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9M/A753】旅行

※一句话避雷:照井龙的男朋友是名护启介,他还有个叫九条贵利矢的堂弟。

※献给理想乡

宝生永梦去旅行了。

按照常理,旅行这种事一般发生在尘埃落定的大结局之后,带着同伴的遗物踏上没有目的地的旅程。遗物他倒是有,但是战斗才刚刚开始,旅行这种事听起来就与永梦完全不适合。

“研修医想去就让他去。”镜飞彩反倒是第一个赞成的。

“反正他这个样子也无法进行手术。”

理由也说不上好了就是。

之后就没有人拦他了,宝生永梦穿上常服,贴身带着两个卡带,开始了独自一人的旅行。

“——我说,我现在是在旅行啊。”

宝生永梦无奈地叹气,但他面对的怪人显然不会听他解释。

假面骑士就没有休假吗,他侧身避开攻击,把腰带拿出来戴上。

“变——”

机车的轰鸣声传来,远远地有一个向这里行驶的车影,然而车上并没有人,只有车头亮起的灯光穿透迷雾而来。

他的心脏不禁狂跳起来。

他看到那辆车腾空跃起,看到机车以超乎常理的方式变化成人形,看到——

蜂拥而上的bugster挡住了他的视线。

于是等ex-aid好不容易level up清了场杀出来的时候,只看到那位乱入的骑士挥剑解决了最后一个小怪。

泛着金属质感的红色装甲,蓝色的荧光眼如车灯般闪烁,银色的独角向前竖起。

“……你谁啊??”

“假面骑士accel”

红色的骑士这么回答。

他拔出了腰间插着的U盘一样的东西解除变身,永梦最先注意到的是他身上过分眼熟的红色皮衣。

“警视厅风都署,照井龙”

警,警察?

“九条贵利矢,是我的堂弟。”

“……?!”

风都最年轻有为的精英刑警照井龙有个远房堂弟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事实上他们从小关系也一般,直到长大之后,一个成了警察一个做了法医,工作上的交集让他们渐渐熟悉起来。

当然也有一些其他客观因素,比如对于红色皮衣的相同热爱?

照井龙对于这个弟弟还是挺在意的的,自从父母妹妹的事发生之后,每一个亲人对他来说都是珍贵的。

所以一个月前九条贵利矢跑过来拜托他事情的时候,尽管觉得荒谬无比,他也答应下来了。

“他……之前有些话拜托我转告你。”

宝生永梦微微一愣。

“救治病人才是研修医的首要任务。”

“……”

“不要把个人感情代入治疗中”

“……”

“不要随便用送上门的卡带”

“……”

“不会吧……”照井龙看着永梦的样子,说着说着也沉默了。

他挑挑眉。

“全中?”

“………………………………”

“贵利矢其实没有死吧?”年轻的研修医沮丧了,捂着脑袋念了起来:“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他……”

“他既然什么都知道,是不是连自己的死也猜到了?”

“你……”

“见到陌生卡带就抢过来用,他以为他是花家大我吗!”

“……”

“还要我改变全世界的命运,我连他的命运都无能为力啊……”

“……别哭了。”

“我没哭。”

人民的好警察照井警官只好沉默地拍拍他的背。

就当代堂弟哄孩子。

好在善解人意的bugster马上重振旗鼓冲了上来,永梦擦擦眼睛,和前辈一起变身战斗了。

“要乘上来吗?看在他的份上,可以载你一次。”

红色的骑士突然问他,手已经握上了腰间的把手。

“不用。”永梦拒绝了他。

“我啊,已经有世界上最好的车了。”

ex-aid的手中扣着黄色的卡带,隔着面罩无法看出他的表情。

但是光听声音也可以想象出来,那个年轻人的脸上一定带着要哭出来一样的笑容吧。

照井龙沉吟了一会儿,有了一个猜想。

accel一路风驰回风都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某个名义上的死人从侦探事务所的地下室里拖出来揍了一顿。

“喂,龙……照井龙!——哥!我喊哥还不行吗!哥,亲哥,你住手——”

“你之前可没说他和你是这种关系!”

“……什么关系?”

照井龙和九条贵利矢这对堂兄弟面面相觑。

“我想警官先生的意思是,”围观的名护启介主动举手了:“就是我和他那样的关系。”

“……”

“没错。”

回过神的照井警官冷静地补了一句。

“我也没有办法嘛……”

不敌专业刑警的监察医最后认命地举手投降。

“只有死人才是最不引人怀疑的,为了查明真相,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所以他拜托堂兄找到了那对风都侦探帮忙,对于菲利普来说,做出数据化的假死并不难。

“僵尸卡带只是一个让檀黎斗确信的幌子罢了,他可是对自己的才能最深信不疑了。”

“正常情况下谁会随便用敌人主动送的卡带啊,他以为我是花家大我吗。”

十一

花家大我到底是谁啊,照井龙记住了这个名字。

实在太惨了。

十二

宝生永梦遇到旅途中第二个人的时候,是在一个分岔口。

“你在困惑吗?”

正拿着地图努力分辨该往那个方向走的永梦下意识应了一声,一抬头看见陌生的男人靠在机车上看他。

“是的,请问您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吗,我要去……”

“我不知道。”

不按常理的答案,永梦一下子愣住了。

“那您……”

“你正站在人生的分岔口上呢。”陌生人的表情平静,这平静却更让他捉摸不透起来。

“谁也不知道你应当往哪个方向走,这是只有你自己才能做出的选择。”

十三

永梦沉默了,他开始思考起临行前Poppy向他强调再三的旅行防骗守则。

神神叨叨的算命骗子可是常见类型。

十四

“没有时间了!”在他分神的片刻,那个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近前。

“你没有时间后悔,也根本不应该茫然,你甚至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咄咄逼人的质问几乎逼得永梦毫无退路。

“告诉我,你在自责什么?!”

“我……”

浑身都被压迫,大脑无暇反应,那些折磨他,困扰他的念头就这么说出来了。

“如果……如果我早点说相信他,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十五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

永梦懊悔于一时的失言,而那个奇怪的男人也平和了下来。

他从身上掏出一串东西,永梦仔细地瞧了瞧,才认出那是一串纽扣。

形状各异的扣子,不知道从多少人身上收集而来,串成一串被握在手里。

“这是我狭隘的过去。”他说着永梦听不懂当然话。

“我也曾在黑暗中踽踽独行,迷失方向和自我。承蒙神之垂怜,我找到了那束引领之光——不,也许是他找上我才对。”

他自言自语地又加上最后一句。

“如果人生存在岔路口,我的就是那个时候了。而推动你向前的力量,无论是来自何方,都要好好地珍视。”

“既定的历史已经书写,便没有任何如果。”

“那将成为你的力量,却从不是迷茫的缘由。”

十六

他似乎什么都没有说明,又像说明了很多。

永梦似懂非懂。

“老师……”

他不禁喃喃自语起来。

“嗯?”

“请收我为徒吧,老师!”

十七

九条贵利矢刚喝下去的一口茶喷了出来。

“收徒?!”

“是的。”照井龙皱眉看他:“你有什么不满吗?”

“可是名护他……”

“他很好。”风都的刑警在这种地方固执起来:“名护很好。”

“开导人这方面,他总会有意想不到的表现。那个宝生永梦现在的样子,就和我当初把名护……”

这里他停了停,斟酌了一下选词,最后还是用了最先想到的那个字眼。

“……捡回去的时候一样。”

十八

“对待车要犹如对待恋人一样。”永梦的新任师父,名为名护启介的男人这么跟他介绍,仔细地护理着机车的零件:“每一个部件都要注意到。”

他的眼神专注极了,手中的动作也细致而轻柔,真的就如对待最心爱的人一般。

宝生永梦不由得对自己的老师的敬佩更上了一层。

“这是您的车吗,”他困惑地打量那辆红色的机车:“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有。”

名护启介非常平静地回答他的学生。

“那是你的错觉。”

十九

“老师,到底什么是正义?”

“每个人的正义都是不同的。你所相信的,你所深爱的,你所重视的,用生命保护这些东西并为此战斗,这就是你的正义了。”

“那您的正义是什么?”

“我曾经一度迷失在追寻正义的道路上,但是有人拯救了我,从此我相信,那就是我的正义。”

“我的正义……”

名护启介顿了一下。

天边灿烂的红霞仿若天堂之门大开,那天那个人对他说的每一句话都犹在耳畔。

主啊,这就是您对我降下的恩赐呀。

“……是红色的。”

他低声说出答案,表情虔诚宛如祈祷。

“……诶?”

二十

“那么,你找到自己的正义了吗,永梦?”

名护启介带他去了许多地方。

他见到了许多人,骑摩托的人,死过的人,骗人的人;阁楼里悬挂的小提琴安然无声,三味线的乐声伴着潮汐戛然而止。

那是很多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他所能接触到的也只是一个片段。

这不是他现阶段应当看的东西,名护带他绕开时间,掀开一面让他体会。

再面对这个被抛回来的问题,永梦意外地平静。

伤痛并没有被抚平,那是他心中永远隐隐作痛的一处地方。

痛就痛吧,提醒他别忘记那些东西。

“我不知道。”

他坦言。

“如您所说,我在人生的岔路口上,到底走向哪边是只有我自己能做出的选择。”

“但是就算为了对得起之前的一路走来,我也不会在这里过多停留了。”

“过去指明未来,那将成为力量,而不是拽着我下坠。”

二十一

“啊,还有一件事。”

永梦的神色明朗起来,语气中带上笑意。

“老师你……喜欢那个人吧,一定是非常非常喜欢。”

被他问到的人没有惊讶,反而问了回去。

“你为什么知道?”

“因为,我对生命里的那个人,也是一样的心情啊。”

“喜欢到爱的程度,就算无法亲口告诉他,这样的心意也一直真实存在着。”

二十二

“我要回医院了。”

任性的旅行也该结束了。

“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

贵利矢不会乐意看到他这样的。

死去的人依托在活的人身上,但那不是负担,而是生命换来的祝福与祈愿。

接下来的日子,要活得比以前更认真,更努力才不会辜负啊。





“终有一日,你会见到你思念的人。”

永梦笑了起来。

“这是祝福吗?”

他问。

“不,”名护启介依旧平静,此时看上去却格外有说服力。

“是预言。”

—END—

赞美753,写到最后我也平静了,仿佛精神瑜伽。
赞美人生导师753。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实话

评论(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