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有言在先,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鹫尾风雷】战后


战争结束了。

鹫尾风捧着一束花,慢慢走在街头。

潘多拉塔没有了,skywall也消失了,国家重新合成了一体,街道上也不会再有人造士兵和怪物。虽然街边的废墟还残留着战争的痕迹,但是已经有小孩子在里面跑来跑去地玩耍了。

鹫尾风在过马路的时候注意到了那些孩子,他看了一会儿,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丝笑容。

在他像这些孩子们一样大的时候,他也曾经在这样的断壁残垣中奔走,作为训练的一种。

现在这些都过去了。

他一路向前走,穿过了市区,最后来到临近郊区的一个小院。这里曾经是难波重工的秘密基地,也是他长大的地方,而现在是新开放的孤儿院。

院子里的靶场被改成了游乐设施,有几个孩子正在滑梯上爬上爬下。更多的孩子聚集在院子里的老树下,簇拥着另一个男人。

鹫尾风停在他们近前,他的弟弟心灵感应般抬起头来,看到他之后眼神明显一亮。

“哥哥!”

鹫尾雷想站起来去迎接他的兄弟,却绕不开围着他的孩子们。一对双胞胎一左一右拽住了他的胳膊,另一个年龄更小的孩子更是大着胆子扑上了他的背,咯咯地笑着。

鹫尾雷一边笨手笨脚地揽住身边的孩子,防范着他们跌倒,一边控制着自己的反应神经,避免条件反射把孩子们的善意当成攻击。

好在这些孩子终于注意到了新来的人,他们放开鹫尾雷,叽叽喳喳地涌向鹫尾风。

“风哥哥,我们等你好久了。”

鹫尾风把手中的花递给弟弟,蹲下来抱住这些孩子,他们不用问就开始争先恐后地说起最近的生活。

“盖了新的活动室!里面有电视和游戏机!”

“新来的院长非常好,经常分糖给我们吃。”

“现在不用每天训练了,阿姨和老师会带着我们做游戏。”

“上次有人打架被院长罚不吃点心。”

鹫尾风笑着听他们絮絮叨叨地讲着发生在这里的各种变化,直到有人扯了扯他的袖子。

“会长还会回来吗,我们还要继续听难波重工的吗?”

双胞胎中的哥哥鼓足勇气问了出来,他另一只手紧紧抓着自己的弟弟。

其他孩子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他们脸上或多或少都露出了恐惧和不安。

“不会了。”

鹫尾风看着双胞胎哥哥的眼睛,非常认真地告诉他。

“会长不会再回来了,难波重工也没有了,今后你们可以按喜欢的方式下去。”

“不需要成为什么人的兵器而活着,你们只需要做你们自己。”

他对着所有的孩子这么宣布着。战前他们是预备役的难波儿童,现在是被政府收容的孤儿,会有专人进行照顾和教育,再也不会有无穷尽的洗脑和训练了。

“要相信大哥说的话啊。”鹫尾雷也走了过来,声音柔和下来,“再有坏人来找你们,我和大哥会把他们都打倒的。放心吧,我们可是很强的。”

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没了顾虑,欢呼一声散了开来,争着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人。

那对双胞胎还留在原地,看上去更加瘦小的弟弟犹豫着又问了一个问题。

“那我可以和哥哥一直在一起吗?”

“嗯。”

“不会再被分开?”

“不会了。”

“也不用互相打架了?”

“不用。“

鹫尾风摸摸他们俩的头,握住他们这对兄弟相牵的手。

“你们很幸运,还有兄弟在一起。以后要好好相处,互相照顾对方。”

两个孩子露出灿烂的笑容,他们用力点点头。手拉手跑走了。

“哥哥。”

鹫尾雷这个时候才有机会接近自己的哥哥,他们并肩站着,看着院子里尽情玩耍的孩子们。

“都结束了啊。”

他感慨了一句。

“是刚刚开始。”鹫尾风纠正他,“能够有这样的结局,倒也不亏了。”

他们在孤儿院里逗留了一个下午,直到临近傍晚的时候才离开,婉拒了孩子们共进晚餐的邀请。

“对不起。”走在回去的路上,鹫尾风忽然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

“没事。”鹫尾雷摇摇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不,应该说哥哥做什么都是对的。”

“雷……”

“大哥比难波重工更重要,我一直都是这么觉得的。”鹫尾雷顿了顿,像是又想到了什么,“而且,我们是兄弟,兄弟是要一直在一起的。”

“嗯。”鹫尾风深吸一口气,伸手牵住弟弟,“一直在一起。”

他语气坚定,目光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这次任何人都无法分开我们了。”









HE的打开方式:弟弟临死前把瓶子交给哥哥,拜托他继续为了难波重工战斗下去。但是哥哥却选择了背叛,不再战斗,而是带着弟弟逃出去,想尽办法救活了他。两人在战后继续生活在一起,without垃圾难波。

TE的打开方式:两人已死,详见TV剧情。哥哥最后的对不起,是说自己为了救龙我而死,没有按照弟弟的嘱托继续为难波重工而战。

我就是想让弟弟说一句哥哥比难波重要!
傻弟弟,最后都在念着难波重工。
阿崽们太惨了,幸好阿东还有最后一丝良心没让兄弟互相补刀。
哥哥真的是好哥哥,最后的哥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总之,不管活了还是死了,他们都永远在一起了。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