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宇宙金银】他的笑和他的笑

送给 @王遗忘的记忆 ,生日快乐
——————————————————————————————

他其实一开始只是想利用Naga。

早已舍弃了感情的蛇夫星系,却出了这么一个想找回感情的异类,这在他漫长的人生里也称得上是有趣的事。

“找我学习感情?没搞错吧,我只是一个机械生命体而已噢。”

他大大咧咧地向对方展示他的机械身体,摆出格外风骚的站姿。

“Balance的感情很丰富。”银发银衣的青年一张一合地回答他,脸上和声音都毫无波动。

毕竟是蛇夫星的人啊。他在旁边的桌子上一撑,轻巧地坐了上去,终于可以俯视面前的碳基生命体。

没有把身高设定地高一点是他三百年难以忘记的痛。

“很羡慕。”

对方完全没有放弃,继续抬起头锁定他。

“很羡慕,我也想拥有,Balance这样的感情。”

金色的天秤星人歪着头看他,毫无征兆地向房梁射出了连接线,借着惯性凭空旋转几圈,一瞬间倒吊着出现在Naga面前。

他的头朝下,亮莹莹的电子眼一动不动地望着站在原地的蛇夫星人。

即使突然间受到了这样的惊吓,Naga的脸上也毫无波澜,甚至连眼睛都没眨。

他们对视了很久,Naga脸上才露出几分迟疑,他犹豫着发问。

“现在应该笑吗?”

“不,你应当生气。”Balance的语气难得的正经:“我在挑衅你,你应该愤怒,然后生气。”

Naga似乎在思索,过了一会儿,他脸上的五官慢慢皱了起来,组合成一个相当奇怪的表情。

“这样是生气吗?”

“恭喜你——”Balance从房梁上一跃而下,落在地上的同时做出欢呼的手势:“——完全答错了!”

普通人这时候早应该恼羞成怒了,然而Naga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真无聊啊,Balance想,算是明白为什么宇宙里的人都不愿意与蛇夫星来往。

实在是太乏味了。

“对不起。”

Naga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竟能听出几分真诚。

“我在书上看到过对愤怒这种感情的描述,但是和Balance在一起,我无法感受到这样的感情。”

“所以我没有办法生气,对不起。”

已经要离开的机械生命体倒着走回来了,他绕着Naga晃了好几圈。

“嘿呀呀,你这家伙还是挺有趣的嘛。”

从那之后Naga就跟着他了。带上这么一个跟班并不亏,蛇夫星人的静止能力相当好用。而且Naga很乖,无论是跟着他出入黑市讨价还价,还是潜入达官贵人的府邸偷窃,他都没问过为什么。几乎是Balance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Balance偶然心潮一动,按自己的风格设计出一套浮夸至极的登场pose教给Naga,他都一板一眼地跟着做了,连脸上的表情都和Balance硬要他摆出的一样。

让一个蛇夫星人做出这样的动作实在是太好笑了。没等Naga掌握完全,Balance已经一个人笑倒了。

“Balance,现在应该笑吗?”

他低头问他,身体还保持着夸张的姿势。

“笑吧。”Balance几乎笑出眼泪,当然对于机器人来说,替换成了机油。

Naga张大嘴做出一个大笑的表情,他有没有领悟到笑的精髓尚且未知,旁边的Balance已经笑到要打滚了。

Naga于是收回了表情,安静地等待Balance笑完了。

“Balance,这很好笑吗?”

“是的是的。”金色的机械生命体开心地在地上打起了滚:“你真应该看看你的样子,一定会马上笑出来的。”

“我也觉得。”Naga出乎意料地附和他。

“看到Balance笑起来的样子,会想一直看下起,会想……”他的声音低了下去:“也这样笑起来。”

在说什么傻话啊,Balance撑着身体侧躺在地上。机械体冷冰冰的面庞是死的,是不会动的,他可以高兴,可以开心,但是唯独笑容,他是无法模拟人类的。他从未真正的笑过,Naga又怎么可能——

思维回路停滞在他看到Naga脸上的表情时。

Naga望着他,唇角微微上翘着,那是一个真正的笑容,由内而外地散发出笑意。

他的眼睛也是笑的,望着他的眼神几乎称得上温柔。

这一刻的Naga看上去和任何一个会哭会笑,拥有充沛感情的普通人没什么不同。

然而这样的笑容只短暂地存在了一瞬间,Naga又变回了平常冷冰冰的样子。

空气沉寂下来,刚刚发生的一切恍如错觉。

但是,有什么东西不同了。

“Balance,刚刚那是什么感情?”

“是快乐,Naga。”

后来Balance再也没这样戏弄过Naga,倒是Naga自己固执地学下了那套动作,和Balance配合默契地摆出怪盗BN团的登场pose。

Naga对于感情的学习也在一步步加深着,他依然没能搞懂感情到底是什么,但是对比其他蛇夫星人,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似乎对笑这个表情有种特殊的执念。 

“Balance,现在应该笑吗?”

他蹲在躺倒的Balance身边,又问起了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怎么能笑呢,他几乎想一拳揍上Naga那张毫无波动的脸,但紊乱的回路强行阻止了他的意图。

身体受损超过百分之六十,智能计算机飞快地运算着,这回可真是亏大了。

好在东西已经到手,也逃出了敌人的搜查范围,麻烦的事情都基本解决了。

除了那个坚持询问他该不该笑的蛇夫星人。

“那你就笑吧。”他深吸一口气,放弃与他讲道理。

Naga沉默了一下。

“我笑不出来。”

他很老实地回答。

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想揍你,Balance忍痛给自己拔下两根坏掉的连接线转移注意力。

“看到Balance受伤,很难过,非常难过。”

“……”

“我笑不出来。”Naga脸上的模样似哭似笑:“对不起,Balance,我笑不出来。”

Balance长久地没有言语。

他望着头顶的夜空,望着上面挂着的星星,望着几亿光年外的恒星。

宇宙这么大,怎么偏偏他会遇到Naga这样的傻瓜。

“笑吧,Naga。”他叹息了一声,声音温柔起来:“笑吧。”

“我也喜欢看你笑的样子,Naga。”

“Balance,什么是喜欢?”

“就是你看到我笑的时候的感觉。”

他们就这么搭档着旅行了下去,怪盗BN团在宇宙88个星系里也闯出一点名声,他和Naga的头像被一起挂在了悬赏令上。

感情丰富的机械生命体和没有感情的人类,这真是个奇妙的组合啊。

他这么想着,扔出飞镖射中了星图上的某个星球。

“Naga,下一站去行星Jigama”

在那颗星球上遇到Lucky实属偶然,事后了解了前因后果,他把一切都归结于那该死的超强运。

像Lucky这样看上去毫无心机的笨蛋有两个可能,一个是真傻,一个是真难对付。而以他的观察,这家伙很有可能属于后者。

但是活得太久了,什么事都敢碰一碰。于是他故意引诱了Lucky与他们一起去偷宝石,巧妙地避开了球连者,同伴这些词。

信奉明哲保身的天秤星人对这种反幕府组织毫无兴趣,离得越远越好。

只是Naga……

他看着追问Lucky什么是同伴的Naga,心中升腾起一点不好的预感。

当然这也没阻止得了他在Jerk Matter前,当着Naga的面偷袭Lucky。

Naga从来不会反对他的计划,这次一定也会支持自己,他这么说服自己。

现实是他失策了,Naga站在了Lucky那一边。他出卖了Lucky,Naga也用他的方式出卖了自己。

被出卖的是我才对吧,他看着手里终于到手的宝石,难得地提不起一点兴趣。

他一开始为什么想拿到这块宝石的?噢是Naga跟他提起自己的家乡,而这块宝石恰巧是蛇夫星出产的。

如今东西拿到手了,该给的人却不在身边了,真是讽刺啊。

他随手抛掷着昂贵的宝石,按照既定的计划走上脱出路线。

本来应当是这样。无意中瞥见的行刑场景,却让他迈不动步子了。

被绑在一起的Naga和Lucky,吊在了火场之上。Lucky还是一副搞不清情况的没心没肺样,Naga望着脚下的烈焰,依旧冷着那张没表情的脸。

Naga……

之前他生气的样子还在眼前,什么时候已经有这么丰富的感情了。

Naga道歉的表情,笑的表情,说喜欢的表情,无数神态各异的Naga在他面前闪现。

他忽然明白为什么Naga偶尔细微的表情变化那么吸引他了。

那些都是Naga真心的表情,是萌生在无情无爱的蛇夫星人心中的情感的幼芽。

是他培育了这样纯粹的情感,是Naga让他想起了那些他迷失了很久的东西。

他有最丰富的情感,却忘记了怎么去笑。而Naga的笑容里,有他失去的东西。

“我想哭泣,我想愤怒,所以跟着Balance是不会错的。”

回忆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家伙啊……

明明没有感情,那时候怎么笑得那么好看。

笑得让他心甘情愿地,自己把自己出卖一次。

“呀嘿——”

金色的天秤星人一个飞扑救下了被绑在上面的两个人,意外的发展让这颗星球的家老大怒。

“Balance,你为什么……”

“我想拿到的是宇宙最棒的宝物,你想要的是感情。”他把手上的宝石扔给Naga,半真半假地扯了个理由:“我们和Lucky结成伙伴,感觉就能到手了。”

“Balance……”

“包在我身上吧。”不看气氛的Lucky乐呵呵地拉住两个人,没说完的话也就没再说出口。

“Balance”

被Naga叫住的时候他是想逃的,但是想到他的这个搭档的能力,还是早早放弃了。

“Lucky之前和我说,自己要做的事要由自己来决定。”Naga穿着球连者的制服,表情还是他熟悉的无表情:“这样互相支持的人才是伙伴。”

这是秋后算账啊,Balance心虚地想起以前他教唆Naga干过的事,开始考虑上次备份数据留得够不够。

“和Balance成为同伴是我自己决定的事。”他的声音平稳得宛如机械音,落在Balance的耳中却完全不一样。

“Balance用你的方式支持着我的决定,所以,我们一直是同伴。”

他认定的同伴没有回答他的话。

Balance又在仰头看天了。

他望着头顶的夜空,望着上面挂着的星星,望着几亿光年外的恒星。

宇宙这么大,幸好我遇到了你。

“Balance,你看上去很奇怪,这是什么感情?”

“是许多许多的开心,聚集在一起就发生了质变,嘭地一声,你懂的吧,就变成了喜欢。”

“许多许多的喜欢再聚集在一起,再嘭地一声,变成了——”

“爱”

“我不太懂,Balance,现在应该笑吗?”

“笑吧,Naga。”

Balance的手指抵上了他的左胸腔。

“现在应该笑了。”

—END—


金银这么好,三百岁的机械老妖怪和不懂感情的人类,萌到吐血。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