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绘镜】Yes thank you

以前写的放出来了,大约是接在上篇后面的
写他们两个还挺开心的,诸君我喜欢姐弟恋啊
————————————————————————————————————————————————————————————

即使答应了交往请求,镜飞彩仍然对这段关系存在不少困惑。毕竟他们从相识到开始交往,也不过短短几个小时而已。

——虽然这也许是他人生中最惊心动魄的几个小时。

里中绘里香一开始就掌握着主动权,从头到尾他都没法真正地拒绝她。镜飞彩事后回忆起来,把答应与里中交往的那一刹那的自己划归到了毫无理智不清醒的那一档里。

但是既然已经答应了,那么就要担起这份责任。

所以他现在出现在了这里,鸿上基金会的办公大楼,来接他的交往对象下班。

里中听说他要来接她下班的时候,几乎是拍手笑了出来。

“你想来就来吧。”她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句。

这种玩笑般的态度激怒了镜飞彩,他皱着眉,不满地看向里中,无声地表达着抗议。

“没事。”里中稍稍坐直了身,看上去正经了一点:“我只是怕你见到我们社长,就赖着不肯走了。”

他对那种老男人能有什么想法!!镜飞彩一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但是这件事被他记在了心里。说到底,是里中在他面前提起她的这位上司的次数过多了。

镜飞彩低头又看了一眼自己,豪华汽车西装革履,车窗里映出的人影带着固有的矜持和冷淡,一看就是年轻有为的社会精英。

他十分自信地迈进了大楼,很好,各方面都完胜那位神神秘秘的鸿上会长。

前台的小姐听说了他的来意和身份之后,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好几遍,直到镜飞彩实在忍不下去主动出手提醒,她才匆匆忙忙地给他办理了通行证明。

一路上他都在被人指指点点,背后的窃窃私语就没停过。尽管作为天才外科医师,镜飞彩已经习惯了成为人群的焦点,但因为另一个人而吸引大众的注意,这还是头一次。

“里中小姐的男朋友”,这个身份真的这么稀奇吗?

镜飞彩加快了脚步,他周身的气场冷了下来,尤其是在转角撞到对面走过来的人的时候,他心中难言的不满情绪达到了顶峰。

“抱歉。”对方虽然个头小,动作却比他想象得敏捷,只是稍稍相撞就迅速往旁边避开。

镜飞彩向他略略点头,并不想多搭理。

“等一等。”那个人叫住了他:“你就是……里中小姐的男朋友?”

这回镜飞彩停下了。

“是啊。”他冷冷地回答:“那又怎样。”

“没什么,只是……”对方欲言又止:“和她相处的时候,还是注意一点吧。”

“这位先生,还请慎言。”

压抑许久的怒火爆发了,镜飞彩拿出了自己最傲慢的派头,句句逼人。

“绘里香是我的交往对象,我不希望听到任何针对她的话。”

“她是怎么样的人,我心中自有判断,像你这样背后说三道四之人——还是No Thank you了!”

他说完就径直离开,只留下一个怒气冲冲的背影。

里中小姐的这位男朋友火气真是大……

被丢在原地的后藤摸摸鼻子,我担心的不是她,而是男朋友先生你啊。

这个公司乱七八糟的人怎么这么多!镜飞彩几乎是毫不客气地推开了会长办公室的大门,他回头一定要和绘里香好好谈谈,辞职,一定要辞————

“HAPPY BIRTHDAY!!”

迎宾的礼花绽放开来,洪亮的声音猛然响起,毫无准备的镜飞彩一时被搞得昏头转向,而身穿粉色西装的会长大人已经和蔼地盯上了他。

“我听里中谈起过你,啊!真是浪漫的相识!”这位会长感情充沛地开始致辞:“人与人相遇,人与人相爱,爱也是一种欲望,多美的欲望!”

镜飞彩努力挽救着最后一丝理智,看向坐在沙发上埋头解决蛋糕的里中。

—这就是你的上司?

—不然呢?

—这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我觉得他挺好的,特别是在发薪水上。

里中的眼神真挚无比,镜飞彩绝望地将视线转回了还在大声演讲的鸿上会长身上。

我不接受,我不接受,我不会接受我的女友和这样的男人相处,他冷静地思考着。

他不会受诱惑的,就算这房间里溢满了蛋糕甜腻的气味,就算这里摆满了各种烹饪器具,就算里中面前的茶几上摆着堆成山的蛋糕,他——也绝对不会上当的。

“会长先生,关于绘里香……”

“来,为了纪念你们的相遇,收下这份present吧!HAPPY BIRTHDAY!”

“No——”

一整个装点精美的奶油蛋糕被递到了镜医生的面前,会长亲切地看着他。

“听里中说,你很喜欢蛋糕?”

这是来自恶魔的蛊惑,他不会屈服的!区区,区区一个蛋糕——

“Yes,thank you.”

镜飞彩端着蛋糕到里中旁边坐下,接过里中递给他的刀叉,以非常专业的姿势切下第一刀。

——人没必要和蛋糕过不去。

“诚实面对自己的欲望是一种美德,”鸿上会长赞许地望着他:“年轻人,我很欣赏你!”

我也觉得你不是那么无可救药了,镜飞彩内心附和。他开始将蛋糕往嘴里送,起码这位会长做蛋糕的手艺无可挑剔。

“年轻人,要不要考虑来鸿上基金会工作,我很期待你能加入我们。”这位疯疯癫癫的社长继续语出惊人:“我们会给员工配备专用机车的,蛋糕也提供无限量供应。”

如果不是紧盯着时钟的里中在秒钟转过整点的那一刹那站起来拉上镜飞彩就走,天才外科医师可能真的要开始考虑跳槽的可能性了。

毕竟那可是无限量的蛋糕供应,而且……

他望了一眼拉着他的里中,办公室恋爱也很吸引人啊。

后藤进来报告工作的时候,鸿上会长正站在窗边望着下面。

“真可惜,没能把那位医生挖过来。”他遗憾地叹息:“里中说和男友在一起工作就不算加班,本来想着可以省下加班工资的。”

两个人的工资不是更高,后藤面无表情地听着。

“多一个人吃我做的蛋糕也是令人愉悦的事啊!”

嗯,这才是真实意图吧。

—END—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