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绘镜】加班×谈恋爱=约会

里中绘里香×镜飞彩,bg拉郎,不喜勿入
———————————————————————————————————————

“里中小姐喜欢蛋糕吗?”

镜飞彩还是没克制住问出口了。

他们坐在咖啡厅里,镜飞彩的面前是一杯咖啡,而他对面坐着他这次的相亲对象。

“不怎么喜欢。”里中绘里香慢里斯条地切着蛋糕:“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会吃很多蛋糕,已经习惯了。”

镜飞彩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总是盯着她的蛋糕。

他本着种种考虑在点单时忍痛放弃了甜点,改为给那位等待了一会儿的相亲对象点了蛋糕。

真不公平,女性在甜品上天生被赋予了特权。

“镜先生是医生?”

“是的。”

“真是一份不错的工作。”里中赞叹了一下:“很辛苦吧?”

“嗯。”

在紧张的手术和战斗的间隙还要挤出时间来相亲,镜飞彩往自己的咖啡里加了第三勺糖,特别是今天一整天完全没有机会补充糖分,就算是天才外科医生也要到极限了。

“我也很讨厌加班。”她并不在意镜飞彩的冷淡,非常自然地跟他抱怨起来。

“上司经常发疯,总给我交代奇奇怪怪的任务。给我派了个下属吧,挺可爱的小男生,偏偏榆木脑袋,真是可惜了。”

镜飞彩其实没怎么在听,他一直注意的是她手上的动作。拿刀叉的姿势不标准,切出的蛋糕不对称,最后竟然直接叉起大半块蛋糕塞嘴里了,简直暴殄天物。

完全不合格。镜医生充满怨念地给这次的相亲对象下了评语,他一开始就不该来的。

“……好在上司在工资上还是比较大方的,加班工资也给的很多。加班虽然浪费生命浪费时间,但是钱够的话还是可以稍稍考虑一下的。”

差不多该结束谈话了,镜飞彩想着,他宝贵的休息时间不该用在听别人的抱怨上。

“里中小姐,”他优雅地把咖啡杯放回原位:“我觉得我们……”

异变就是在这时候突生的。

巨大的Bugster Union从街角闯了出来,挥舞着圆球型的手臂破坏周围的一切,尖叫声此次彼伏,混乱的路人拥挤着逃命。

——可恶,这个时候怎么会有Bugster出现!

镜飞彩霍地站了起来,手已经摸上了怀里的变身器。

“咦,这个好像不一样。”

里中好奇地看着玻璃墙外的怪物,她还举着叉着蛋糕的叉子,动作悠闲地一点都没有被打扰。

“我可不想加班啊……”

她皱着眉自言自语。

镜飞彩没听清她在讲什么,不过他注意到了冲着这边来的Bugster,和正对着Bugster攻击范围的里中。

“小心——!”

来不及变身了,他下意识地扑上去抱住了里中,攻击的余波震得他们在地上滚了几圈。

身体被震麻了,但好在自己和怀里的人都没有大碍——不对——

镜飞彩对着光举起手,血珠从手指上细长的划痕里渗出。

这可是要拿手术刀的手啊……

受伤的手被人抓了过去,里中的表情甚至比他还要严肃,她从随身的包里翻出创口贴给他贴上。

“暂时只有这个了,忍耐一下吧。”

她把镜飞彩扶起来靠着墙,自己又从包里翻出一枚硬币。

“虽然没有加班工资,偶尔也做一点白工吧。”

里中浑身上下的气势陡然一变,跟刚刚那个叽叽喳喳和他抱怨工作的普通白领判若两人。

硬币被塞进了咖啡厅旁的自动售货机,里中熟练地按下几个键,在镜飞彩反应过来之前,这台机器已经变形成了机车。

自,自动售货机变成了机车?!

里中踩着高跟鞋就这么跨上了机车,她像是想起什么,又下车把镜飞彩拽了过来。

“走吧。”她把头盔扔给他:“这样就不算加班了,是约会。”

约,约会?!

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一向教养良好的镜医生几乎要爆粗口了。但猛然提速的机车让他根本说不出话,只能抱紧开车的里中免得被甩出去。

他们很快就追上了Bugster,其他骑士也都就位了。lv1的ex-aid正灵敏地上蹿下跳吸引怪物的注意力,稍远处的snipe趁机举枪瞄准,一枪就把怪物打倒,将Bugster分离了出来。

战斗进入了第二阶段,实体化的怪人的战斗力更上了一个层次。

是他出场的时候了,镜飞彩刚这么想着,前面的里中就已经不知从车上什么地方翻出了一架绿色的重型枪。

等等,机枪?!

“比射击的话,我可不会射啊。”

依旧是之前见过的硬币,被塞进枪里当成了能源。里中单手控制着摩托,另一只手把枪安置在车头上扫射。不知道是什么构成的子弹威力意外地惊人,竟连Bugster都要退避三舍。

刚刚变身成lv2的骑士们就这么被抢走了猎物,只能站在场边围观突入战场的机车上,陌生女子持枪大杀四方。

“她,她也是假面骑士吗?”宝生永梦诧异地问旁边的明日那。

“不,我可没听说过有女性的骑士啊。”

“等等,她后座上的,是镜医生?!”

镜飞彩坐在后座上略显狼狈,他完全搞不清楚他的这位相亲对象是怎么做到单手开车开得像耍杂技一样。他只能抓紧车体,听着里中的指挥给她递后备箱里的硬币。

“停车!”

他趁着里中停下来的片刻喊住了她。

“可你的手……”

里中回头看他,顺手又是一串子弹,打得怪人暂时退了下去。

“我才是医生。”镜飞彩抓着她的手,神情严肃到固执:“这场手术,应该由我来持刀。”

里中看着他,突然笑了。

“你这样子,我很喜欢啊。”

她把车熄火,将战斗的主控权交给这位天才外科医。镜飞彩摘下头盔的瞬间,有人勾过他的腰,在他的脸颊上蜻蜓点水般地落下一个吻。

“加油喔,镜医生。”

这个女人……!

但镜飞彩甚至来不及羞脑,Bugster已经冲了上来了。

“变身——手术lv2”

他咬着牙插入卡带,将一腔莫名其妙波动的情绪发泄在敌人身上。

“哇哦”旁观的里中挑了一下眉,怎么又是一个假面骑士。

旁观的一干骑士也纷纷冲了上来抢人头,里中眯着眼遥望这片混战。

嗯,今年的骑士,审美比社长还要糟糕。

最后brave一剑结束了战斗,解除变身的镜医生冷着脸转身就走,丢下攒了一堆疑问的骑士同僚们。

里中已经戴上头盔在车边等他了。

镜飞彩想说点什么,里中在那之前伸手拍拍他的肩。

“没事,不会因为假面骑士嫌弃你的。”

“……”

“假面骑士嘛,我知道的,工资低又累死累活,上班时间不固定,随时随地都要加班。但是没关系,我工资很高,养得起你的。”

“等等……”

“走吧,回去了。”

在后辈同事仇人面前被陌生女人开车带走了,而且还是摩托后座,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镜医生表示不太想回答。

他们之后还是回了咖啡厅,里中说她有东西丢在那儿。别扭地坐在后座上的飞彩压根不知道手往哪儿放,里中干脆踩下油门又是一个加速,她后座的男人只好再次抱紧了她的腰。

跟他抱怨工作的里中,吃蛋糕的里中,扫射怪人的里中,还有现在街头飙车的里中。

女人都是这么多面吗,还是说……

镜飞彩稍稍抱紧了一点她。

只有里中是这样?

咖啡厅的店员因这场意外向他们道歉,并额外赠送了蛋糕给他们。里中拿着蛋糕盒子,突然想起什么,向飞彩招招手。

“里中小姐……?”

被叉子随意叉起的蛋糕被送到了近前,一起的还有里中近在咫尺的脸。

“啊——”

她耐心地哄他开口。

蛋糕的香气和面前女子姣好的脸庞,镜飞彩鬼使神差地跟着张了口,就着里中伸过来的手吃下了蛋糕。

“……您,您在做什么啊!”

年轻的天才医师很快反应过来,因为羞脑而红了脸。

“想这么做很久了。”里中收回手,回忆似地微微仰起头:“从一开始你就盯着我的蛋糕看吧。”

“可是……”镜飞彩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里中用叉子抵着下唇,眯着眼思考的样子,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那是他唇舌刚刚沾过的叉子。

“总之,”里中突然又换了一副模样,笑盈盈地环上他的手臂:“作为相亲对象,我很中意你呢,镜医生。”

“里中小姐,我……”

尚未说出口的话被并拢压在唇上的手指堵了回去,里中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叫我绘里香。”

“……绘里香。”

“和我交往吧,镜医生。”

“嗯。”

—END—

最强人间体战力——里中小姐
完全没有错😉

里中:谁敢欺负我男朋友,我一个电话就有两个Birth到你家楼下捡硬币

里中小姐世界总攻😝

评论(17)

热度(53)

  1. 杏蕴雨浮白引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