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魔弹战记/剑枪剑】养猫

是喂猫那篇的后续。
文风突变,气氛突变。突然心跳,突然亲密。
总之一言不合就开始涌动清爽又黏糊(?)的恋爱气息了orz


不动以前是捡过猫咪回来养的。

曙町的街头从不缺少流浪猫,他抱过几只回来养。脾气倔的,性格温顺的,各种类型的都有,但是无一例外地都养不久,猫咪们养上个三五天就自己从家里离开了。下次在街角遇到他,它们倒还会凑上来亲热地喵喵叫,也不知道是讨厌还是喜欢他这个饲主。

然而就算这样,他也始终忍不住把小动物往家里带的习惯,只不过这次不是猫。

他把小巷里偶遇的后辈带回家后,先将东看西看的后辈赶去洗手,然后十分熟练地做饭投喂,最后再把人领到沙发上顺便开了电视,自己则去洗碗收拾。等到不动都自发地去给剑二铺床了,他才突然意识到,这全过程似乎和捡只猫回来并无差别。

人和猫是有差别的啊大叔!

他脑海里闪过剑二气得跳脚的样子。

的确是有差别的,比如这些家务活完全可以让那小子自己来,凭什么他伺候了半天啊!

不动是这么想了,但他往外一看,正好看到靠在沙发上的人在疲倦地揉眼睛。

白天的战斗龙剑道很拼命的啊,他心一下子又软了。

钢龙枪在后面的衣架上闪了闪,欲言又止,论辛苦明明是龙枪王负担更重。

不动没去喊剑二,等一切都收拾好了,他才晃醒已经迷糊着睡过去的人去洗澡。

击龙剑和钢龙枪一起,挂在了房间里。剑二在浴室,客厅里只剩下了不动一个人。他相当久违地靠着窗台点了根烟,又在听到浴室的响动后手忙脚乱地摁灭了。

他到底是在做什么,不动看着熄灭的烟头,忽然有些不确定了。

等到穿着蓝色小熊睡衣的剑二从浴室里出来,屋子里已经一点烟味都没有了。还滴着水的头发垂在脑后,剑二看上去精神了一点,嚷嚷着和不动抱怨起不太灵的水龙头。

他想说点什么,起码拿出点前辈的派头,告诉这个小朋友住在别人地盘上就不要嫌弃这儿嫌弃那儿了。但临到张嘴他又忘记要说什么了,最后变成一个简洁的命令。

“过来。”

于是剑二过去了,不动另外拿了干净的毛巾,给他擦头发。

这样越来越像捡了只猫咪回家了啊,不动心想。他顺着视线看过去,隐隐约约能看到剑二的侧脸。平时活蹦乱跳的龙剑道,此时很乖顺地坐着,任由他动作。

太乖了,也太安静了。不动有点不大习惯,临时起意把人喊过来擦头发似乎也变得奇怪起来。

“大叔你轻点——诶”

“怎么这么大了还穿这种睡衣。”

两个人同时开口。

“抱歉。”不动首先应了,放缓了手上的动作。

“我从小到大都穿得这种啊。”盘腿坐着的剑二瞧了瞧自己满身的小熊:“难道不是很可爱吗?”

他突然仰头往上看,正好与不动的目光撞上了。剑二直勾勾地看着站在他身后的人,表情意外地严肃。还没散去的水气氤氲在四周,不动闻到了自己常用的香波的味道,从另一个人身上。

“可爱吗?”

“……嗯。”

他看着那双眼睛,无法移开视线,也没注意对方问了什么。

“那我下次送大叔一套,不准拒绝。”

剑二一瞬间又恢复了正常,兴致勃勃地举起手指盘算起来。

不动的回答是把毛巾整个扔过去盖在他头上。

“滚,有那个钱先把我的房费还了。”

“大叔好过分!”

“都说了不要叫我大叔!!”


后来直到他把剑二按到床上,裹着一身小熊的人欢快地钻进被窝向他道晚安,不动还是不清楚,他为什么要给剑二擦头发。

无论是作为前后辈,战友,甚至是同居者都过于亲密的举动。

“喂,大叔睡觉不会打呼噜吧?”

旁边床上冒出一个头。

“会打呼噜的是你才对吧。”

“我怎么会啊……”

声音慢慢小了下去,一句话没说完那边已经睡过去了。

果然是宇宙第一的入睡速度。不动躺在床上,捂紧了耳朵,开始后悔把人捡回来了,为了这宇宙第一的打呼噜声音。


哪里可爱了!一点都不可爱!




—TBC(也许)—



蓝色小熊睡衣的剑二!
被猫咪包围的不动桑!
我要疯狂意念了!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