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引满

过激的银厨/一个魔弹吹

【世界红】星星的奇妙之旅

之前本子里的文,六月到了拿出来混更吧。

因为自己的趣味埋了很多彩蛋,毕竟是四十周年纪念作啊(笑

这篇想营造出一种童话氛围,星星,天空,飞翔,总之都是很浪漫的元素。


————————————————————————————————————————————————————————


小小的孩子坐在角落里。

那是个奇怪的家伙,其他孩子这么说着。他不会讲话,他胆子小,玩追人游戏追不上别人,捉迷藏从来藏不好。

他是个奇怪的家伙,我们不要和他玩了,其他孩子这么说着,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小小的孩子坐在角落里。

他没有朋友,没有其他孩子愿意和他玩。

但是我好想有一个朋友啊,愿意和我一起玩,愿意听我说话,愿意朝我笑的朋友。

 

小小的孩子坐在角落里。

他抱着腿,低着头,把身子蜷缩得更紧了一些。

我想有个朋友,他虔诚地合上手掌,向着星星许愿

只要有人愿意朝我伸手,他就会是我最好的、最重要的朋友。

请给我,一个朋友吧。

 

有什么东西滚了过来,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也随之追赶过来。

他从手缝里悄悄抬头往上看。

——拿着奇特魔方的红衣服男孩向他伸出了手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红衣服的男孩在离家出走。

他有着世界上最温柔的妈妈和世界上最忙碌的爸爸,妈妈总是告诉他,要体谅爸爸,爸爸是很了不起的人。

他对几乎没相处过的爸爸毫无印象,但既然妈妈这么说了,那么爸爸一定很伟大,也很爱自己和妈妈。

所以他后来哭得很伤心,如果你是那么厉害的医生,为什么不回来救妈妈。如果你真的很爱妈妈,为什么要把她一个人抛在病床上。

他拒绝听任何解释,最后一个人从家里冲了出去。他不要这个爸爸了,没有妈妈的地方也根本不是家。

然而外面的世界比他想像的危险很多,在几乎要丧命的时刻,不可思议的人出现了,拯救了他的性命。

天亮了他从山上回到现实世界,一时辨不清一切是否是他的幻觉,但手中的魔方又是那样真实。

恍惚的时候手里的魔方突然滚了出去,他下意识地追赶,一路跑到了偏僻的墙角。那里,有个独自抱腿坐着的孩子。

他看上去好孤单啊。

他想着,向他伸出了手。

 

“没有人愿意和我玩。”

坐着的孩子眼睛躲躲闪闪的,声音轻到听不见。

“为什么呀?”

他在他旁边坐下,很有耐心地问他。

“我胆子小,又怕人,不敢和别人说话。跑得也不快,追不上其他人,他们都不肯和我玩。我、我一个朋友都没有。”

他小心翼翼地说着,不断偷偷去看坐在旁边的红衣服男孩,心脏怦怦直跳。他犹豫着,努力鼓起一丝勇气开口问。

“你能不能……”

“那我来做你的朋友吧!”

 

他在渴望一个朋友,是的,一个朋友,而我可以成为他的朋友,红衣服的男孩想。

——你有感受别人内心的能力啊,记忆中妈妈曾经对他这么说过。

从眼神的动态,表情的变化,感受到对方心中的痛苦,这是你的天赋。

——感受到了之后,应该怎么办?他懵懵懂懂地问了回去。

——如果是你的话,只要自然而然地和对方相处就行了。

总是带着温柔笑意的女人俯身轻轻点点他的额头。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能做到的,让别人露出真心的笑容。

 

小小的孩子有了朋友,他走出了角落,和他的新朋友手牵手地跑上了街。

热闹的广场,三三两两的游人,冰淇淋小贩在高声叫卖,情侣们手牵着手依偎在一起散步。

明明都是些司空见惯的景色,但是今天似乎格外不一样,仿佛整个世界都焕然一新了一样。

因为他的身边站着他的朋友啊。

 

“我们去看鸽子吧。”

他的朋友拉着他的手,转过来征询他的意见。

“嗯。”

他悄悄地把手握得更紧了一点。

红衣服的男孩刚走到鸟群附近,鸽子们就很热情地涌了过来,像遇到同类一样亲热地蹭着他。

“哇——”他睁大了眼睛,不知所措地面对这些几乎要挤到他们身上的鸟儿,“它们好喜欢你啊。”

“以前也不会这样的,”站在他旁边的人嘟囔了一句,“是因为在山上遇到的那个……吗。”

中间的话听不清楚。

“也没什么不好,我最喜欢动物了。”

他转过来,手里还抱着只鸽子,眼神亮亮地看着他,

“我,我也喜欢……”

他被他的笑容晃得说不出话,下意识地跟着喃喃。

这就是他的朋友啊,心中的喜悦生根发芽,见风膨胀起来。

他的朋友喜欢动物,他的朋友掌心是温暖的,他的朋友有着世界上最好看的笑容。

 

小小的孩子有了朋友,他们聊了很多很多。他的朋友喜欢所有的动物,梦想是成为动物学者。

你有什么梦想吗,他的朋友问他。

他说不上来,这是他从未想过的问题,但是这一刻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在他心里埋下了:

想和面前这个人,一直在一起。

 

“哈哈,好多鸽子啊!”

穿着高中校服的男生跑了过来,大声嚷嚷着冲进他们面前的鸟群

被惊吓到的鸽子们咕咕叫着飞起来,向着四面八方乱窜起来。聚集在他们身边的鸟儿也扑棱着翅膀跳到远处,显然是被吓坏了。

 “嘿——”

踏着滑板的人从斜刺里冲出,拎起了鸽群中间的冒失鬼,一个滑行把他扔到十米开外。

“在公共场合大嚷大叫是不对的。”滑板上的大叔潇洒地转了个圈,“多学着点啊臭小子。”

“是啊,笨蛋健太。”

落在后面的高中生的同伴们相当没有同伴爱地哄笑起来,他们上去把他扶起来,边走边向旁边的人道歉。

滑板大叔也低头看向场边[A1] 的两个小孩子,他们看上去被这突然的事故吓到了,还没有反应过来。

“对不起呀,吓到你们了吧。那是今年的家伙们,还没怎么磨练过啊。”

他蹲下来平视他们,语气认真得不像对待小孩子,说的内容却让人似懂非懂。

奇怪的大叔啊,他们有点发愣,倒是没感觉到恶意。

“等等,”面前的大叔忽然皱起了眉,他扫过红衣服男孩衣摆上的草屑、脸上不太明显的伤痕,推断出了什么,“离家出走可不太对喔,家人会担心的,我把你送——”

“不准碰他!”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跳了出来,涨红着脸挡在他的朋友面前,胡乱地挥舞着手臂。

“不准带他走!他一定还不想走!”

被拦着的成年男人挑了挑眉。

“为什么啊?”

“因、因为我们是朋友!我想保护他!”

 

小小的孩子有了朋友,他之前从未有过朋友,也不知道如何与别人相处。但是看到有人想带走他的朋友,不安与愤怒就油然而生,不知名的力量从心底里涌了出来。

即使很弱小,他也想保护他的朋友。

 

奇怪的滑板大叔忽然大笑了起来。

“朋友吗,那你要好好保护他啊。”

他在两个孩子戒备的眼神中揉了揉他们的头。

“我也有像你这样想要保护的朋友,也有……”

他的声音苦涩起来。

“没能拯救的朋友。”

“要一直做好朋友哦。”他把他们的手交叠在一起,“如果有人不小心走上错误的路,另一个人一定要把他拉回来。”

他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周身的气息难以言明的悲伤

 

“不要伤心了。”孩童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红衣服的男孩抬头看他,眼神清澈,有着不可思议的治愈的力量。

他不知道这个陌生人曾经经历过什么,但他想起了他和妈妈。

这个人一定像他一样失去过很重要的人。

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只要思念还在,只要羁绊还在——

“你和你的朋友,一定还联系在一起。”

 

“啊,”踩着滑板的大叔又笑了起来,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很帅气的人,即使人到中年也能看出当年的风采。

“谢谢你了。”

“作为吓到你们的赔礼……”

他双手往空中一抓,像抓住什么一样把手拢在一起伸到两个孩子的面前。

合拢的双手慢慢张开,两只白色的蝴蝶从手心里盘旋着升起,在他们面前一上一下地嬉戏着。

两个孩子拉着手,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神奇的一幕。

“跟着这两只蝴蝶走吧,会遇到有趣的东西的。

 

小小的孩子有了朋友,那是他最好、最重要的朋友。

“那个大叔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让我们做好朋友吧。”

“那,我可以和你做好朋友吗?”

“我们已经是好朋友啦。”

 

蝴蝶在前面飞,渐渐远离了热闹的广场,远离了喧嚣的街道,一路飞入了森林。

在森林的中央,僻静无人的地方,停着一辆猫型的可丽饼车。

“欢迎光临。”

穿着白裙子的女店员向他们打招呼,蝴蝶落入她的手中,变回了普通的蝴蝶折纸。

她拉着两个惊讶得合不拢嘴的孩子到车上坐下,给他们端上香气四溢的可丽饼。

“这是妖怪的可丽饼车吗?”

“说不定是狐狸开的。”

“都不对。”漂亮的店员姐姐撑着头笑眯眯地望着两个窃窃私语的孩子。

“是忍者的可丽饼车。”

 

他们边吃边打量着这辆可丽饼车,不大的内部塞满了很多东西,另一个男店员灵巧地来往于车厢里,制作可丽饼的手艺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怎么了?”

他注意到他的朋友盯着脚下看。

“这辆车……”红衣服的男孩表情困惑,“有点不太对劲。”

“你们发现了吗?”

招呼他们的店员姐姐凑了过来,语气突然欢快起来。

“也差不多快收摊了,给你们看点有趣的东西吧,离家出走的小鬼们。”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系着头巾的男店员就把外面的桌椅收了回来,白裙子的女店员站在车头往外面吆喝了一声。

“猫丸!”

“喵呜——”整个车身震动起来,低沉的猫叫声在车厢内部回荡着,他们全身一重,又马上轻快了起来。车窗外的景色飞速变化着,两个孩子的眼睛因这不可思议的发展而睁大。

“飞起来了!我们飞起来了!”

像是回应他们的惊呼,巨大的猫丸客车又呜呜地叫了两声,轻巧地飞行在夜空中。

他们穿行在星河里,下面的灯火像是潮水一样向后退去。

这是在地面上绝无可能看到的景象,奇迹一般的景象。

而与他共同经历这奇幻般的经历的是……

他又忍不住侧头去看他,他的眼眸里倒映着夜空与星辰,丝毫不逊色于窗外的景色。

旁边的人似乎感应到他的视线,转过来看他。

于是那双眼里也有他了。

“你……”

他的心脏突然加快跳动了起来。

“我们一直都会是朋友,一直都会在一起吧?”

被问到的人没有马上回答,他的目光又移向窗外。

“看。”他指着地上的万家灯火

“星星的光芒落到地上就是灯光,灯光反射到天上就是星星。”

上一个陪他看星星的人,就曾经这么指过给他看。

“天空和大地隔了这么远,但是一直都相连着。”

人死后都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他躺在母亲的怀抱里,听她讲着遥远的故事。

每个夜里星星发出的光芒,都是变成星星的人对人间的思念。地上的人们点起灯火,也是在告慰天上的亲人。

隔着天与地,生与死的距离,每个人都是联系在一起的。

“这颗星球上的生物,都是像这样紧紧相连的。”

“我和你也是这样联系在一起的,所以一直会是朋友,一直会在一起!”

猫丸还在飞,夜空笼罩着他们,星星在眨着眼,见证下了他们的承诺。

 

小小的孩子得到了从未想过的珍贵宝物,他被牵着手走出了那个小小的角落,心中亮起了星星,给他照亮向前的路。

从此以后不管走到哪里,身处何处,他都再也不是孤身一人。

 

醒来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家中,昨天的一切仿佛只是一场梦,只隐隐约约地记得他们在会飞的客车上睡了过去,有人抱着他穿行过街道,送回了家里。

他恍惚着走出房间,他那被称为美魔女的母亲正对着镜子打扮。

“醒了啊,小操,昨天是忍者把你送回来的哦”

美艳的女人转着化妆刷,漫不经心地招呼了他。

“妈妈,我交到朋友了。”

“嗯,是什么样的人啊。”

“是很好的人。”

这时候他才发现他不知道那个红衣服的男孩的住址,甚至连姓名也不知道。但那依然是……

“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

他们总有一天会再相见的,在未来的某一天。

这是在星空下许下的承诺。

 

 

 

很久很久以后。

小小的孩子长大了,他还是没有交到其他朋友,非常的孤独。他在心底渴望着变强,然而此时黑暗降临了,他获得了邪恶的力量,并被教唆着使用这力量攻击别人。

沉浮在变强的喜悦和本心的痛苦中,浑浑噩噩间他听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

“吉尼斯并不是真正地理解你!因为,他让你做这么过分的事!”

这种久违的感觉……

“我们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清楚你到底是怎样的人,但是我唯一知道的是,真正的你,并不想和我们战斗。”

这个人,这个人是——!

星星又亮了起来,意识挣开黑暗的束缚,他终于又看到了那个人。

即使身体还挣扎在痛苦中,他仍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看吧,我和你,果然是联系在一起的。

 

请带我回去吧,我有许多许多的话要讲给你听,关于星星的,关于那个小小的孩子的,关于过去和未来的。

请带我回去吧,我的朋友啊。

 

——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最重要的朋友。




—END—


 [A1]


评论

热度(39)