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Grapara】欲望

有点短
————————————————————

古纳法德沉默着进来,手里拎着什么东西。

帕拉德没在意他,或者说他什么都不在意,除了手上的游戏。

但是古纳法德朝他这边来了,依旧是一言不发地把东西递给了他。

这回帕拉德不得不抬头了,包装袋几乎晃到了他眼皮底下,挡着他玩游戏了。

“这是什么?”

他挑了挑眉。

“给你的。

古纳法德回答他,听不出什么情绪。

帕拉德接过袋子,里面精美的纸盒甚至还扎着绸带,和他那个易怒好战的搭档的形象完全格格不入。

他打开,对着盒子里的泡芙沉默了。

“你不喜欢吗?”

古纳法德注意到他的停顿。他的语气里是纯然的不解与探究,像是把他当成了什么实验对象。

“为什么是……泡芙?”

“糖分可以缓解疲劳。”

背书一样生硬的语气,古纳法德依旧盯着他,像是在催促一样。

“吃这个会把手弄脏,就没法玩游戏机了。”帕拉德平静地解释。

“那应该怎么办?”

“这个嘛……”

古纳法德把帕拉德抱在怀里,遵照他的指示将一盒泡芙都喂给了他。

帕拉德继续打起了游戏,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古纳法德递过来的点心。泡芙的外皮被咬开了,他漫不经心地舔着里面的奶油。

过多的内馅溢了出来,甚至流到了古纳法德的手上。帕拉德似乎对奶油内馅有种执着,他毫不介意地顺着奶油滑落的痕迹舔了下去。湿热的唇舌扫过古纳法德的手心,帕拉德很有耐心地舔干净了所有的奶油。

不太确切,但是他似乎稍微能够感受到一点那个女人的心情了。

古纳法德注视着怀里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的帕拉德。

那种名为爱的心情。

泡芙喂完了,古纳法德的手指上还残余着奶油,几乎没有犹豫,他的手指触碰上帕拉德的唇。

帕拉德很顺从地舔了舔他的手指,眼睛依旧盯着游戏机——他可能根本不在意到底舔的是什么。

这样的态度某种意义上惹怒了古纳法德,他沿着帕拉德的嘴角抹净残存的奶油,再次将手直接探进帕拉德的口中。

帕拉德吸吮着他的手指,那一点奶油很快被舔舐干净了。但是古纳法德没有就这么停止,他反而把手指伸得更深了一点,从被动变为了主动。指尖不清不重地划过舌苔,帕拉德发出一声含糊地呜咽,口齿被完全封住了,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古纳法德近乎被引诱了,他入迷地搅动着帕拉德的口腔,拉扯着让他发出更多断断续续的呻吟。

不够,仅仅这样满足不了他,他想要更多地——

手指突然被咬住了,力道之大甚至让古纳法德都渗出了血,他吃痛着抽出手。

不满的情绪从内心升腾起来,这不是那种平常激发他战意的怒意,而是另一种渴望。想碰触他的唇舌,想抚摸他的全身,想把他圈进自己的辖区,让他独属于自己——

但是帕拉德打断了他的遐想,他放下游戏机,仰起头看他。

明明什么都没说出来,古纳法德却觉得自己被完全看透了。

“今天就到此为止了。”

帕拉德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古纳法德心中那股莫名的不满的情绪一瞬间达到了顶峰。

“古纳法德,这已经不是爱了。”

帕拉德站在天台边上,他向着夜空张开怀抱,摇摇晃晃地看上去要掉下去了一样。

“那是什么?”

“是欲望。”

帕拉德的声音里带着奇特的笑意,这是他发现有趣的新游戏的征兆。

降临于世变为完整的存在后心里缺的那一块是什么,那个女人留下的陌生感情是什么,爱又是什么,这些统统都不重要了。

欲望,古纳法德念着这个莫名地契合他心意的词

虽然不管怎么想,欲望和爱似乎都差着一段距离。但是无所谓了,无论是爱,还是欲望,都是冲着这个人去的不是吗。

第一次无比清晰地明白了自己的内心,龙之战士牢牢地锁定了面前的猎物。

此时的帕拉德尚还不知道,这一次,是他难得地失手了。

—END.—

欲望也是基于爱的,帕拉德自己坑自己系列。
努力学习人类感情的古纳法德。
鸿上会长或为最大赢家×××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