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蛇狼】你丫好烦三十题

※被聚聚回归吓到,翻出了八百年前的摸鱼
※不知道会不会补完
※唔…………
※我今天过生日!!
※无关信息↑




3.杀人现场一样的房间

浅仓威的暂住地布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说是垃圾堆也不过分,如果有一天巧从缝隙里扒出一具尸体他也不会惊讶的,这里看上去就和杀人现场一样。

浅仓威听到巧这么抱怨的时候,兴趣不大地抬了一下头,顺口回了一句那你别收拾了。

在洗衣店工作的巧多多少少有点洁癖,他二话不说直接把手里抹布摔给浅仓。

你以为我在收拾谁住的地方啊!

哟,要和我打架吗?

浅仓威眼睛一亮,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你还是躺着去吧,巧一句话还没说完,浅仓的拳头就先到了。

最后又变成两个人扭打在一起的状况了,周围被殃及的破烂看上去也更烂了。

如果在这里找到一具尸体,一定是我的,不是被浅仓气死就是被收拾东西累死。

这是巧精疲力尽地倒下时,脑中最后的念头。

不,果然还是要拉着他一起死。

巧转头看到发泄得还不够的浅仓在那儿砸东西,头痛地放弃了。


6.做爱时要不要关灯

其实这种问题都无所谓,当你被迫经常在四面透风荒草丛生的垃圾堆里和人做的时候。

浅仓威是兴致来了就要干上一炮,大白天懒洋洋地仰躺在缺了一角的沙发上,看到巧来了就拽过去亲一口,亲着亲着就扒衣服了。这样的次数不算少,巧有时候会想那些隔三差五上门找王蛇的人会不会正好撞上——实在是颜面无存。

夜晚当然也没有灯,浅仓宁愿生火。当更深的夜降临,火光也被湮灭。

杂草里的昆虫高一声低一声地鸣叫,被沙沙的夜风挟着传到这里。月亮的微光透过天花板的裂缝照在地上,浅仓威的眼睛在光下仿佛真正的蛇一样在发亮,被他盯住的巧总会觉得寒毛倒竖,这个男人是比真正的毒蛇还更加危险的猛兽。

第二天巧就去把天花板的裂缝堵上了,可是夜晚照进来的光反而变强了,显然有人又故意去把缝隙弄开了。

“小狼狗在月亮底下看起来比较好吃。”

罪魁祸首笑着咬上巧的颈动脉。

你在看着蛇,蛇也在看着你。


9.夏天被独占的电风扇

巧对于在浅仓威这里看到一台运转的电风扇这件事感到非常惊讶。

“再怎么说我也是人类啊,”浅仓威仰躺在风扇前面,因为酷暑而显得无精打采:“除去吃土那种没有其他选择的时候,剩下的时候当然还是要让自己好过。”

“这天气热得太让人烦躁了。”他感慨着。

“可是又热得让人不想动,”巧接了过去:“对吧?”

浅仓威没应声,算是默认了。

冒着太阳过来给你送食物的我岂不是更热,巧默默腹诽着。他想着也在风扇前坐下,但是浅仓威摊开的手脚完全挡住了风扇的运转范围。

“往那边去去,喂——”

浅仓威对他的要求充耳不闻。

“你这家伙——”巧咬牙切齿。

大概是由于天气实在太热,热得让人都不想转动脑筋,巧略去了思考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他坐到了浅仓的腿上。

浅仓威终于动了。

而且动得出乎意料地快,巧及时抓住了他的脖子,才免于直接掉下来。

“你放手。”巧扼紧扣着咽喉的手。

浅仓威从背后锁住了巧的命门,他眼睛眨都没眨就把这句威胁抛了回去。

“你先放手。”

结局自然是不了了之,炎热的天气让人连吵架的心情都没有,两个人就这么维持着这个奇怪而别扭的架势,从远处看像是情侣亲密地拥抱,从近处就会看到他们各自掌控着对方的生死。

电风扇仍然辛勤地运转着,风吹到他们身上,稍稍驱散一点热意。

不知道是谁先松的手,现在的局面变成两个人倚靠在一起看着风扇摆头。

“好热,你下去。”

“两个人贴在一起太热了,应该你走。”

“哼”

然后他们都安静下来。

虽然还是热,但他们仍然靠在一起,谁也没动。


11.人作死就会死

再也不要管那个家伙了,巧每天都这么对自己说。

再也不要绕一大段路去给他顺路送食物,再也不要陪着他打架,再也不要任由他胡闹。

那个男人是危险的罪犯,是极端的暴力狂,是阴晴不定的心理变态。

他的人生已经够糟糕了,再和那家伙扯上关系,更是没有一丁点好处。

绝对不能去见他了,巧这么想着,然后继续按时去给浅仓送东西。

就像是吸毒一样,尽管知道一切危险和害处,依旧无可避免地沉沦下去。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浅仓威对他有着无可替代的吸引力。

简直是在作死,巧给自己的行为下定义。

所以他最后倒下的时候,想起这桩事,几乎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来人作死,真的会死啊。











后来浅仓再也没等到有人来见他。

就算砸烂了那台电冰箱,也没有人暴怒地和他抗议了。

于是他继续砸烂了那里所有的东西。

传闻中的危险的通缉犯踩着血站在了smart brain的楼下,镜面的大楼折射着光线,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怪物在里面兴奋地嘶吼。

反正他无时无刻不在作死,再搞大点也无所谓。

你说是吧,小狼狗。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