的包里翻出件外套。

“天津四出门前给我的”他把衣服扔给侑斗,“还说了你感冒没好身体虚弱让我好好照顾你。”

“……天津四!”
侑斗愤愤地喊出声,一边碎碎念着天津四的这里那里一边穿上外套。天津四怎么就这么容易被这家伙收买了……不,不一定是收买。侑斗想起了天津四偶然附上他身体的时候,一句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克己用匕首抵着要害质问了。那个时候克己的眼神……

侑斗不禁又哆嗦了一下。

“别管那些了,”克己伸手揽住他,另一手指向夜空:“星星出来了。”

“织女,牛郎,天津四……”

侑斗顺着他指的方向准确地辨认了出来。
 
“再往下是人马座,那里是……”

“南斗七星。”

克己接过了他的话。

“是与北斗七星相对的,银河系的中心。”

侑斗安静了一会儿,难得没有因为被打断话而生气。

“你还记得啊……”他低声说。

“记得,因为是你告诉我的。”克己回答得太自然,他们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重逢之后他们当然早就发现了对方身体的不正常之处,但谁也没有先开口。那是无法触及东西,如果问出口,说不定而今的一切都会在瞬间烟消云散。更加残忍和痛苦的真相他们都触到了边缘,只是缺乏问出口的勇气而已。
 
谁因恋人的死亡踏上没有回头路的旅程,谁死而复生后满世界寻找一个被遗忘的人,这些事也一并被掩埋了。

他们的变化都太大了。

“冷死了……”侑斗打破了寂静,他嘟囔着,往克己那边又凑近一点。

“喂,”克己稍稍有点无奈:“我身上更冷吧。”

已经挪到他怀里的人沉默了一下,马上激烈地反驳:“没有!”

他抓着大道克己的手,脸蹭着他的胸膛,克己戴的十字项链就在他眼前晃着。

“很温暖。”

侑斗没有再说话,他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大道克己。

是真的温暖啊,即使手掌下贴着的肌肤一片冰冷毫无生机,但是他依然能够感受到,从这个人身体最深处涌出的感情与热量。

大道克己没有再说话,他任由侑斗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抱着他 ,从腰间取出口琴吹了起来。

是侑斗听过很多遍的调子,在他们都还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少年时,克己经常演奏这样的曲子给他听。

那个时候克己演奏完了撑着钢琴望他,他也只是装作不在意地别过头去,口是心非之间,埋在心底的言语就这么流走了。

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他常常后悔,如果在克己出事前把那份心意说出来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上天吝啬于给人重来一次的机会,而现在,他却确确实实地重新拥有了。他和克己就在这里,在这片星空下,以最亲密的姿势倚靠在一起,尽管他们都不再是当初的自己。

他们始终相连着,不管是侑斗乘着电车奔行于时间中,还是克己带着never小队游走在世界各地的战场上,不变的思念和感情联系着他们。

就好像遥遥相望的织女星和牛郎星一样。

“克己。”

星星在望着他们,那些散落在时间里的话自然而言地就被聚集起来说出了口。

“我喜欢你,最喜欢了,想和你在一起,想要……”

最后的词轻微地几乎听不见。

“……永远。”

死去的人重新活过来,在这世界上苟延残喘,什么时候才能有活着的感觉?

现在这一刻,大道克己确切地感受到了,他是活着的,是有生命的,是可以在这个时候看着

侑斗的眼睛,对他许下承诺。

“Eternal,永恒。”

“是你的,我的永恒之爱。”

天亮之后,星星就会隐去踪迹。无论是樱井侑斗还是大道克己,都无法长久地停留在同一处,就像他们各自有着各自的责任一样。大道克己陪他看星星,在天亮之后,他就要离开这里,他有他必须要做的事情,哪怕是为了守护什么——尽管这曾是和他完全不想干的事,他仍旧想要试着为此而努力。

就像接下来侑斗还要继续守护着这个世界一样。

在离开之前,侑斗忽然把两张卡塞进了他的手中。一张是他变身用的卡,绿色的卡片承载着记忆,在使用的同时,记忆就会被消耗,那是他的存在本身。

另一张则是zero-liner的车票。在一个时、分、秒都完全相同的时间里打开门,穿梭在过去和未来的列车就会带着他来到恋人的身边。

大道克己什么都没说,他晃了晃手中的车票,接着深深亲吻着那张卡片,就像亲吻恋人一样。他这样的动作让樱井侑斗不免有些局促,他偏过头,片刻后还是舍不得,转头盯着他。

这样的话,就连对方的那句话都能够听清楚。尽管明白他们的未来都是未知数,可侑斗仍然觉得那比任何话都更加温暖。

“我的未来,总是和你联系在一起的。”

—END—

阿卡迪亚

浮白

20161106

 

评论(5)

热度(27)

  1. 理想乡-阿卡迪亚浮白引满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大家,我和这位太太结婚很久了,表白可以,但她是我的(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