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拉郎】Tabasco

spada和巴斯克,写给百川老师。





若用食材和调味品来形容他招待过的客人,那位无疑是最特别的

那个时候他还没遇到司令,在某个星球的小饭馆里打工。那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饭馆,形形色色的宇宙人在这里歇歇脚,吃顿饭。他们对食物的口感和质量没有太大的要求,却格外看重数量,用最便宜的钱填饱肚子是这里的客人们的第一守则。

但是spada总忍不住尽力把食物做的好吃一点,这几乎是身为厨师的天性,吃饱固然重要,但是美味的料理能让人绽放出真心的笑容。那样的笑容是对一位厨师最大的认可,可是他在这里很少看到过。

他是在某天打烊之后遇到那位奇怪的客人的。作为店里为少数几个的劳力,收拾东西的活计也落到了厨师的头上。当他搓着手呵着气想去拉上大门的时候,就看到了靠在墙角的人。

厚重的夜色笼罩着,他看不清那人的样貌,在犹豫着要不要过去问问的时候,对方突然抬头向这边看了过来。店门口昏暗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映出了那人长的极好看的眉眼,几乎称得上艳丽。spada却无端地打了个寒颤,作为厨师,他有着贴近食物本质的能力,而用食物来形容面前的人的话,无疑是那种极其危险,效果又特别出色,使用时要尤为小心的调料。

他下意识地想后退,而那位危险的调料先生已经朝他走过来了,轻巧地勾住了spada想要拉上的门沿,顺势走进了店里,堂而皇之地坐在了桌子前。

“先生,我们已经——”

打断他的婉拒的是钱袋被掷到桌上的声音,光听声音就知道其中的份量。这位不速之客无声地笑了一下,在spada说出下一句话之前把腰间别着的手枪解了下来,不轻不重地搁在了钱袋旁边,枪口恰巧对着可怜的厨师先生。

“我只是饿了。”

他这么说着,话外的意思不言而喻。

厨师不能对任何一位饥饿的客人说不,spada微微叹气,重新系上了围裙。

厨房角落里隔着的收音机咿咿呀呀地播放着围剿宇宙海贼的新闻,spada在烹饪的间隙腾出手把它关掉了。

是血和火药的味道,他想起了方才在大厅里萦绕在鼻间的味道。

锅里的食材翻滚着,厨师的内心也同样翻腾着。



spada把食物端出去的时候,大厅里的客人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他保持着镇定,不卑不亢地将托盘放下。

“久等了,请用。”

那位神秘的客人看似随意地用汤匙拨了拨碗里的汤羹,然后枪口就毫无征兆地对准了侍立在一旁的spada。

“有两下嘛,厨子。”

他的语调故意拉长了,听上去慵懒而松散,周边危险的气息却比之前更甚。他的手按在扳机处,保持着这轻轻松松就能取人性命的姿势。

“我是这里的厨师,这里也只有我的客人。”

这个小店厨子意外的坦然,他直视着面前的宇宙海贼,丝毫没有畏惧。

“根据客人的需要来制作食物,是厨师最基本的技能。”

他的客人望着他,眯着眼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那我要如何相信你呢,厨师先生。”

仿佛情人间的低喃一般的絮语,与之同时的却是毫不留情地顶上spada脖颈的枪口。

“您有您的骄傲。”spada轻声回答,他一时没法把视线从近在咫尺的容颜上移开:“我也有我的骄傲。”

气氛在一瞬间凝结了,spada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面前的人温热的呼吸和脖颈处冰冷的触感。

“有趣。”

那位把枪放下了,重新做回椅子上,拿起了餐具。

spada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冒了一身汗,但这也不重要了,他此时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客人,正拿起勺子喝下第一口。

这是对于厨师而已最紧张的一刻,也是最激动人心的一刻。他所有倾注在料理里的感情和努力,都即将得到最终评价。说是他的生命寄托在这一刻上也好不夸张。

他看着面前的人咽下食物,看着他闭眼,看着他睁眼——

“好吃。”

甚至出乎了品尝食物的本人的意料,这样的评价脱口而出了。

面部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唇角不由自主地上翘,善用层层伪装掩饰自己的狡诈的海贼,难得流露出真情实感。

他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虽然只有一瞬,但是spada敏锐地捕捉到了。

“怎么样,这可是宇宙第一的料理。”

受到赞赏的厨师无法控制地咧嘴,骄傲地挺直了胸膛。

特别是看到这位难缠的客人,乖乖吃下了料理中他特别准备的补血和补充精力的食材。即使这种大胆的行为之前引起了客人的怀疑,现在也都是值得的了。



付款的时候客人留下了钱袋,spada反射性地接了句欢迎下次光临,然后他一抬头就看到转着枪,似笑非笑地望着他的客人。

“欢迎——下次光临?”

客人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每个饥肠辘辘的过路者,都是我的客人。”

“我对你有些刮目相看了。”客人披上他的红色披风,向后朝他扬了扬手:“厨师先生。”



极其危险,效果特别出色,使用时要尤为小心,重要的调味品——

spada望着他的客人的背影笑了。


那么期待下次再见了,Tabasco先生。




—END—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