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宇宙金银】礼物

一句话:拒绝收刀片,拒绝谈人生。






他们暂且躲在了隐蔽的山洞里,外面Jerk Matter的士兵还在侦查。

希望寄予在Lucky身上,尽管渺茫,但他们都坚信着那个家伙可以做到。毕竟他可不是只有幸运。

然而对怪盗BN团的这两个人来说,情况糟糕到了极点。他们都身受重伤,多次掩护能力发动时行动不便的搭档的Balance尤为严重,大半个身体都毁坏了,还是Naga拼着最后一丝力气把他拖回来的。

他们在山洞里沉默地坐着,彼此都明白,这场最后的战斗,生还已是奢望。



“Naga,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Balance像想起了什么,突然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欢快。

“生日?”即使满身血污,Naga依然露出了常见的困惑表情。

“蛇夫星人是没有生日的,Balance。”

“那么今天就是Naga的生日了。”

Balance自说自话地打断了他,他看上去有些怪异,黄色的电子眼里闪着Naga无法理解的感情。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伤口处裸露的电线接口闪着火花,每移动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Naga没去阻止他,他的伤也很重,只能勉强靠着石壁坐起来。他沉默着,注视着努力接近他的Balance。


“你还记得生日是什么意思吗,Naga?”

“生日不仅是让主角快乐,祝贺的人也会变得快乐,是这样的日子。”

他机械地复述着Lucky讲过的话,曾经与同伴一起庆祝生日的记忆一闪而过。

这时候Balance已经挨着他坐下了。

天秤星人几乎是爬过来的,金属的外壁沾了不少尘土,没有了往日的鲜亮。

“为出生而感激。”

Balance接着说了下去。他稍稍歪过身子,伸出手臂环住Naga,侧抱住了他。

“为相遇而感激。”

他轻声念出最后一句话。

“Naga,我要送你一份礼物。”

导线毫无征兆地从机械生命体的手中伸出,一瞬间环紧了蛇夫星人。


“Balance……!”

本应没有感情的蛇夫星人脸上露出了类似惊诧的表情,尽管看上去还是相当僵硬,但是对于知道他过去是什么样的Balance来说,这已经是非常大的突破了。

“我是天秤星出身的机械生命体哟。”

Balance的尾音扬了起来,听起来有些得意。

“机械生命体不同于一般的机器人的地方是,我们有一颗机械心。”

“一颗真正的心,活着的心,很厉害吧。”

Naga隐隐约约猜到他要做什么,某种情绪扼住了他的心脏,抓着他往下坠。他想张口阻止,他的搭档却在那之前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噤声。

“因为有这颗心,所以我们能感知感情,和其他活着的生命没有什么区别。喏……就是这个。”

Balance空出一只手,从胸口拽出一个东西递到Naga面前。

Naga没去看那个听起来很神奇的机械心,他一直盯着Balance,盯着他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强行分离。

这样会很疼吧,他看着被扯断的连接线,机械构成的身体被暴力地掏出一个洞。

但为什么面前的机械生命体没有任何疼痛的表情,他为什么,如此欢欣。


而Balance依旧在喋喋不休,和往日毫无区别。

“这东西可是非常非常非常珍贵,和我们一船人的悬赏金加起来都差不多。不知道那些人想拿去做什么用,嗯……用Stinger的尾巴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他甚至还有心情开玩笑,仿佛手上拿着的不是自己的生命来源一样。

天秤星人的目光转回了Naga身上,起伏的音调又平静下来。

“但是如果蛇夫星人拥有了这颗机械心,就能找回被舍弃的感情。”

Balance控制着导线小心地举起了自己的心,这只属于传闻中的宝物化作一阵白光,包裹住了无法动弹的Naga。






——生日是什么样的日子

Naga睁开了眼睛。

——为出生而感激

全身的伤势奇迹般地复原了,有什么陌生又熟悉的东西在体内涌动,一切宛如新生。

——为相遇而感激

“Balance!”

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抓住身边倒下的天秤星人。金色的机械生命体看上去黯淡无光,只有一双电子眼还在勉强地一闪一闪。

“Balance……Balance!”

他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重复着呼唤搭档的名字。

巨大的情绪波动淹没了他,他头一次不用询问别人就能明了,那是悲伤的感情,是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


冰凉的金属手指擦去了他脸上的泪水。

“别哭啊。”

Balance的声音听上去很疲倦。

“我想看到的,Naga,是你送给我的笑容。”

“嗯。”

蛇夫星人试着露出一个笑容,明明拥有感情后这是件很容易的事,他做起来却比之前还要困难。

最后他扯出一个哭泣一样的笑容。

Balance却毫不在意,他留恋地看着搭档的脸庞,手指往下划过,停在Naga努力弯出弧度的唇角边。

“这是我……”他金色的电子眼亮了一下:“是宇宙最棒的宝物!”

“生日快乐,Naga。”



蛇夫星人想起了很久以前,他们还在飞船上,金色的天秤星人靠着他,异想天开地描述着许多在下一个生日要举行的庆祝活动。

那时他才刚刚了解到生日的意义,对于具体的举办完全不理解,如往常一般默不作声地听着搭档描绘。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对方揽着他的肩惋惜地说真可惜你不懂这些,又马上话头一转说那么等到你的生日,一定要举办一个特别盛大的生日派对。

要十层的大蛋糕,插满的蜡烛一口气吹掉,所有的朋友们聚在一起,礼物堆满了桌子。

然而现实是,这也许是最简陋的生日宴会,没有蛋糕,没有蜡烛,就连唯一的庆祝者也悄然离去了。

但是宴会的主角,得到了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的礼物。


这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尽管已经拥有了感情,蛇夫星人依旧习惯性地问自己。

是被【爱】着的喜悦与失去【爱】的痛苦啊。


“今天是我的生日,Balance说生日快乐。”

他安静地攥紧了机械生命体滑落的手指。

“那么,我——”


“——今天,很快乐。”





—END—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