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魔弹战记/剑枪剑】喂猫

魔弹沉迷,开始摸这对!!
是剑枪剑!因为我也分不清(。)







“为什么这地方这么多猫咪啊,真烦人。”

年轻人大大咧咧的声音从巷子里传来,听起来似乎很是困扰。

“因为这里本来就是流浪猫的聚集地,剑二。”

另一个沉稳的声音作出了回答,同时进一步验证了他的猜想。

他踏步走进了巷里。

“哟,这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大一只流浪猫啊。”

“大叔?!”

“都说了不要叫我大叔!”

一盒东西不轻不重地隔空砸到剑二头上,他捂着脑袋往后退了两步,刚想喊疼却看到扔过来的东西的真面目,一盒牛奶?

对于饥肠辘辘的新人刑警相当有诱惑力的东西,他马上改变主意,心理素质良好收下了这份礼。

“大叔怎么会到这里来?”

他叼着吸管口齿不清地凑过去问。

“来喂猫啊。”不动瞅了他一眼,目光扫过他捧着的牛奶。

剑二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这位西装革履还戴着墨镜的警察先生很不符合气质地提着一袋食材,甚至抽出了一袋猫粮往地上撒。

猫咪们都凑了过来,它们看上去已经对这样的喂食习以为常,亲昵地蹭着不动的裤脚,围在他身边叫唤着。

惊爆!守护城镇的龙枪王竟沉迷喂猫,这样的标语在剑二脑中一闪而过。大叔是这种充满爱心的人吗,不过这样看上去倒是一点都不违和。

他心不在焉地想着,直到不动又扔了个三明治给他。

“喂,想什么呢。”

“在想大叔居然这么热心会来喂猫……”剑二下意识地拆起了手上的食物,突然察觉到不对:“等等,你把我当猫一起喂了?!”

“有什么不对吗?”不动摘下墨镜别在衣服上,侧过头来看他:“你现在难道不是一只流浪猫?”

“当然不是!人和猫是有区别的啊大叔!”剑二抗议道,愤愤不平地撕开三明治的包装纸。

“虽,虽然我现在的确是在流浪街头……”

他想起什么,气势又低了下去。

“都怪那群魔物,趁着龙剑道战斗的时候,把街上的房子烧了。”

“然后等我打败魔兽回去的时候,租来的房子就什么都不剩啦。”

“房东说保险理赔什么的还需要时间,她那里也没有多的房间了。身上的钱之前全部交了租金,下一次发工资又离得很远。”初来曙町的年轻人嘟囔着抱怨起来:“我想在Shot的基地凑合一晚上,又被说要加班研究魔法的濑户山赶了出来。”

“然后,就沦落到和流浪猫抢地盘了。”

“是啊,完全没有地方可去……别把我说的这么惨啊大叔!明明是我先看中这块地方,然后这群野猫涌上来的。”

围在不动身边的猫咪都向强行澄清的剑二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啊啊麻烦死了!”苦恼得揉乱了头发的剑二干脆站了起来,朝外走两步拉开距离。

“知道了知道了,这里是你们的地盘,我去山上过一夜还不行吗。”

“这个季节在山上过夜,被冻死的几率是5.6%,重感冒的可能性是63.4%。”

钢龙枪一贯平稳的声音里似乎带上了一丝幸灾乐祸。

“钢龙枪怎么连你也……?!”剑二咬牙切齿地踢了一脚旁边的脚手架泄愤:“疼疼疼——!怎么都在欺负我?!”

他抱着受伤的脚跳了起来,围观的不动铳四郎先生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好了。”在面前人谴责的目光中,不动总算止住了笑意。他把手上拎着的东西分成两份,递了一份给没反应过来的剑二。

“回去吧。”

“……啊?”

“我都是会在街角喂猫的热心大叔了,难道会是看到后辈流浪街头却置之不理的冷酷前辈吗?”

“大,大叔!”

“我住的地方还能塞下一个人,你可以先待两天。”

“什么,这是要和大叔同居吗?”

“你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绝对没有!”

剑二赶紧拍胸口打包票,很表忠心地主动上去把不动拎着的东西全都接过来。

“嘛,房费就等你发工资之后还吧。”

“诶——还要付钱啊。”

“到底走不走?”

“等我喝完牛奶。”

剑二毫无愧疚之心的把手上的东西又塞回给了不动,然后迅速解决了刚刚来自不动的投喂。

“那么就拜托你了,大……不动先生!”





—TBC—
(也许

同居是恋爱的开始!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