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真剑金红】无题


你说——

嗯。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答应干什么?

嗯。

如果只会回答这么一个字,还是别说话省点力气吧。

嗯。

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们去山上玩,你不小心扭到脚了,那个时候我也是这么背着你,把你一直背回去的。

嗯。

老爷子看到我背着你呀,都来不及骂我们偷偷出去玩,大呼小叫地把你搬进去了。

嗯。

后来我被我家老头罚着剁了三天鱼,去找你的时候身上都一股鱼腥味。老爷子那个嫌弃的表情啊,恨不得把我当场扔进水池。

嗯。

你呀……

抓紧点,你这么轻,一阵风就能把你吹走了。

嗯。

平常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要不然怎么轻飘飘的。你别说不是,老爷子背后都跟我们抱怨过好多次了,说殿下又忙着公务不吃饭了。

对不起。

终于会说第二句话啦。说对不起也别跟我说,跟老爷子说去。你走的这么几天,就属他最心神不宁了。

嗯。

大家都惦记着你啊,千明,流之介,琴叶,茉子姐,还有我。

嗯。

你从小就比我聪明,也爱钻牛角尖。你搞不搞得清楚,就算不是殿下,你也是我们的志叶丈瑠啊。

对不起。

都说了别跟我说对不起,跟任何人道歉也别和我道歉。我是为了你而成为武士的,也是为了你加入真剑者,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后悔,你就不准内疚。

嗯。

小丈。

小丈?

小丈——

嗯。

和你分开的这么多年,我经常想起小时候,就是在山上扭到脚之后,你被家里禁足。我偷偷溜进去找你,你也不肯和我出去。

我就扒着门缝看你,你在那里练字,写了一张又一张,我脖子都酸了,你还在不停地写啊写啊。

我问你为什么不停下来歇歇,你说这是你……

……我必须做的事。

那个时候我听不懂,只是觉得,你看上去好孤单啊,一个人实在是太可怜了。

就算是只跟在你身后也好,我想陪着你。就算你什么都没有了,我也跟着你。我追随的,仅仅是志叶丈瑠,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小丈。

对不……嗯。

别动弹了,你闻闻你身上的血腥味,干嘛要和腑破十脏那个疯子比剑,你也疯了不成?

嗯。

赶紧回去,小丈,我们回家,找老爷子给你包扎。还有那什么文字之力,我最近研究出用于治伤的运用方法,效果又快又好,一点都不疼。

嗯。

明明小时候最怕疼了,现在受这么重的伤,倒是一句都不吭了。

嗯。

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小时候为什么不拉着你离家出走,我们一起去世界上随便哪个地方。我还是架辆车卖寿司,你就跟着我招待客人,然后一起走好远好远的路,去很多很多的地方。

你不是殿下,和志叶家也没有关系,也不需要和外道众战斗。就不会遇上突然冒出来的公主,不会和腑破十脏战斗,不会受伤,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我知道,你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你永远都是志叶丈瑠,是那个志叶家的殿下。我们逃不掉,你也不想逃。

这是……

我知道,这是你必须去做的事。

对不起。

又说对不起了,我都不想说你了。好了,其他随便什么事我都原谅你,但唯独把自己糟蹋成这样——

唯独这件事——

你狠得下心,我都不会原谅你。

对不起。

听好了,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绝对绝对不会。

对不起。

除非你重新完好无损地站在我的面前,跟我说这句话,我才会原谅你。

对不起。

我一定不会原谅你,一定不会。

……

……

……

小丈。

小丈?

小丈——

我……我原谅你,只要你再和我说一声对不起。

……

……

……

源太等了很久很久,最后只听到一声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

他低头,看见了落在脚边的书道phone。







—END—







一直在脑海中的场景:

离开志叶家的丈瑠放任自己和腑破十脏战斗,直至同归于尽。拼命赶来还是迟了一步的源太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丈瑠,背着他往志叶家走。

路上一直在絮叨着各种小事的源太,和虚弱到只能回应“嗯”和“对不起”的丈瑠。

到最后什么回应都没有了的丈瑠,也许是去了三途川堕为了外道,也许是在源太的背上一点点化为了灰烬。握在手上的书道phone也失了束缚,滚落在地上。

——想写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最后一直坚持不原谅的源太,其实早就原谅丈瑠了。

因为那是小丈啊,他无论如何都会原谅他的。

源太原谅不了的人,是没能阻止丈瑠的自己吧。




评论(1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