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话先说在前头,上一个找我借梗的写了18w字

【世界红】草莓牛奶糖

看到了很刺激的东西放点新(旧)文。
之前世界红本子里的一篇,准确地说只有半篇新文……两个拼成一篇的小短篇,前半篇以前发过了,看过的直接跳到后半篇就行了。标题都是现想现编的,和正文没什么关系,都很甜就对了,汪汪! ​​






※草莓糖

“这是诅咒,被我碰过的东西会爆炸的!”

虽然听雷欧说了,但是这个情况比想象中还严重啊。

风切大和叹了口气,其他人都去追查怪人的下落了,现在只能由他一个人来安慰陷入消沉状态的门藤操。

“没事的,不会是诅咒,是你的错觉。”

他试着靠近抱着腿坐在地上的门藤操,对方受惊般手脚并用地往旁边挪了几步,抬头偷偷瞄了大和一眼,又飞快地低下头去。

这样一点都看不出当初那个张狂的the world的影子啊。

大和索性也在地上坐下,和地上的另外一个人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

虽然还在摸索和这位新同伴的相处之道,但是想接近他,了解他的心情从未改变过。

无论是动物还是人,总有打开对方心扉的办法。

“发生了什么?”

大和控制着自己的语气,温和地询问。

“我要扶起自行车的时候,”操看着自己的双手,随着回忆脸色变得恐惧起来,:“像是被电了一下,那之后就发生了爆炸。”

“感受到一种难以描述的恶寒,被我碰过的东西会爆炸,就是这样的!”

操再次绝望地紧紧抱住了自己。

大和会怎么想呢,面对着这样触摸就会引发爆炸的怪物。

他无法抑制地猜测起他的想法。

大和会嫌弃我,厌恶我,然后抛弃我吧。有生以来的第一个朋友,就会这样离开自己。

第一个会不惜一切去拯救他,把他从黑暗中拉出来,会亲密地喊他名字,愿意和他相处的朋友。

“都是我——!”

双手突然被什么东西攥住。

在最初的愣怔之后,操几乎是下意识地挣扎起来。

“不不,快放手!会爆炸的!”

但是对方握得更紧,固执着不肯松手。

“你看,”大和保持着抓着他手的姿势,:“没有爆炸啊。”

从未体验过的温暖从相接触的地方传来,包裹着他,顺着血管传遍全身,驱散了之前感受到的恶寒。

他抬头与大和的目光对上,对方的眼中是满满的关切和坚定。他想起之前大和也这样握着过他,那个时候大和说——

——你和我已经连接到一起了

门藤操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他无法把目光从面前的人身上移开。

我的世界,被你赋予了意义。

看他一副想通了的样子,应该差不多了吧。

大和这么想着,试着抽回手,却意料之外地被猛地反拉住了。

他诧异地看向操,对方在他的视线中回过神来,如梦初醒般红着脸低下头去。

然而紧握的手却始终没有放开。

“我想………”门藤操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最后索性闭上眼睛喊了出来,:“我想再握一会儿!”

说完他整个人都看上去不好了,脸涨得通红,自暴自弃地把自己埋进了手臂里。

不好,小操这样看上去好可爱啊。

“没事。”同样放弃思考的大和说道,不知为何他脸颊也有些发热,:“如果你这么想的话。”

——————

归来的兽人们望着两个手拉手坐在地上的人类陷入了沉默。

这是人类的什么特有交流方式吗?握手交换电波?

人类真是难以理解的生物啊。







※牛奶糖

其实也差不多习惯了,小操标志性的突然消沉。为了非常微小的事,这家伙却可以抱着腿在角落里窝半天,低沉得头都抬不起来。

但是今天的风切大和稍微起了一点戏弄之心,习惯了之后连他消沉的样子都觉得有点可爱,实在很想逗逗。

“小操。”

他在他面前蹲下。

门藤操稍稍抬头看了他一眼,目光躲躲闪闪,马上又低了下去。

“左手。”

他边说边向面前的人伸出手,掌心向上摊平。

被唤到的人有点困惑,他看看伸到近前的手,又看看风切大和的脸,对方挂着和平时一样的笑容注视着他。

带着点犹疑,他把左手覆上大和的掌心。

“右手。”

年轻的动物学者耐心地继续下着指令,于是握着的手从左手顺从地变成了右手。

“乖~”

最后一个步骤,风切大和站起身,弯下腰揉揉他的头发,声音里带着恶作剧成功的揶揄。

但是被恶作剧的对象没有丝毫被戏耍后的反应,他愣在原地,不解地看着一个人自顾自地笑起来的风切大和。

“……大和?”

他小心翼翼地问出声。

啊,糟糕了,没想到小操连这种类型的玩笑都没经历过。大和一时有些尴尬,但是门藤操还在等着他的解答。

“就是,那种……一个玩笑。”

“玩笑?”

“嗯,朋友之间经常互相开的那种,没想到小操连这个都没……啊,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抱歉!小操,小操?”

二度消沉的门藤操,看上去已经被打击得整个人都蔫了。

深感愧疚的风切大和苦恼地抓抓自己的头发,也没了辙。

不小心戳到小操伤心的地方了啊……

他下意识地想先站起来再想办法,衣角却被人拉住了。

“小操?”

拉着他的人脸颊有些泛红,看上去简直被欺负得要哭出来了。但是他还是坚定地扯着大和的衣角,不让他离开。

他再次伸出左手攥住了大和的手。

“……汪。”

声音有点小,但是风切大和听得很清楚。

像是用尽全身力气般地喊了这一声,门藤操全身都微微颤抖起来,但是他仍紧紧抓着大和的手,坚定地与他对视。

风切大和与他对视许久,最终受不了了,抬起另一只手捂住了脸。

“小操……你这样……”脸上灼烧的温度让他不敢与面前的人对视,只能把头偏向另外一边。

这回轮到驯兽师先生不好意思了。

抓着的手感应到一股往下拽的牵引力,然后被放开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还有点笨拙的拥抱。

难得靠自己的力量打破消沉状态的门藤操抱着他,也像他刚才那样,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乖。”




—END—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