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Lucky与豪快海贼团

被豪快海贼团养大的lucky的故事,含豪快红蓝/黄绿。杜撰有,时间线篡改有,bug一大堆。

PS:关于结局,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写着写着就这样了,我也很绝望啊.jpg
——————————————————————————————



他们是在狮子座星系捡到他的。

伽雷王本来是迫降在那个荒芜的小星球的,负责后勤的博士生气地斥责了两句在上个星球负责采购的玛贝拉斯。而他们的船长大人一摊手,说那时正好有几个不长眼的来找麻烦,揍得兴起就忘记去补充能源了。

备用能源需要一段时间启动,海贼们就随便找了个就近的星球降落了。那是个荒凉得什么都没有的星球,他们也只是随意出去望望风,然后在备用能源启动好大家准备回船的时候,一直懒懒散散的玛贝拉斯忽然眼一眯,问了句那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东西呢,他们扒开前方的草丛,在里面发现了一个沉睡的孩子。大约四五岁的小男孩,被小心安置在一个微型宇航舱里,安然无恙地呼呼大睡着。

这种连生灵都稀少的星球怎么会出现一个人类孩子?海贼们面面相觑,但到底是没法把这孩子就这么扔在这儿。玛贝拉斯说大不了到下一个大点的星球找户人家收养他,于是这个身份不明的孩子就被带回了船。

那个微型宇航舱也不知道是什么配置,在伽雷王起飞后就自动开启了。小小的孩子揉着眼从里面坐起来,嚷嚷着他们听不懂的语言。在意识到不是熟悉的环境,再看到围着他的一圈陌生人,他嘴一撇,哇哇大哭了起来。

几乎所有人都上去哄他了,结果全都败下阵了。最后在那里吃饭的玛贝拉斯不耐烦了,直接拿了一盘肉丢到他面前。出乎意料,这个奇怪的小孩子擦擦眼泪,抱着鸡腿咬了一口,破涕为笑了。

不错嘛,这孩子很有当海贼的天赋。船长大人满意地咧嘴,甚至想给吃得很高兴的小朋友拿瓶酒,然后就被博士和凯喊着小孩子不能碰这些强行制止了。

他们到下一个适宜人类居住的星球的时间比想象中的长,好在打劫了几辆不怀好意撞上来的强盗船,能源倒也够用。而在这期间,那个孩子已经在船上混熟了。除了开始那一次,后来他就没怎么哭过,每天最喜欢的是大笑大闹。这是个活泼过头的孩子,精力充沛,有着旺盛的好奇心,爬上爬下闹得整艘船都不安宁。

海贼们第一次体验到人类幼崽的威力,被他折腾地心力憔悴,简直比对付一个中队的残古格都累。但是没有人讨厌他,艾穆抱着他教他说通用语,凯给他铺了一地超级战队的玩具。博士精心规划了幼儿食谱,乔特地打了儿童尺寸的剑想教他剑术,璐卡甚至连珍藏的宝石都拿出来给他玩了。而从来没特地哄过他的玛贝拉斯,在小男孩仰着脸想爬上他的膝头的时候,也从没有拒绝过。

这孩子有一种讨人喜欢的潜质,所有人都默认了这一点。他咯咯地笑起来的时候,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心软下来。所以尽管谁都没说出来,他们都越来越喜欢这个捡到的孩子。

这样的结果就是,当海贼们磨磨蹭蹭左挑右选终于在一个宜居星球找到一户挑不出一点坏处的人家愿意收养的时候,没人舍得把他送走。

都养出感情了还能怎么办,继续养呗。

船长大人一锤定音,于是豪快海贼团正式多了一位编外成员。

既然要正式收养,就该起个名字。六个人几乎翻烂了博士那一柜子的词典,不是嫌弃你起得难听就是嫌弃他选得寓意不好。最后还是这孩子自己选了自己的名字,他无视吵吵闹闹的大人们,连滚带爬地挪过去翻开被扔在一边的词典,在里面随手撕下了一页。

L......Lucky ?

是个好名字,乔最先表态。

幸运啊,博士也很赞成,这个意义很好。

Lucky,艾穆蹲下来唤了一声,在那儿摆弄小人钥匙的男孩马上有感应地抬头了。

那么,你的名字就是Lucky了。

红衣的船长一把将他举高到空中,大声宣布了这个名字。

突然离开地面的Lucky一点也没有害怕,兴奋地摇着手臂叫了起来。

这是宇宙的孩子啊,凯感慨了一句。

Lucky在船上待了将近三年,他现在能说流利的宇宙通用语,各种七七八八的技能都学了一点。照玛贝拉斯的说法,是个合格的宇宙人了。

当然离宇宙海贼还差得远呢,他又补了一句,不顾抗议地嚷嚷起来的男孩。

凯赶紧去安慰他,你看我好不容易才被船长同意成为实习海贼,后来又历练了很久才成为正式海贼的,你再长大一点就肯定可以了。

我也不一定做海贼啊,Lucky反倒倔起来。

小子,那你想做什么?

不知道,他理直气壮地回答玛贝拉斯。但是我喜欢宇宙,不管做什么,我都要把整个宇宙见识一遍!

他蹦上玛贝拉斯的红色船长椅,大声地宣布了自己的梦想。

玛贝拉斯夸他有志气,然后把他揍了一顿。

船长椅可不是能随便踩的!

在小男孩的个子越蹿越高的同时,船上的人也越来越少了。离别是必然的结局,海贼们都明白这一点。他们一起航行过很长很长的路,战胜过强大的敌人,也曾见识过最伟大的英雄和最大的宝藏。然而一切都有终点,谁都不愿离开,但谁都有必须去完成的事。

到最后船上只剩下了玛贝拉斯和乔这对老搭档,他们没有归处,也淡忘了来处,在漫长的战斗和相互陪伴中,他们已经明了对方就是自己的归宿。他们就驾着伽雷王,带着一个上蹦下跳的Lucky继续无尽的航行。

但是两个大男人带个孩子终归不是长久的事,Lucky需要良好的教育和安稳的成长环境。他们合计了一下,把Lucky送到了艾穆的法布由星。艾穆那时已继承了王位,是法布由星深受爱戴的女王。她保证Lucky会在这里得到王子一样的待遇。

这个自幼跟着宇宙海贼们东奔西闯,性子野得不能再野的男孩不太适应地套上精美的服饰,跟着王室的礼仪教师学着规范优雅地使用刀叉。他被送入了星球上最好的学院,学习天文地理文学历史等一切必需的常识课。

Lucky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的老师们承认这一点。只要能静下心来,没有他学不会的东西,但问题就是他很难静得下心来。比起规规矩矩地坐在学堂里,他更喜欢出去,在野外肆无忌惮地和同伴奔跑追逐。更多的时候,他喜欢仰望天空,望着天上大大小小的星星,想象它们在千万亿光年外的模样。

艾穆希望Lucky留在法布由星上,但她也知道Lucky不属于这里。这个在宇宙里诞生,在宇宙里长大的孩子,天生不属于任何一颗星球。他的血管里流淌的是自由和冒险,没有哪里能留住他的脚步。他是属于宇宙的。



Lucky只在这里待了两年就待不下去了。在学会驾驶飞艇之后,法布由星的小王子没有和任何人告别,扔掉王冠,踢掉华服,独自飞往了梦寐以求的那片星空。

初出茅庐的Lucky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听说有一路黑心商队,上门砸场子。商队的人被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看上去很有后台的小孩弄蒙了,也不敢轻举妄动,便把恰巧随队出行的老板喊过来了。许久不与人动手的老板听说有人来闹事,很有兴趣地提了刀去会会。双方刚一碰面,同时都觉得对方意外得眼熟,熟悉到......

璐卡!博士!Luck很高兴地扔了武器跑过去,给久别重逢的两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这家伙怎么跑到这里了,璐卡又心疼又生气地拉着他左看右看,艾穆担心死你了。

我长大了,可以出来闯闯了,他大大咧咧地回答她,然后毫不客气地去使唤博士了。

博士我饿啦,我要吃肉,吃肉吃肉!

亲自下厨做了一桌菜的博士和璐卡看着在那里狼吞虎咽的Lucky,丝毫没有独自旅行的恐惧和担忧,也只能一起感叹,这孩子真不愧是玛贝拉斯一手带大的。

人既然跑出来了也不能把他送回去,当然也不能就这么放任他。最后璐卡和艾穆打了声招呼,把Lucky带回他们那里了。

璐卡离开海贼团后就和昔日的朋友一起做起了生意,身边跟着一个自愿来陪她的博士。随着不断的磨合,两人的关系也发展得是顺其自然心照不宣。

她的生意越做越大,手下大批大批的商队,掌控着多个星球之间的贸易往来。她一边赚钱一边令人收集各个星球的孤儿,如少时所愿的那样给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买下了一颗星球作为家。

作为监护人的璐卡和博士一琢磨,把Lucky扔给了那些走南闯北的商队,既能满足他见见世面的愿望,也能有个照应。

这确实很合Lucky的心意,他就像没了束缚的野马,撒欢地跑了出去。他跟着商队走过了几十个星球,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斗,这些都是他在法布由星养尊处优的生活里学不到的。

他也确实如他的名字所言,幸运到了极致,各种险境都能奇迹一般化险为夷,起先璐卡和博士还担心过他,后来就习惯了,常常打趣他的运气。

毕竟我可是宇宙第一幸运的男人啊,他自豪地拍拍胸,Lucky!

这么过了有六七年,后来的几年里他不大愿意跟着商队了,经常一个人出去旅行几个月。Lucky还如幼时那样保持着充沛的精力和旺盛的好奇心,一不小心就钻到哪个遗迹里,失去联络到璐卡都想派人去找了,然后他就从不知道从哪个偏僻星球奇迹一般钻了出来,拎着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说是伴手礼。

又让人操心又让人操不了心,博士这么跟过来探望的玛贝拉斯和乔抱怨。说是抱怨语气里也没多少责备,更多的是自豪和骄傲。毕竟就算在宇宙,也没有多少人能在如Lucky这样的年纪做到这么多事的。

看来你们也管不了这小子啊,玛贝拉斯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不经意地插了一句。

哪里管得了啊,博士顺着说了下去,我看他不比当年的你差。

行啊,玛贝拉斯笑了笑,就把他交给我们吧。

我们要去地球住一段时间,乔在旁边补充,目光从他的船长身上滑过,剩下的话终究是没说完。

玛贝拉斯这两年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早年留下的暗伤现在愈发厉害。偏偏还死撑着不说出来,这回他磨了好久才让他同意回地球休养。

这么多年,他们早把Lucky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趁着人还在,该教的该学的都得抓紧时间塞给他了。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在下一次Lucky回来的时候,他刚跟许久不见的红蓝二人兴冲冲地打了个招呼,人就被直接打晕带上了伽雷王。

不这么做带不走你,玛贝拉斯和醒来的Lucky解释,这时他们人已在数亿光年外的地球上了。

有些东西,你也该学学了。轻而易举地打败了冲上来挑战的小毛孩,玛贝拉斯一只手压着他跟他讲道理。

你要我做什么,他不服气地问。

不要问,先跟着凯见识见识,玛贝拉斯抬头朝外示意。

早就等不及的豪快银马上窜进了院子里,把Lucky扶了起来,大呼小叫地抱怨着玛贝拉斯你怎么又欺负人。

伊狩凯这些年沉稳了许多,但在老船长面前,他又变回了那个咋咋呼呼的实习海贼。当年他是在船上待到最后的人,说什么也不肯走。后来还是玛贝拉斯故意航行经过地球,硬把他踹了下去。

你早就不是需要我照顾的孩子了,他这么和他说。凯,你应当有自己的人生,为了你也为了我们,为了超级战队。

伊狩凯坐在地上止不下来的哭,我不想走,我只是想和大家在一起,不想分别。

玛贝拉斯没说话,过了很久才叹息了一声。

谁又想走呢。

他丢下这句话,拍拍凯的肩,没回头的离开了。

作为船长,这是他最后能为他的船员做到,也是必须做的事。

伊狩凯回了地球,他成为了一名记者,或者说学者,专注于超级战队相关的报道和资料整理。成功地将自己的超级战队大百科卖到了外星,也算以另一种形式让全宇宙都记住了超级战队。

Lucky跟在他身边,做的也还是这些事,采访超级战队的前辈,还原战队的历史,整理各种相关资料。他还在船上的时候,凯就立志把他培养成第二个战队迷,睡前故事都给他讲的超级战队。讲的人和听的人都热血沸腾完全没有睡意,最后被黑着脸的璐卡赶出去吹风冷静冷静。这样从小受凯的影响,他对超级战队的英雄们也有一份憧憬。所以就算这些事情在他看来比四处冒险无聊多了,还是暂且能按下性子乖乖跟在凯后面的。

但是到底玛贝拉斯让他学什么,伊狩凯自己也说不清。

也许他们会比我懂吧,凯翻开战队百科,手指滑过历代战队的前辈。

说起来,Lucky,你想成为超级战队吗?

他想成为什么呢,Lucky没能回答凯的问题。

晚上他难得的失眠了,爬上屋顶看星星去了。这是他自幼养成的习惯,浩瀚的星空总能让他平静下来,然后更加激发他的探索心。

我想成为什么,我将来要干什么,我要实现什么梦想。

他第一次认真地思考这些问题,才发现他对于未来竟是如此的不确定。

成为玛贝拉斯那样的宇宙海贼吗,他想起幼时的宣言,这似乎不够。

那么,成为超级战队呢?

这些天见识过的各种战队的传记和故事在他脑海中闪现,他想起那些形形色色的战队前辈,他们性格各异,却又都有着什么相同的东西,一种让他心生向往的东西。

“那是超级战队的精神。”

陌生的人影悄然无息的出现,红色的披风在他背后飘扬。他和Lucky一起看着星空,一语点中了他心中所想。

这明显是一位红战士,却又不与Lucky认知里的任何一位红战士相符。他身上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令人感到亲切。

“你将来会懂的。”

他转过来看他,护目镜反射着光。Lucky注意到他胸前标着的35的数字。

没头没尾地说完这两句话,这位不速之客就转身离去了,不准备留下任何一个解释。而这时Lucky终于绞尽脑汁想到了那种熟悉感的来源,朝他的背影喊了一句你认识玛贝拉斯吗。

前方的身影顿了顿,那个神秘人再次开口,声音不似刚才的冷寂,染上一分人烟。

“我的名字是赤红。”

他没有再多解释,就消失在了夜空里。

第二天Lucky去找了玛贝拉斯,跟他说他想在地球上多留一段时间。

玛贝拉斯笑笑,问他为什么。

我想再看看这个星球,Lucky如实回答他,看看这个一直被守护着的星球。

看来你有点懂了啊,玛贝拉斯地语气听上去有几分满意,那就去亲眼看看吧。

走的时候Lucky没忍住,问了一句赤红是谁。

那边沉默了很久,最后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他去找你了啊。

Lucky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下文,回头才发现坐在躺椅上的人已经合眼睡着了。

他盯着玛贝拉斯看了一会儿,少有的意识到对方确实是老了,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以一把将他举高的,意气风发的海贼船长了。时间是最无法抵挡的毒药,任何人都对此无可奈何。

来的时候他还有些动摇,此时心却在寂寥中坚定下来。总要有人接过担子,继续往前走。

Lucky离开不久,乔就回来了。玛贝拉斯睁眼看他,一点也看不出睡过去的痕迹。

璐卡那边怎么样了,他一边拆乔带回来的最新战报一边问。

他们还能撑住,乔不动声色地藏起手臂上的伤痕。放心吧,还有艾穆支援,军队到不了地球的。

这帮叫Jerk Matter的,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真是烦人。玛贝拉斯放下信,揉了揉额头。

有人说他们是残虐的余党。

哼,玛贝拉斯嗤笑一声,宇宙里从不少这种野心之辈。

乔看他神色,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

真的不把这些告诉Lucky吗?

当然不告诉了,玛贝拉斯的语气比起之前还要坚定。他和地球一样,都是我们要护着的。

乔的神色还有些不赞同,玛贝拉斯反倒叹了口气。

赤红去找过他了。

乔这时才真有几分动容。

所以啊,为了他我们也要这么做。玛贝拉斯从椅子上站起来走了几步,他沉吟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说了。

到时候你陪着Lucky。

我陪你。

乔的回答也是一点犹豫都没有。

玛贝拉斯看着他笑了。

行,反正我从没拗得过你。

这么多年我们谁又拗得过谁了。

乔难得开了句玩笑。

那么,宇宙就交给那孩子来拯救,我们这把老骨头就尽最后一把力吧。

玛贝拉斯伸了个懒腰,复又拍拍旁边的医疗箱。

过来包扎,这样的伤口还想瞒过我?

Jerk Matter是近几年兴起的势力,实力碾压性地强大,宇宙八十八个星系,已有一大半落入他们手里。艾穆,璐卡和博士的星球也多有牵连。据可靠消息,Jerk Matter的下一个目标定在了地球。

玛贝拉斯一开始就没准备把事情告诉Lucky,这是他们的事,不是还没长成的下一辈该参与的。

幸好Jerk Matter是他来地球之后才声势浩大起来的,被小心保护的Lucky对相关的事毫不知情。

而现在,他们更是无论如何都要护住他。



Lucky是一个月之后被玛贝拉斯叫去的。他看上去气势完全不同了,说话行事都比过去自信坚定。

玛贝拉斯垂眼给他倒了杯茶推过去,说说看,你都想通什么了。

小时候我说过我最喜欢宇宙了,现在我也还是一样。

Lucky抬头看向外面的天空。

他自宇宙中诞生,在宇宙中长大,如果有什么他挚爱的,他想守护的,那么一定是——

——我喜欢自由的宇宙,喜欢属于大家的宇宙。玛贝拉斯你们当年守护过地球,那么我想守护这片宇宙。当有人妄图破坏,当宇宙哭泣的时候,我来为她拭去泪水,我来拯救大家。

他如同幼时一样望着玛贝拉斯,眼中的光芒愈来愈亮。

——我要走遍宇宙,向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为每一个需要拯救的星球献上力量。我要让宇宙里的每个人,都露出真心的笑容。

——这就是我的愿望,我的目标,我为自己选择的路。

玛贝拉斯久久地没有说话,他凝视着Lucky,这个他最先发现的孩子,这个他亲身教养的孩子,原来已经长成了如此璀璨的模样。

他给了Lucky一个拥抱,带着不舍和祝福。他喉咙干涩着说不出话,最后才郑重地拍拍他的肩。

“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我们所有人的骄傲。”

他的语气太不同寻常了,Lucky想问,大脑却迟钝下来,身体失去了力气,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留在他最后的印象里的是玛贝拉斯略带笑意的声音。

“把这当成一场试炼吧,醒来之后去宇宙的尽头找到我们,就算你合格了。”




“……然后发生的事我就不知道啦,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陌生星球里,周围全是冰块。幸好还有架飞艇和我一起,我就骑着飞艇离开了。”

“玛贝拉斯说让我去宇宙的尽头找他们,我就以宇宙的尽头为目标开始旅行了。再然后呢,就成为球连者,与大家相遇了。”

Lucky兴致勃勃地和同伴讲述他过去的经历。

“宇宙的尽头?”Spada问他。

“是的!玛贝拉斯从没骗过我,他说有就一定有。”

“正好今天状态很好,去试试运气吧!”

话音未落,信心十足的Lucky就已经冲了出去。

“豪快海贼团……豪快海贼团……怎么会是豪快海贼团呢?!”

坐在原位Spada喃喃着,他面色古怪,像是遇到了完全超出想像的事一样。

“Spada,Lucky说的豪快海贼团怎么了?”

Hammy撑着头问他。

“豪快海贼团曾经是宇宙闻名的海贼团,打败过Jerk Matter的前身残虐,扬名一时。”

“但是,”Spada深吸了口气:“这是一百年前的事啊!”



“玛贝拉斯,乔。”艾穆向面前的两个男人行礼。

“你的星球……”

“已经都处理好了。”艾穆打断了他,依旧带着无可挑剔的礼仪。

这位曾经的公主,现在的女王露出了和昔日一样温婉的笑容。

“今天我来,只是以海贼的身份和大家一起战斗。”

“是啊。”璐卡搭上艾穆的肩:“我那边也处理好了。”

“玛贝拉斯,尽管放心吧,我们来到这里都是做好觉悟的。”

“全员集齐才能发挥超级战队的力量,这可是必胜法则。”

博士走了进来,他后面跟着凯。

“Lucky那边处理好了?”

“嗯,和我预想的一样,当初捡到他的宇航舱是用特殊的金属制成的,会根据乘坐者的身型自动调整。等他醒来,会在离这里很远的一个小星球上。”

“我把他的飞艇塞进空间背包里了。”凯补充了一句,“等他醒来,可以自行离开。”



“豪快海贼团啊,我以前听说过他们,是非常害厉的一群人呢。”

Balance摇头晃脑地插了进来。

“特别是他们当年与意图侵略地球的Jerk Matter一战,六个人硬生生挡下了一整只舰队,真是场了不得的战队,虽然最后——”

“是宏伟!不不不,这里还是用壮烈这个词吧,这么说来壮美也可以吧。”

“司令!”Balance不满地抗议突然钻进来打断他的肖龙波司令官。



“这种时候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他们站在豪快伽雷王的甲板上,远处密密麻麻的舰船不断地在被传送过来。

“要说什么,宇宙由我们来拯救?”

“拯救宇宙可不是我们这群海贼要做的。”玛贝拉斯眯着眼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语气猖狂一如多年以前。

“只不过是这群虫子,恰巧挡住了我们的路而已。”

“上吧。”



“司令!不要突然冒出来吓人!”

愤怒的Raptor朝着他们的司令官挥拳。

Galu和Champ跟着笑了起来,Hammy嚷着肚子饿催着Spada去做饭。

一时间大家打打闹闹,暂且放下了关于Lucky的来历问题。

除了完全不受这些情感干扰,仍旧等着Balance讲下去的Naga。

“Balance,最后发生了什么?”

“最后啊……”

Balance的声音少见的低了下去。

“豪快海贼团拼死一战,战胜了来犯的Jerk Matter,成功保卫住了地球。”

金色的机械生命体望着窗外无边无际的宇宙,葬送了多少传说,又诞生了多少生命的宇宙。

“而他们最后——”


“——全员,团灭。”







—END—



评论(2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